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2017年5月1日与刘彦平的通话一

来自NFSC Dictionaries

郭文贵2017年5月1日与刘彦平的通话一


本文文字从 https://gwins.org/cn/milesguo/611.html 获取,整理战友

原始视频

内容梗概

相关条目

正文

刘:求你啊文贵,可不是这个意思啊。我说的意思在哪儿呢,这个事儿十九大该开了,本届政府要换届了,咱得把这个事儿了了,再一个多大点儿事儿啊,你的资产我给你算了,你把账还完了以后你还是正资产,整个你的资金状况、资产状况是一个很良性的,而且像这样的企业,民营企业,现在的国内说句实话不是特别多。

郭:太少了。负债百分之二十怎么可能。

刘:就说现在有名的,包括王健林,包括恒大,银行都背多少债。

郭:包括潘石屹,他也一样,都是一堆贷款。

刘:我就跟你说么好多事儿你得看明白,再一个国家把你全盘了,你是高风亮节了,我把房子捐给国家,你觉得国家你捐给谁啊,哪个部门敢要啊

郭:安全部安全部

刘:安全部,不会要的。我跟你说的意思还是那句话,这是你郭文贵的,你是政泉盘古裕达包括方正一部分,你是实际控制人,是你郭文贵还是你郭文贵的,说是欠的该还还,对不对。咱说的话保护,民营企业家有几个说没有税收上其他乱七八糟的事儿。

郭:我真的没有,我跟你保证。

刘:我今天很正式、很严肃的跟你说我代表国家,我这次来不是代表党和人民,这是前提,我以为我个人以为国家赋予我这个责任,目的是什么,是要寻求解决问题的出路,其他的都不要信,也都不要去听。首先说,保证你的安全,包括你家人的安全,这个还是那句话,我们把这些问题就在法律层面,就在司法层面,把这个问题说明白以后进行解决,解决完了到此为止。至于说什么郭文贵人身安全我家人的安全都不在话下,那些都是后来的事儿,前提是把问题解决完。我可以负责任的跟你说,一句话是解决问题。第二句话还是解决问题之后,如果你愿意继续为祖国做贡献。

郭:我非常愿意,条件允许我绝对愿意。

刘:孟书记说了一句话:我很负责任的跟你说,对郭文贵要一分为二。

郭:谢谢孟书记。

刘:这是他的原话,对你要一分为二,有你过激的一面这你得承认,但是也要看到曾经为国家做出的贡献,为这个事业做的这个努力,跟以前所做的工作。我临行前还跟我讲要跟文贵说让他把情绪稳定住,情绪一定要稳定起来,在稳定情绪的前提下我们大家一起来寻求解决问题之路。我跟你讲这些话不是一个人讲,他们讲我可以实话跟你说这不是一个人、哪个人的意见。所以说有些事情你呀我刚纔只能跟你说信息不对称,别的话我就不跟你说了,至于你刚纔说的那些我不给你做正面回答,整个的前因后果包括刘特佐阿布扎比什么关系,和马来西亚纳吉布什么关系,我也都做了一些了解,明白我什么意思吧。

郭:孟书记比我的消息还不对称,因为他不知道我在马来西亚到现在项目组调查,您现在都可以告诉孟书记,马来西亚是当年我和马建副部长把陈伟利弄回去的。

刘:哦,陈XX的儿子。

郭:我郭文贵马来西亚的势力他咋没调查出来,政法委项目组都该活埋了,开玩笑!陈伟利是我弄回去的,他那边的信息也不对称,不是一方面。

刘:你可让家里人安排代表带着你的团队和这边一点点去,一件一件去,解决完以后寻找共同点,大家都认可,咱们可以用整个法律条文去办,我给你说我今天来在你这儿聊几句咱就算解决了。文贵,你现在产生的经济资产,你说1200亿,我都不太认定这个数,但我觉得七八百亿是可以的,你的债务问题你刚说的我也不太懂,大约在百分之三十或百分之三十五左右,这些事儿都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欠债还钱那是必须的,按照法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来解决债权债务,你的净资产合法,明白了吧?这是说的问题,你也别把话说那么绝,有些事儿可能不是你主使也不是你的初衷,但是下面的运作过程中你就能保证每条都是合乎法律要求的吗?你现在给我说百分之百全部合法的,我还就告诉你哪个民营企业、混合所有制的企业甚至国企、央企敢这么说吗?国企和央企经过审计还一堆事儿呢,这些处罚是什么?就是该罚的你得认,懂了吧?当然这话是我的主观想法,我也不知道最后的结果。对不对?另外一个。这可不是说无法无了啊,在法律框架之内做一些情况我觉得有些东西可解决,明白我的意思了吧?这些事儿倒不是说不好商量,但是我给你讲文贵咱们把这事儿解决咱们相安无事。

郭:在现在调查期间我该说啥说啥。

刘:不是,那是另外一回事儿,我给你说你有一条就被我给否了。你比如说21条罪,你刚说的21条。

郭:不是,我是说曾经他们试图用这样那样的21件事儿。

刘:比如说涉嫌绑架,听我给你说,这条我就给你否了,为什么给你否,比如说庆芝那外甥,就跟你在香港看房子那个,反正是她亲戚吧,又是贪污又是挪用的。

郭:买了两套媳妇儿,买了两套房子。

刘:在深圳那边吃喝嫖赌,又买表之类的,这事儿就是蹬鼻子上脸,所以我说这事儿我就给你否了。

郭:书记,你不觉得这事儿荒唐吗?

刘:所以我看完这事儿以后就说这事儿不是我能理清楚的,这个当时说48个小时,没错,在哪儿呢在保安部,写了完材料这人在哪儿呢?送公安了,送派出所了,完了以后送分局,然后送检,检察院起诉之后法院判,贪污挪用,你看我这人做的怎么样?细致,面上的事儿这么做,底下的事儿前面说的不再重复。明白我的意思吧?所以我给你说这些事儿我们要这样向前推。

郭:我涉嫌行贿,现在是主罪还有啥罪?

刘:咱们现在就说的是涉嫌行贿的事儿,你刚纔说中纪委的那个叫什么?

郭:中纪委孟会青

刘:对,孟会青、宋建国、张越的事儿全部没提,就提了个马建马建白纸黑字。

郭:书记,我今天就负责任的告诉你如果你看了卷宗了咱俩就有的聊了。我干什么我自己最清楚了,我不会侥幸的说这事儿我干了我不认,你觉得我是这种智商的人吗?全都是瞎编乱造,马建副部长的房子是不是郭文贵买的,钱哪儿来的,用什么公司买的,什么理由买的?那得有说法啊,得有证据啊,全都是瞎编的。孟会青更不用说了,孟会青钱哪儿的?我要是给他行贿他得给我办事儿吧?行贿的条件首先是双方的权钱交易啊,还有宋建国,宋建国和傅政华搞成那个样子,他给我行贿还差不多,瞪眼八道。我非常乐意跟您探讨,我现在可以绝对负责人的告诉你如果有一天真的是证明郭文贵这小子真的干这事儿了,那我就真的是个大骗子。遵循全世界的法律,任何一个人都有权利来证明无罪,还有任何人证明自己有罪的都可以不作为证据,我再给您说一遍,刚纔马建副部长这个事情,就说您刚才说的这个事情,您就没有认真看卷宗。

刘:嗯,你说。

郭:安全部为什么给我办?马建副部长为什么给我办?他去协调这事儿干什么?安全部给我发了一百多条文是组织决定的还是马建副部长个人决定的?我郭文贵给你拉美国副总统戈尔我给国家拉拢关系,这是国家给我的交换,这是国家发的公函,怎么就叫行贿了呢?说我行贿的话,我行贿的是国家而不是马建副部长,马建副部长从来没有说你出面帮我协调让我给你个人利益,这是二,第三个就是你刚纔说的那个石家庄的事儿,书记请你一定查实,我特别愿意,我那百分之六点几的股份跟安全部马建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查查他们为什么卖,查查我是多少钱买的,今天是多钱。一杯水一块钱,你帮我协调的话我应该五毛钱买,到今天值五毛,我却是花一块五买的,和你们什么关系啊?就连这事儿都往我身上塞,书记我会用证据来给你们说的。太搞笑了。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刚纔给你讲的,包括政泉马建还有马建他姐姐前前后后从写字楼到住宅一共买了多少套房子?

郭:十六套房子。

刘:开始买住宅的时候是你借的钱?

郭:不是,是他姐问我借的钱。

刘:对,他姐问你借的钱,然后你又回购了。

郭:对啊,我回购了。

刘:那中间往返的挣了多少钱?你给他开的价。

郭:我那是事实啊,市场价六万块钱,他卖给我三块快钱,中间挣了两千多万块。

刘:对啊,这是他干挣的。

郭:他挣钱我有什么办法呢?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

郭:首先一点,马建副部长买了我的房子,安全部很多人也买了我的房子,他一开始买我的房子不认识我郭文贵,你不要忽视这个事实,我到处求人家买房子,我就是想拿到这些贷款,我员工买了六百套房子都一分钱没拿,马建副部长还拿钱了呢,这叫犯法吗?我和他有权钱交易吗?我让他给我办事儿了吗?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这些事儿都是马建供诉的。

郭:书记,所以这就是今天我要给你谈的事情,如果你以卷宗作为跟我谈的条件的话,第一这个卷宗是否合法,第二是否是事实,如果是合法和事实我文贵全部接受,如果既不是合法也不是事实我一概不想谈,还有一个我不叫我的团队参与这个事情,你一定记住,刘书记说,我就教你刘书记啊你是代表组织的,郭文贵我愿意让你组织参与让你律师参与我非常愿意,但是后果我们自负。造成国际影响我不负,到今天我还是以国家形象国家利益为主,就像我给你说的事情,一切一定依法处理,千万别给我面子。因为本身郭文贵就呼吁依法治国,你自己本身却不合法,不想太多人参与,郭美郭强没这个能力,我愿意全部面对,只有我能把事儿说清楚,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的。

刘:你说你的团队他们也不行?

郭:不可能,一旦我的团队介入全世界都会知道,我保证不了,所以你说郭文贵你来吧,这事儿一旦知道跟你没关系,都会说郭文贵你这小子你背叛国家,我的事儿在世界上绝对超乎你的想象,我再说一遍我不想那样做,但是你让我那样做你要是说后果我不负,我愿意做,今天告诉您的事情,您今天看到的事情,我不是在给你耍胡搅蛮缠的,如果你说我给孟会青行贿,给宋建国行贿,书记,你知道这三年他们干了什么吗?三年了我要是真犯罪他们不早收拾我了吗?应该早发红通了,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他们拿你当枪使,他们没做到的事儿还让你去做,你问他们这些所有的卷宗是在什么情况下做的,按照法律一个都不合法。第二个,瞪眼说瞎话啊,我还没出来呢宋建国就被抓了,宋建国的案子傅政华先把我儿子给抓了。

刘:你看,一聊到具体问题就回到原点了。

郭:对啊,书记今天所有你想拿傅政华和这些人陷害我的卷宗你叫我来承认是不可能的。

刘:咱俩这么说,明天我让小吴做个记录的话你签不签?

郭:我不签。

刘:对,好,咱俩形成共鸣。

郭:我也不会对外面说我也不签字。

刘:你听我给你说啊,我说的意思是什么呢?你把你的陈述,你梳理之后的情况说一下。

郭:其实我还建议你一定要录音。

刘:录音啊?

郭:因为录音之后回去以后可以让项目组相关人员听,因为真的有时候你记不住嘛,这个事情跟马建能不能对上,跟宋建国能不能对上。

刘:那明天你录,你录完之后你把盘给我,我也没录音的东西。

郭:好,明天再说,我要录音必须经过律师同意因为这是犯法的,我在这儿录你的音我就是犯法的,美国的法律是很夸张的。

刘:我跟你说……

郭:您放心,您绝对放心。

刘:你听懂我的意思了嘛。你给我单位出的太小,放人、撤销「红通」这两题目都太小,太具体了。跟你说啊,我想了一个比这大的,但今天没法说,懂了吧。我刚纔跟你说了,七也好,六也好,六加一也罢,我这说的都是有话的依据,若干事是可以可价可寻的,你都不应参与。你是叫死理,你叫死理的前提是依法治国,为了求得依法治国。你叫我跟你说哦,这四个全面当中这样说依法治国,这个事必须有个过程,这个过程会比较痛苦,比较艰难的,我们也必须努力的相向而行。这个节目一出来不仅仅是05:09:00—05:09:02,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如果把这些事给具体了,这个过程绝对艰难,我们把过程走顺了,结果可能比你现在预想的还要好,你明白了嘛。

郭:但是书记,可以说话吗?

刘:恩

郭:书记,恰恰就是你谈的这些,我说心里话,我看到背后的,我跟你讲书记,你是听我的,你如果看到,你要愿意跟我对质,我非常愿意对。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