民族证券

来自NFSC Dictionaries

郭文贵先生点评

(以下为机器自动生成的原文引用,请词条编辑者不要编辑本章,以免工作成果被机器覆盖)

2021年

郭文贵2021年12月8日直播

记住,大连罚款的判决是什么?就经过所有的家人被抓被判都是以个人的什么什么这罪那罪被判,没有任何给我们定罪,最后定了个盘古叫强迫交易罪,中国建国以来第一次使用,叫强迫交易罪。是因为说当时买北京首都机场持有的民族证券的股份,是因为马建副部长帮助我们买了,所以叫强迫交易罪。

郭文贵2021年11月24日直播

我们在灭共过程当中是锻炼我们自己,我在几年前你会觉得我放屁,我把灭共的事情,我在几年前都认为这是我伸手到裤裆里摸根毛出来的感觉,手到擒拿,只是摘几根的问题,就这么简单。这七哥不是吹牛,我的历史告诉你了,就像我当年盘古2008年连班农都没有资格进里面去的时候,我就告诉他2008年我一定能做到的。我是2008年1月份就完啦,那时候盘古已经不在我名下,我独享奥运圣火的时候,我的境界已经是海通,已经是民族证券,已经无数个私人基金在海外的布局去了,而且我就想到有一天调查我的他会查我什么。

郭文贵2021年10月18日盖特

玉琮的诞生是宇宙开天辟地,整个是宇宙的新纪元呐!而且凡事只要饕器 — 玉钺、玉璧、现世,记住,玉琮永远是排在第三个。现于世的第一个是什么?大家要记住,所有对良渚文化按今天研究的结果,按照中国文化」叫“密穴” ,叫“密堂之码” 。啥叫“密堂之码” ?“堂” 就是宇宙,“密” 就是进宇宙的钥匙,叫“密堂” 。看看龙头,原来在盘古内部,就现在民族证券「在的地方」中间有一个“密堂” 叫“祖原堂” ,用李祖原大师的名字起的,那就叫“密堂之匙” — 是“钥匙” ,叫“密堂” 。盘古就是“密堂之码” 。“密堂之码” 的开始是什么?大家记住啊,是玉璧。玉钺是军事权力,是个斧子;玉璧是财富,它外圆内圆,所有的中国的钱、货币,包括西方的货币都按这个来的。放在一起是什么?把玉璧中间放上玉钺的时候,大家仔细查查是什么?就是今天的喜币喜马拉雅币。我不说了,再说秘密太大了。就在喜币上市之前玉琮又诞生于世,这是要开天辟地呀!中国现在“玉璧” 先出现了,就是喜币;玉钺「是啥?」我回头告诉你们。玉钺在哪儿呢?你们会看到“咔~咔~咔~” 你会看到这些事儿的。然后玉琮就出现了。早一年,早半年都不好,早一天都不好,就今天好。太伟大了!

郭文贵2021年9月17日直播(1)

郭文贵先生:当时我说你去查一个数据,我说当时是2014年我离开北京前,当时蔡锷生这个孙子还牛的时候,蔡锷生让我看过一堆资料,当时我们民族证券有个信托牌照,来搞牌照,给我开价几个亿还要股份。这孙子给钱还不行,要钱还不算,他要把这信托贿赂还要我股份,你说蔡锷生这个孙子已经进监狱了,那是王岐山最相信的人。

郭文贵2021年9月8日直播

第二条罪:张宏伟说他强迫交易,帮助郭文贵民族证券的股票。这百分之百全是捏造。

郭文贵2021年8月1日直播

因为我见李副书记就我们仨人,我、李副书记和李副书记的妻子,他怎么知道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他问都说啥了?还谈到我了吗?我说这怎么跟你有关系啊?真说到你两句啊,我说我问他:这个蔡副主席蔡鄂生准备帮我们恢复民族证券最早有一个信托的牌照,这个牌照要是恢复过来那值个几十个亿。

我说也给蔡鄂生副主席报告了,民族证券也打了报告了,那时候已经跟方正合作了嘛。我说这事你怎么看?这个李副书记看了我半天把手放我手上,我记得特别清楚,趴我耳朵边说老蔡这个人你了解吧?我说我真不了解,说是王岐山的哥们。

郭文贵2021年7月20日直播

岳文海这个人就是个最好的例子,老婆孩子送到美国读书、开学校,自己在国内贪钱,搞垮民族证券,行贿到各个常委,到处搞学校、送处女;他自己的职务,你看那个变迁咋变的,东跳西跳、上蹿下跳。一个岳文海就是河南的官员的缩影:只要能升官,把河南人能卖掉,一切都能卖了。

2020年

郭文贵2020年11月20日直播

咱救很多战友.我公开不能说呀,未来你们会知道,多少战友是我们救出来的。王健的死,咱生产不了小舅子,但是借这个信息可以帮很多战友。你七哥会用这个还用不好吗?战友们。大忽悠岳文海怎么样了?被抓了。岳文海被抓好像被放出来,保释出来,又抓进去了,好像最近又给保释出来了,挺惨的,好多他藏的资产什么全都让人给干掉了。还有那个方正证券,原来到我们到我们民族证券当老总的徐海滨,也是河南出来的,这孙子特别坏,这货也被抓了,弄得挺惨,资产也被整没了。李友也完了,李友弟弟也完了。像李友呀,李友弟弟呀,还有李友他的家人都会很惨,因为他有钱,他有股份。所有帮他出来的那些法官警察都天天弄他,我特喜欢这种感觉。别让他那么早都完蛋,像岳文海似的,抓了,放了,放了,抓了。然后进去,50%没了,再进一回有40%没了,再进一回,一毛钱都没了。

胡舒立听说也是惨的一塌糊涂。胡舒立现在是在国内,分分钟她知道自己就会跟王健同志去开会去了,就要去采访王健先生去了。就要去采访王健去了,胡舒立。但愿你晚点去,去时你跟李友啊、李友弟弟啊、还有曲龙啊,还有河北放出曲龙的人一起去。脚疼好多了,民族证券徐子滨这个孙子,我都忘了他的名字了,徐子斌这个孙子,一定是、一定要惩罚他的,一定会的。徐子斌绝对不会忘了他的,你都不知道那个不要脸、到我办公室跟狗似的,带着他媳妇、带着他老婆。我就觉得中国男人动不动就带着老婆去感谢别人去,你说带着老婆干什么?带着老婆来感谢我,我的天哪,然后迅速的出卖我。跟李友…我们装修、民族证券盘古大观楼上装修花5000万,最好的家具,比我的办公室都好,叫徐子斌当总裁。这个孙子都没工作了,最后他害我。这帮忘恩负义的这帮孙子,是一定要受到惩罚的。

郭文贵2020年5月9日连线草根小哥

郭文贵先生:不可能,我绝对不做的。这让郭声琨对我们是、对我。本来就认识我,他媳妇就在民族证券上班,你知道吗?

郭文贵先生:就是我民族证券,他老婆。他非常清楚我这个人,他身边的人都是——原来都上我那个球场去打球去嘛!所以说他非常清楚我的为人,说难得有这么一个企业家。

郭文贵2020年5月5日视频

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啊,大家看过我们盘古大连开庭的时候有一个叫杨英的副总监,她是湖南人,绝对是专科毕业到了我们盘古来,从盘古这个从市政府拿回来到最后施工到融资到买民族证券她全部参与,包括农行那个贷款。她和方正来往和李友李友的那几个兄弟姐妹还有那几个情人哪,所有来往都是杨英。这个李友啊就给杨英说“你知道郭文贵啥人啊?郭文贵黑社会,你知道他三哥怎么死的吗?就是他给弄死的,这个人背后可了不得啊!一帮警察国安的人都是跟他的黑社会!” 这个世界太可怕了,竟然有人相信,我们的杨英就相信了。有一次杨英在我的38楼办公室,我的三楼大了啊!几千平方米,十几米高,对着中南坑,哎!我说杨英最近你跟那个李友打交道啥感觉?她说“李友人挺不错的,很聪明非常懂金融,特别对共产党那一套耳熟能详!这家伙有想法!” 我说杨英啊,金融我不懂,我说,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对我们这个公司的未来有什么担心的?杨英笑着说“老板你想听实话吗?” 我说是啊你给我说说。“说实话” 她说“老板你也该退休了,你也不缺钱了,你得打算退休未来你得移民到国外去吧?是不是?没人呐!谁接班啊?” 我说好事嘛,意思是我退休了没人接班这是你的担心,还团队得专业。她说再一个老板,你的啥事儿我也不好意思说,在中国也不一定安全,我觉得你出国好。我说我咋在中国不安全啊?她说事实上我都知道,我都不好意思说,你家事我都知道,啊…是吗?我当时没明白。过了两天我们另外一个副总告诉我,他说杨英跟我们吃饭的时候说了什么咱们老板当黑社会老大当得很厉害,连安全部、警察都听他的,这黑社会老大,谁跟你说的?李友跟我说的。

跟我说完以后我笑了半天,我告诉了告诉我话的那个人,在咱公司有个习惯,我最恨的人是在背后给我讲另外一个人,他说我讲的是实话。我说你跟我讲的时候应该杨英在场讲,你不要在背后讲,那对她、对我都有帮助,你在背后讲你就叫另有用心,但是这件事我记住了。结果2014年在香港我们跟李友成天开会,民族证券海通啊什么的,有一天晚上,李友每天都搞…..那小子瞎忽悠,还有余丽,还有那几个小情人,搞到凌晨一、两点钟,在中银大楼49楼办公室。

郭文贵2020年4月23日吴征靠女人上位

方正证券民族证券,所有老板没有不死的就是被抓的,民族证券,只有郭文贵民族证券拿过来以后赚了几十倍。方正证券是吃掉所有投资者,只有郭文贵方正证券给提升了多少倍,而把这些王八蛋的黑社会给吃了。

郭文贵2020年4月19日视频(1)

他把马部长整个家给毁了,他把整个我们方正证券民族证券给毁了。他从第一天就是来毁我的,这里是一个,他、还有那个烂仔曲龙,这人我一定不会放过他。记住我说的话,有些人我是可以原谅的,这个人我绝对不会原谅。原来我说过吴征孙力军我绝对不会原谅的,现在吴征也快了,孟建柱也快了,孙力军也快了。

郭文贵2020年3月28日

金泉广场,当时我买的地是60人民币一平方米,现在是20万人民币一平方米,也是一千倍到二千倍。所以说当时我们对这个判断是绝对准确的,没有人相信我们能做得到的。当我拿下方正证券方正集团民族证券的时候,很多人会以为我们会看方正的股市,李友这傻X还骗我,想把我全部灭门,全部吞掉和北京大学想把我干掉的时候,他都没有想到我郭文贵的战略。我迅速的时间将方正证券海通的股票已经提前将未来十年的预期的钱我已经拿到手了。

郭文贵2020年3月18日

首都机场那是我的地盘,从私人机场到首都机场,大家都知道是我的地盘。我可以这么说,从孔栋他当首都机场(老总)之前,那首都机场就是我的地盘。几十年来我到首都机场,如入无人之境,前几任老总都是我朋友、兄弟。也因为我跟这些人关系好,大家知道方正证券民族证券是从中民航那买来的,都是我们的人。

2019年

郭文贵2019年7月26日视频(1)

这个战友呢,这个告诉了我这个盘古啊,这个被拍卖的背后的真相。大家都知道,盘古的a座龙头,啊,是一直是江家曾家惦记的。从2015年把我们全家人给抓了,同事270人给抓了以后,后来多次抓放啊,中间第1个提出啊,要拍卖盘古房子的就叫花样年华,在深圳香港上市公司,就是曾庆洪先生的弟弟曾庆怀的唯一女儿,曾宝宝控制的公司,它下面有个叫中泰信托10亿的所谓信托产品,主张了要求,要求把盘古当时抵押的四十几套公寓,这个打折5折啊,甚至更多的折扣,花样年华之后给搞走,后来事越闹越大有点停。然后呢,就是上海银行江泽民家儿子,江绵恒控制的上海银行,那天下都知道,跟李友和毛未经我们同意,未经我们同意,所谓的抵押贷款45亿,45亿当时汇入了啊,这个买直接钱汇给了方,当时的方正证券民族证券的换股当中,收取利息曾经一度要求,要60%的利息,60%的利息,后来的35,后来好像二十几啊,我都不知道,反正45亿啊现在,已经达到74亿了,本加息74亿了。当是2015年一出来的事儿啊,我们就在就公布过。就是上海银行的行长叶一飞是王岐山许诺好了,要当人民银行副行长,大家看到了,后来就真当了人民银行副行长。叶逸飞的情人就是李友的情人,也是李友的秘书,也在大连被抓期间叫西,西啊,这个大连西城区的啊,叫张鹏名法官审的,然后李友是5罪,获得5罪。当时我们指证他5罪,全部被成立,但当庭释放。啊,女朋友挎的是爱马仕包,刚刚刚的,抹着口红走了,这个女朋友也是叶逸飞的女朋友。所以说当时这45亿就是上海银行贷款就是李友江绵恒和叶一菲导致出来,还有女友啊,是办公床上折腾出来的。大家后来都知道了,那后来是江家是往死里追杀我们啊。然后曾家还要公寓,江家想要整个龙头,折腾了几年了。那么这位啊,战友啊,法官战友很很感谢你,也让我很惊讶,你说这细节,我真没心思管这事,说实在话,你有本事你把楼弄走你你是孙子,江志成,你是重孙子,我太感谢你,赶快弄走。你弄走试试,就你看那个盗国贼那个猖狂啊,抢龙头,抢龙身。去曾庆红家就一直当龙身,不当龙头江家龙头

郭文贵2019年7月26日视频(2)

然后呢是上海银行,就是江泽民家儿子江绵恒控制的上海银行,天下都知道,跟李友合谋,未经我们同意,未经我们同意所谓的抵押贷款45亿,45亿当时汇给了当时买方正证券民族证券的换股当中,收取利息,曾经一度要求,要60%的利息,60%的利息,后来是35%,后来好像二十几呀,我都不知道。反正45亿,现在已经达到是74亿了,本加息已经是74亿了。

郭文贵2019年4月13日第二次直播

他说他看到有些人,就是所谓的盘古啊,这个职权案件,叫什么这个……敲诈勒索……什么罪啊?强迫交易罪!强迫交易罪!这个罪名在研究的过程中,他说完全都是被逼的,很多作证的人说「我不能这么写」。但是公安警察把当事人,连那个民族证券赵大建,都6、70了!爸爸也是河北的,人民银行的行长,成天也是非常爱党的,大家都看到的,开庭头发都全白了!说打嘴巴扇得瓜瓜响!叫你签啥你签啥!这是习主席的命令!他还是害怕啊,不敢签,不签就打。

郭文贵2019年1月5日

文贵:谢谢庄烈宏先生。美国一定会有行动对盗国贼在海外的财富去查封,一定会!第二。海外的私生子女和盗国贼的代表们的资产,一定会有行动,不仅在美国、在全世界。我在这告诉大家,接下来的法治基金还有其他方面的行动会给大家结果。盘古大观,短暂的会受到清洗,甚至被拿走,控制权会被旁落,有可能。政权我的欲达,包括方正证券,还有民族证券都是有可能的。

2018年

郭文贵2018年12月27日视频

如果马建先生能在任何一个一分钟自由情况下,能说出说郭文贵给我送钱了,我都认。我送钱、我行贿你,我得有目的,我得有利益,我得有所求。我买民族证券,到现在往回看十几年了,我当时买的一块多钱,方正的民族的原始股,一块六还有三块五,大家看看现在多少钱?民族和方正合并,一个张宏伟他只是一个股东,他怎么会叫被威胁强迫交易?

郭文贵2018年12月16日

还有他那个手下到我公司来,当副老总,在我公司当副老总。是民族证券,当了大概几个月的副老总,后来我们让他离开了,跟赖小民非常非常好啊!很贪!所以说,赖小民的事情,能活到今天,能贪几千个亿,没有王岐山这怎么可能?国务院副总理中纪委书记,反了那么多人腐不反他!所有跟王岐山的,不管多腐都活的好好的。

郭文贵2018年11月19日视频

我都马上要去开会啦,哎呀,该吃吃,该喝喝啥事,缘分还已经失踪了啊。威海真是的,我找不着,听说几个点也被也被端了,前边的几个女朋友也被抓了啊,哎呀。还是做到头了,下一个叫徐志斌,民族证券徐子斌啊,抓完就给徐子斌徐子斌抓完就是方正啊。我这个这个这个余力再回炉啊,然后呢,北大的万润阁小张夜里贿赂咱走着瞧啊。

郭文贵2018年10月16日视频

另外一个,好在哪儿了,我现在要做几个担保,过两天我们在香港做点儿事儿吗,港币生意嘛。个人担保。人家说你这担保太大了,这家伙十几个“0” ,太大了。现在我说你看看啊,你要说我没钱不行,光一个政泉民族证券,罚了我130亿美元。那你说我海外那个,我说我值这个。27个亿,那你咋说不成呢。他说,诶,这个真有帮助,真有帮助。对我下一步做这生意还有帮助。

郭文贵2018年10月9日istagram直播

星期五CCP马上在大连又要审判了, 要罚没民族证券,随便!我要是傻到相信你能给我这些东西我就是个猪,但是我会让你万倍的付出代价,我现在公开的告诉你。

郭文贵2018年8月29日视频

所以说大连的案子证明了。他说我是这个强迫交易罪,是来自于马建。人家法官也查了。马建作为安全部副部长,他有啥权利要求你证监会批给郭文贵证监会是什么级别单位啊?是正部级单位,可能吗?他会听马建的吗?不可能!没有强迫权利的可能性。第二个,这个民族证券属谁所有呢?石家庄商业银行,这帮王八蛋他们都坏了良心了,他们是求我卖给我的。他卖了很长时间卖不出去,他是违章持有,当时任何一家证券公司不能有两个公司,他有两家金融牌照,所以必须得卖。我怎么强迫了?真的是求我买的。

然后呢,买民族的时候是和张宏伟,还有香港首都机场首都机场根本没有权利卖民族证券的股票。首都机场主管单位是中国民航总局,中国民航总局是李家祥李家祥也是正部级待遇。而且李家祥江家的人。谁是跟李家祥谈的?马建有权利吗?是当年的安全部部长耿惠昌去谈的。所以说首都机场的放狗屁,没有权利处理。那个董志易,来自蒙古的那个烂人、烂仔,多次老给我送茅台酒,送了酒我都给我们保安喝去。

张宏伟,等我说你的时候,我不想掺和你的家庭你的儿子你女儿,等我把你儿子你女儿把你老婆小付的事说出来,你看张宏伟你会痛苦到什么程度。张宏伟根本就没钱,这是一。张宏伟的上市公司买卖必须所有的股东通过。民族证券被你张宏伟控制了十几年了。你根本没有钱,股东也不会让你买。所以说你就在那儿搅局,最后是你求着我买。还达成了说未来如果再有征发的时候你可以优先征发。你不就是这样嘛,结果你说成你被威胁,

郭文贵2018年8月20日视频(1)

我们的员工没有一个敢跟我说的, 全被威胁了。 谁敢跟郭文贵说, 就抓你们全家, 没人敢说。 然后我就打电话给大连的朋友。 大连的朋友倒挺有意思, 因为他妻子是干警察的。 他说,戏都演完了, 都演完了。然后这个, 他说我们这儿有几张照片发给你看看吧。 我一看, 哎呦, 我一看前排, 照的那人是赵大建。 赵大建先生, 民族证券的董事长。 满头白发, 好几个人都是满头白发。 这共产党厉害了, 一般人一进去一夜白头, 这是太正常不过的了。

郭文贵2018年8月16日第三次直播

先聊会儿别的啊,本来今天早晨给你们说了,来不及,我先简单说一下啊,这个大前天吧,大前天,应该是3天前了,我这时间有时候搞不对啊,在哈尔滨京哈大道的一个收费站,啊,大连政法委书记于德全于书记,检察长吴喆,带了36个警察,荷枪实弹,把我们公司的副老总贾鑫,老婆,贾鑫和妻子,还有个4岁的孩子,还是3岁的孩子当场截下,绑架到大连,到那儿去了,啊,到现在还没有消息呢,啊,听说是去准备20号的开庭,开庭叫强迫罪,政泉强迫民族证券,还有共产党,强近交易罪,然后呢把我们的几个副总也给弄回去了,大家都知道,就是昨天我们在开会的时候,就在那边排演,

郭文贵2018年8月16日第二次直播

听说是去准备20号的开庭,开庭叫强迫罪,政泉强迫民族证券还有共产党交易罪,然后呢把我们几个副总也都弄回去了,大家知道,就在昨天我们在开会的时候,那边在排演,电视直播前,律师先出镜,律师不是我们请的,都是他们请的,然后所有的证人和我们都没有半点关系,所有的员工都给我发了信息,有些人都做了证,我现在不能一一展示,都签下了上百页的白纸,这是在大连20日,即将直播的对文贵以黑治国以警治国以假治国,假的骗局,

郭文贵2018年6月27日视频(2)

然后说民族证券我行贿,我说民族证券,我当时买的股价是1块3, 后来我又放进去了130个亿, 把它做个增资扩股,我现在18 亿4千万股方正证券 ,大家查一查值多少钱。 我赔了80亿人民币。 我怎么就行贿呢? 我要给谁去行贿赂呢?马建它作为一个副部长, 他有权力批给我民族证券吗? 他有权力让我买民族证券吗? 我不拿钱, 我能得到民族证券吗? 这是一个事实,然后我把买的过程给他看了, 明白了。

郭文贵2018年6月5日直播(2)

郭文贵先生:中国的企业家可以在中国生存,但是别作恶行不行啊?我觉得万老这个他昨天很多话没有讲。这个前四通的人跟我聊天的时候,他现在在我们那个民族证券工作,他说“当年万润南万老,有很多企业思想” 他说“非常棒的!” 他说“\%26lsquo;企业家不做恶'” ,这是最早的时候万老说的.万老他昨天没有说,是万老说的。再一个企业家的这个这个民族国家观念面前的责任,他有真的是民族国家,民族在前,万老最早说是把民族责任放在前面。大家还有广告词我忘了啊,原来也有个是民族在前。那个时候我们把万老的四通的信息当成圣书一样、圣经来念的。

郭文贵2018年5月22日视频第一部分

杨晶那时候在中民委,我们民族证券归中民委管,中国民族委员会,我还找他。那时候他不行啊,他跟蒙古熟,能不能跟他们讲讲把人给捞出来。这人挺老实的,是在蒙古房地产的,他的儿子跟我很熟,家都快完了。最后人家要了个实话:“就把那块石头,他说他找不着,他不拿出来,拿出来就拉倒。”

郭文贵2018年5月5日视频

周来振本人很帅,周来振的老板朱老板被抓以后,他从财政部的财政规划师到了中国民航总局,到了财政司当司长,我们说民族证券的时候跟他认识,后来周来振任当中国民航局副局长,是李家祥当一把手,(周)当二把手。这个人了不得,这个人也很有品位,很会穿,跟张少春总是比较,当然了他的段位还不如张少春

郭文贵2018年5月1日直播(2)

现在证券牌照值钱了吧,证券牌照,方正证券有两排。介绍一个民族证券方正证券啊,我们之前的保险未来很难,非常难非常难。这是2018啊,出的一出见英明好,我的娘了,现在又上来了。啊,又上来了啊,这人,哎呀,我不说都不好意思了啊,不说都不好意思了,盘古阵药很管用啊。

郭文贵2018年4月6日视频

因为和民族证券我们打完仗以后,我们进行了战略合作。我们一致地进行了全方面的金融和各方面的收购、投资的合作。所以才有了后来事实上我们买了 8%的民生股权过户了4.5%,是通过张宏伟先生。

郭文贵2018年2月8日

由于他们的庇护,岳文海是我们给他放到民族证券党委书记的,最后他和李友合伙搞我们。光我们的字画他就买了几千万,岳文海送给了官员,。我在视频上说了多次, 不抓他!为啥?这叫反腐吗?为什么不抓岳文海大家知道吗?因为抓了他安全部很多人会被抓。

所以说岳文海还在民族证券当着党委书记,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国是真的反腐吗?不是真的反腐!中国这是政治吗?不是政治中国现在所有的行为都是以贪治国以黑治国以警治国。这里哪有政治啊?政治是有标准、政治是有规律、政治是有它的规则。

2017年

郭文贵2017年10月31日第一次直播

那么她是很了解这个情况的,我们俩很熟!由于当时她是民族证券的第二大股东,我后来进来,她出去,不像她说的那样,什么强迫她!都是胡说八道的!是金钱较量的结果,她没较量过我!她不愿意出钱。这个人是绝对不出钱的!就不出钱还要干很多事,只靠关系!结果我除了钱,到今天实际上我是赔了钱的。她拼不过我,在钱上。那么最后她出局啦!出局这个民族证券后来并更为方正证券赚了钱,我们两个关系非常不错!

后来又请我加入东方能源在香港的公司,这个东方能源的秘密我是很清楚的!我这有全套的东西,东方能源第二大股东就是刘延东家族!而且现在你可以去看,刘延东女士的这个东方能源的股票值了大钱了!值大钱了!那么反过来说,民族证券方正证券和她有什么关系呢?我这手里有着方正证券在一星期以前换过十几次的原始股东和新的股东。我和刘彦平先生谈话的时候,他也明确告诉我:“我知道你郭文贵掌握着方正证券真正的股东名单” 这是我作为第二大股东应该有权力啊!其中,我就跟她家人明确的谈到过,方正证券第三大股东就是她们家族,第二大股东贺锦涛家族,贺锦涛就是贺国强家族,第三就是刘延东家族。

事后发现不对 ,是张惠犯了错误,就把赵洪先生给放了。整个庭审过程我才知道,我们有2000万美金被张惠给私下里给密了。但是张慧在法庭上说,这2000万美金 和美国的公司以及不远的七角公寓 285套房子 ,都是东方集团投资的。我们的东方集团每个人都有份,他嘴上这么说,事实上我是股东我拿着股票,到现在上市以后我一分钱没分到红,他又把一家上市公司用东方的钱变成七家。民生银行也是公司投的,国家给的东方的政策。民族证券也是东方给拿钱,这也是拿钱,新华人寿也是东方给拿钱,后头都变成他自己的了。

郭文贵2017年8月28日

在这个过程当中啊,这个安全部呢,发现了文贵呢,有天才有关系有朋友,就希望你能不能郭文贵帮我们介绍一些朋友啊,能不能给我们了解一下国际情况啊?还有说能不能正式帮我们支付一下钱呢啊,就这种情况下比如说,当时安全部就希望,我们由美国的几个国家元首到这个北京去了,到我家去吃饭,他们说那能不能吃饭时,反正看管你呢,那能不能让我们拍几张照?可以啊,那就拍几张照,还咨询了美国朋友的同意后也拍了,然后呢,跟美国朋友呢这个交往当中呢,他们非常友好,没有提过任何过分的要求,后来就知道我很多欧洲的朋友,能不能通过你认识啊,那通过我认识,所有的安全部让我通过朋友认识,就是认识朋友,从来没有说郭文贵你搞点情报去吧,那你也太小看了这个这个安全部了,我这号人能能指望我搞情报吗?指望我搞情报的本身就是泄密,本身就是犯罪,那是不可能的,所以人家也不会相信我,也不会让我做,在这种情况下,唉,建立了一个基本的就是说在看管的状态下,然后马建部长说,那你这就是个挂靠关系啊。挂靠关系呢,管啥叫挂靠关系呢,就是我在你这个企业里边有办公室,有人员监督你的同时,我可以帮你协调一些事儿,那当然了,协调的事儿大家可以看看,没有一件事是他协调成的,如果安全部能协调成,那也算他服了,在这个北京老领导纽约给我见面的时候,他在跟我对话中说。马建副部长啊,这个事民族证券没给你协调成啊,这事没协调成,但是政泉增加容积率给你协调成了,我当时就说我完全不同意啊,未来我会让大家知道这事实,完全不同意,包括这个当时说那文贵啊,你这个跟他之间的这个这个马建副部长的这个录的视频当中行贿,我说那完全胡说八道。马建副部长买我房子的时候,我卖给我的员工是12,000、13,000,卖给马建副部长是16,000,为什么就成了行贿了呢?然后马建副部长说我给他钱,我给他钱得有证据啊,你说我给的现金,那不胡说八道吗啊,一没有证据了,就说要找一个没有证据来佐证的,我没有,我马建副部长不存任何行贿受贿的关系,也不存在,更不存在官商勾结,因为马建副部长那时候,他是跟中纪委吴官正书记中办的令主任,胡锦涛书记直接报告,他会要我的钱吗?他不是傻了吗?可能吗?拿出马建部长这个录制的视频,完全是胡说八道的,完全是造假的。

郭文贵2017年8月24日

所以说呢,今年再次重申,文贵今天推特就是应急啊,对滕彪先生的这个所谓的乱伦,你回家问问,你自己的老婆,问问自己的妈妈女儿,看你这样做的对不对,也给我回复啊郑介甫谢建生那他就快完蛋了啊,完蛋了。然那些大老板就别管文贵了,求求了,所以说该吃吃该喝喝啥事不往心里搁,别提文贵了啊,这个岳文海也在美国呢,没过来啊,岳文海了不起的啊,这岳文海美国了啊,了不得这家伙,河南帮还是厉害,就这样的人能到美国来,人家老婆在美国当老师,当,教美国人英文,你看多厉害。孩子在美国啊,岳文海早年就把钱都弄美国来了,那家伙钱大了去了,在在这个这个,在美国西部啊,过一段专门有一集谈岳文海,他的老婆孩子和他和我和岳文海说他怎么认识的,再谈谈我们这个民族证券的徐志明,河南的徐志明,那个烂人啊,怎么害人怎么骗人的,然后再谈这个北大方正李友方正啊,然后呢,接下来我们大戏要开始的时候,主要是什么?换器官,和换器官人被杀,大家关注关注,解放军啊,二军院的南京,我们的大圣这个这个张这个兄弟仨啊,大这个医师,还有北京大律师啊,北京的军医院的,怎么跳楼自杀谁给推下去的?换器官,有的家人换器官这个这个就是按需杀人,大家要明白下去就按需杀人啊,有些人需要换肾,按需要杀一个,换肝按需要杀一个,按需杀人的实验室经历,不是换器官,是按需杀人,然后再换器官,还有海外的私生子女啊,这个多个女的代这个代孕代生啊,各个族同时再生,一个人用自己这冻的精子啊,在一年内二十几个女人同时给他怀孕,同时生下孩子,不同的国家,不同的民族,绝对联合国,然后呢巨额资产,然后地下赌球。

郭文贵2017年8月3日

我们说到这的时候,我们向所有的推友们,我想大家要问几个问题。那么海航是我爆料的,触动了王岐山先生盗国贼利益集团的核心,姚庆冠军刘成杰孙瑶是核心人物,我们报了那么长时间料,你看看查他们是谁呀,是人家马凯,国家级待遇,是文绉绉的,文艺部门金融部门和航空部门主管部门去查。那么你看看查肖建华,啊~,包括这个查那个乐视,包括查N个老板,和查我们的人,都用什么?用警察,用警察直接抓人,特警拿着枪,所以说这就是过去我和安全部认识的时候,他们永远告诉我一句话,在中国这个体制里面。除了官二代是人,剩下都是奴才,中国没有中产阶级,中国没什么白领蓝领,那都是瞎扯的,只有当权者和官二代他们是人,我们号称为领导,剩下都是奴才,所有的法律工具都是我们的领导管理奴才的,靠,你要天真的认为法律是为老百姓服务的,那你就不懂中国,我们安全部就是我们的党,我们的中央现任实权者和利益集团的打手,它让我们咬谁我们就咬谁啊,这都是公开在桌上说的啊,公开在桌上说的。这个,曾经有一次,非常滑稽的一个安全部的副部长啊,在饭桌上说,郭文贵你非常的天真,你竟然憧憬着中国有法律,它有法律要我们这些人干嘛,我们就是找抓那些,执行那些影响我们啊,用我们的法律管我们管这些奴才的人。你要说有法律,要我们干嘛啊,那美国人呢这个fbi代理不是得到检察官申请这个执行令,还得上那个法院申请执行,我们不用,我们领导说句话就去抓人了,抓搁在哪,怎么抓你怎么审你,我们说了算,所以说我们是不受制约,就是我们的权利。如果受制约,我们还有权利吗,我们就是执行不受制约,当然海内外我们所谓的情报人员,就是服务于反抗我们这些人,就是谁反抗我们收拾谁抓谁,这就是我们的敌人,所以在中国所有的官员心里边,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奴才,一种就是今天的官员,今天的统治阶级,没有人民,没有什么公民,还有头两天说咱们老百姓有人不高兴,别说老百姓,说我们是公民,人家老百姓也不认,你咋那么看得起你是当老百姓,在自己认为,自我享受,自我意淫啊。 在一个夜总会里面,老鸨子和妓女的关系,我们私人企业家,哪有一个所谓的面子啊,大家一个是老鸨子,一个是这个妓女,那你有啥面子,要隐私哪来隐私啊,只有接客多少,受待见多少,那没有什么这个所谓隐私和尊严啊,让你去接客便宜死你了,现在出了个郭文贵啊,从茅屎坑里面飞出了一个大蛆,现在变成蝴蝶了,他们看着不爽,这是一个背板着,那必须予灭之除之(啊哈)而后患,嘿,还竟然跑咯,我们的敌人那个大本营去,美国,给我们叫唤,还在说我们香港洗黑钱事儿,那我就拿黑钱收拾你,香港是洗黑钱之都,谁不知道啊,他不查别人干吗查咱,这是他手中的工具啊,工具,我早就有预料,这个两年前三年前,我都想到了,他来的太晚了,太晚了啊,我早就有预料,所以啊,抱歉,所以啊,他们香港的这个行动啊,还有这个北京的这个,全面的这两天我看五毛在网上大量的出来了,这个,这些行动啊,从大连的罚款啊,从这个开封的罚款,不给钱绑人,大连的是判了不放啊,抓了也不放,抓了就消失,然后因为资产继续查封,我们盘古政泉,还有这个裕达,每一分钱动,都不允许啊,然后大家看到,我们那个杨英被放出来以后,人家没有生活工资,给我们公司提出来补发工资,因为他要在民族证券上班,不在盘古民族证券这个徐子斌,还有那该吃吃该喝喝的那个岳文海,拉风的岳文海,这俩河南老乡,这两个真的是大汉贼,大坏蛋啊,专门搞腐败的人,拒绝给杨英发工资,所以说我们盘古的给他发,我们盘古账面有钱啊,我们给专案组写报告,说明给杨英补发这个三年的工资,转案组坚决不同意,他属于民族证券方正员工,不给发,人家一个独身女子,是一个独身母亲啊,单身母亲。还带着孩子,靠什么活呀?在这两三年里面他的名字被盗用了什么这个手机,用他的名字办个手机,手机也没了,手上还带着那个电子手铐啊,电子跟踪器,你说你让人家出来,不让人家活吗,然后呢,每天司法人员就威胁,说你这这是这种威胁,对他来讲是多少精神打击啊。所以说,中国这个老百姓的可怜,司法的迫害,到了什么程度,你凭啥管着盘古政泉的工资,你凭啥管着这个呃,这个裕达的工资,你凭啥办案抓人弄人弄残废人还地罚钱,人家公司不给发。

郭文贵2017年6月3日视频

郭文贵在这爆料的几个月和过去结下的梁子和得罪的人,那我们的处长潘石屹先生,黄艳女士怀孕的小手,岳文海的该吃吃、该喝喝,啥事不往心里搁,徐子斌的民族证券的老总;那盗国贼们,王岐山书记都我爆料了,那傅政华都被我爆料了,那我回到北京是什么结局?用老领导话说,你下飞机那板砖儿就砸死你,没人能保证你安全。我能被诏安?我被诏安了,甭说一百个习近平主席也保证不了郭文贵中国的安全。因为他都控制不了中国百分之百,他怎么可能保护郭文贵呢?多少人现在身边骗他,多少人想对习主席不利啊?他能保护得了我吗?那就甭说别人了,别人保护我,那不就是骗我?把我当孩子耍吗?

郭文贵2017年5月12日视频

雄安,徐子彬,岳文海方正证券民族证券香港投资合伙人,北大捐款,北大律师,王恩哥,令主任的故事。

黄艳岳文海的事情,早在2014年2月,我就给中纪委和有关专案组写过文字的报告。最后都杳无音信,而且岳文海坐在盘古大观楼上民族证券,还有他那个河南老乡徐梓彬,是个大坏蛋。

简单说几句徐梓彬徐梓彬是谁呢?有个翁宪定,是新华信托副总,是我们民族证券股东。由于我到了民族证券,收购了民族证券80%股份以后,我是第一大股东,第二是张宏伟,第三成了翁宪定。翁宪定很配合,我完全不用理任何人,为了感谢当时翁宪定先生的协作和配合,我答应他让他的老总徐梓彬民族证券当副总。这是善意,结果我的善良就变成了东郭先生的故事,徐梓冰到了民族证券当了副总,当时赵大建先生是董事长。竞争,斗争很厉害,我硬让徐梓彬当副总,中间徐梓彬家里出了事,家里孩子金融诈骗,要被抓,找我帮忙。时值正在挖人祖坟的岳文海先生,在南阳帮忙。为此徐梓彬回来多次说啊感恩戴德啊。“老乡啊,我一定为你啊如何” 。我呼吁了很多年,谁在北京河南人坏话,我们就把他撵出去。我很在乎河南,是我的第二故乡。河南河南的问题,河南人的缺点就在徐梓彬岳文海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就在徐梓彬天天抹着眼泪感恩戴德的时候,这时候我们跟李友开始合作了。他是极度参与。结果后来徐梓彬李友私下达成协议,开始悄悄出卖各种信息给李友。被李友收买了。李友给各种许诺,这是李友的擅长,挖我的员工,收买我的吕涛杨英徐梓彬,民族的几个副总。其他几个没被收买,徐梓彬被收买了,后来我们在香港谈崩了以后,就毅然站在了李友一边。开始给我做对。报恩没报,以怨报德啊。这就是徐梓彬

岳文海挖完祖坟以后,全中国人都在骂他的时候。岳文海给我打电话“郭总,我能不能去民族证券啊?“ 我说” 你不是不来了吗?当书记了嘛。“ ” 哎呀,挖坟我是为了你呵“,我说“挖坟咋还为了我呢?” “我这不是想上民族证券吗?河南省委不放我,我去挖他祖坟去了,我一挖他们都骂我嘛,结果他们必须放我。放我走啊,所以挖祖坟是去民族“。你说这话 听了就成了笑话一样。我也知道他是胡说八道,但是官场这些人啊,掩耳盗铃习惯了。在这种情况下,安全部向他发了函。民族证券一个私营企业岳文海竟然成了党委书记河南周口挖坟的岳文海,跟徐梓彬成了利益团伙了。这两人在这儿对付我了,也被李友收买了。什么条件呢?这里有很多秘密没说。

徐梓彬把社会上所有跟他有关系的人都弄到民族证券去了。民族所有我们定的岗位全部开除。有一个女孩子未付工资,精神不正常了,又一次骑自行车把腿摔断,缝了一百多针。工资都不给人家,你说这个徐梓彬有多坏啊。

徐梓彬岳文海民族证券变成了一个妓院,收养空姐,用完了安排进了民族证券方正和民族就是妓院,收养站。岳文海河南高校,旅游学院每年想办法弄个一百个左右的女学生。最早他管河南郑州机场的时候,他把女学生都弄成空姐,服务员,他们有好几个酒店,给领导享用。他到了北京以后,他把这些女学生定期给这些领导用,包括专门找处女。这领导用完以后没地方安排,或者暂时没地方安放,这些人就安放在我们民族证券去了。大家可以到民族证券看看,岳文海安排了多少人。包揽了很多领导长期的小三和情人。徐梓彬扮演了打手的角色。民族证券很多领导的家人,领导的家属,在民族证券上班。民族证券方正证券基本上就是小三和妓院的收养站,李友的情妇团,秘书情人团,岳文海徐梓彬的情人团,再加上情人团的家人在我们各个分支机构。方正和民族简直成了打着金融幌子的利益交换的妓院。

郭文贵2017年5月11日视频

我不愿意伤及无辜,但是事情已经到现在这个地步了,文贵也没有太多的选择,有些听着这个我说话的,你们是我的朋友,你们是我的朋友,这个我没办法啊,虽然你们今天到现在没替文贵说过话,你也没害郭文贵,可是由于黄艳女士跟你的关系,那我们到一定的时候必须得说牵连到你,希望你有心理准备,包括我们现在民族证券的那个党委书记岳文海,可能我的推友们不知道。

当年河南周口市,市长岳文海是我1993年到现在的老朋友,曾经是河南人大的副秘书长,郑州市副秘书长嗯,这个石发亮厅长就是他介绍给我认识的。后来是当了新郑的书记,新乡副市长,后来到了周口市长,后来又挖坟啊,这个人是这个我的好朋友,现在是这个民族证券党委书记,他曾经在我这要走了黄永玉的画,一个5000万的画,要走了董其昌的一个3000多万的画,还有邱英的连鹤寿图,还有徐悲鸿的那个单独的那个彪马,这都价值两三个亿吧,总共加一起。

所以他哭,闹着要到我们这个民族证券来。大家都不懂金融啊,我爱于老常委的面子和北京市,当时市领导的面,都是河南老乡吗?河南老乡啊,这个面子就允许他来了,给他的职务就是民族证券党委书记,他负责我们联系当时的常委北京市的关系。

岳文海也发了财。现在是我们的民族证券那个楼上,党委书记啊,也在老奥运村拿到了楼个。这个人是个白手套,当时,他到北京以后中纪委刚刚开始要发反腐的时候啊,提出来,这个要反腐,首先管吃,管喝,管生殖器的时候,这个岳文海被查。

郭文贵2017年4月19日视频

这个您问的问题,小夏非常好。这个1200亿资产其中是一个他们很大的动机啊,这个傅政华弟弟傅老三也跟我们讨论过,希望未来我们的民族证券方正证券,这个合并以后这个处理当中的,股权呢,包括他可能要拿走一部分那个股权。这个其他,也有领导提出来,可以帮我解决问题,也可以拿一部分股权,包括要一部分盘古的房产了。那么这1200亿是这些贪官啊,当初想把我这个灭口之后,中间人诞生的另外的一个利益的诉求,这是肯定的。而且他们,我们在这个2014年有一个,发了个信托10个亿,叫中泰信托,这个10个亿的债务。就是中泰信托卖给了,就是可以把债务转让的,转让了一个香港的叫嘉年华,嘉年华吧,这个上市公司。这个上市公司的股东,是原国家副主席曾庆红先生的弟弟曾庆淮的女儿叫曾宝宝的。这个10个亿的贷款拿走以后呢,当时我们做了一个用盘古42套工艺的房产做的担保,这42套的房产值多少钱呢?在三周前做的评估价值是58个亿。也就是说有人想拿10个亿的债务想拿走你将近60个亿的资产,这个已经在走法院程序了。就在我上你这个节目之前,专案组进行了新的一批行动。法院,把我们的人找去,然后亮了一个红头文件,说你看看这个政治文件,上头命令你也别说话,马上拍卖你的资产。包括对我的,其他资产威胁,包括找我女儿谈话威胁啊。意思告诉你,你敢上这节目,那我就找什么理由可以抓你。包括各种领导找了我们其他员工的威胁,给其他家人的威胁。这就很简单,他们对这个资产很感兴趣,不希望你讲出来。这也证明了,江湖上传说我和曾庆红有关系,这是不可能的。我要跟他有关系,曾宝宝就不继续拿我这个资产去了。那么更重要的事情,就你刚才说1200亿资产,这个动力呢,他是想把我家人能灭口了。我现在就是,我不再天真,我跟他们谈判和妥协的结果,把我骗回去、把我灭口、把我家人员工都得灭口,这也是为什么我站出来爆料的原因。

郭文贵2017年1月26日明镜专访第一期

陈小平:我觉得这个事情呢,我们再稍微慢一点来说。你和李友原来是商业伙伴,应该这么说吧?你们一块儿搞了北大方正证券,后来因为外间有各种各样的报导,你跟北大方正的这一场战争,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爆发起来的,当然没有一个权威的说法。一个说,因为董事会控制权的问题,就是说你和北大方正一起搞了民族证券你们卖了民族证券的时候,为了争夺北大证券董事会的控制权你们两方打起来了,这是一个说法。


G系列报道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