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2017年5月1日与刘彦平的通话三

来自NFSC Dictionaries

郭文贵2017年5月1日与刘彦平的通话三


本文文字从 https://gwins.org/cn/milesguo/656.html 获取,整理战友

原始视频

内容梗概

相关条目

正文

刘彦平文贵啊!

郭文贵先生:哎!书记好!书记好!

刘彦平:我听说你这个生日啊!

郭文贵先生: 哈呵,是啊,您都知道了,咋弄,是吧。还惊动您了这。

刘彦平郭美跟我说的,

郭文贵先生:哎呀,我天

刘彦平: 说是给你寄礼物过去了。

郭文贵先生:呵呵是啊,是小狗、小狗,呵呵呵

刘彦平:那小狗我看了挺漂亮啊!

郭文贵先生:非常漂亮,现在已经成网红了它已经。哈哈哈哈呵呵呵

刘彦平:啊,我一看你这家伙行啊,那我也得说一句,当老哥得说一句Happy Birthday !

郭文贵先生:哎呀!谢谢!哈哈哈!谢谢老哥!

刘彦平: 啊?

郭文贵先生:谢谢老哥!哈哈

刘彦平: 嗯!

郭文贵先生:谢谢老哥!哈哈哈哈哈!

刘彦平:我跟你说啊

郭文贵先生:啊,是!

刘彦平:我啊、这个、 我呢这两天感冒了,

郭文贵先生:是!

刘彦平:现在还没完全好,

郭文贵先生:是!

刘彦平:我呢,睡了一天觉。

郭文贵先生:哎呦

刘彦平:我今天早上呢、把这手机打开到办公室。我一看,郭美给我发了个信息。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发个信息呢就是你们爷俩商量的那意思啊。

郭文贵先生:昂!

刘彦平:我刚跟郭美呢,早上起来就跟她通电话,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我说咱们干脆一块啊,当面一块商量一下得了。

郭文贵先生:唉呀!您辛苦、辛苦了啊,书记!

刘彦平:这么着,我就跟这个小刘、跟保龙俩人就过来了,跟我们这刘秘书就过来了。

郭文贵先生: 哎呦呦!啊哈!

刘彦平: 跟庆芝、郭美我们一块聊得挺好,

郭文贵先生: 啊呵呵呵呵呵

刘彦平: 这样,你说啊

郭文贵先生:昂!

刘彦平: 你呢担心的也是我这几天所想的。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就是她们娘俩包括郭美香港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这个安全问题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我是真的我会想到你前边,

郭文贵先生:嗯!嗯!

刘彦平: 但我一直没说,我一直在琢磨这事儿。我想我要跟你沟通一下,

郭文贵先生:嗯!嗯!嗯!

刘彦平: 这个安全问题在哪呢,我觉得啊,首先一条是保密。

郭文贵先生:对!这是我非常在乎的这个事情啊。

刘彦平:因为你知道,你知道我是干这事干这种安全工作我干了他妈一辈子

郭文贵先生: 是!是!是!

刘彦平: 你明白了吧!

郭文贵先生: 明白!

刘彦平: 保密是安全的前提,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所以我就跟你说你千万不要把她们娘俩,近期要去和你团聚的事向外界透露。

郭文贵先生: 那绝对不可能,放心,那我太明白了,

刘彦平:你听着我跟你现在说

郭文贵先生: 未经你允许,来了我也不让人透露。我给你说吧!

刘彦平:你听我跟你说啊,

郭文贵先生: 啊!嗯!

刘彦平: 我担心在什么呢?我现在这个做的这些事,都是努力的回归到依法和低调这条轨道上来,

郭文贵先生:是!

刘彦平: 而且我觉得现在啊,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已经见到成效了,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郭文贵先生:明白、明白

刘彦平: 我刚刚跟庆芝我们俩个人聊得很深,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我就说呢,从二月十八号咱们两个人从伦敦分手之后,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二月十八之后三月十八、四月十八一直到今天五月二号,两个半月以来,这个事情又出现了这么多曲折和波折。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有诸多因素,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首先说有文贵你不冷静的地方,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你让我把话说完。有你不冷静的地方。其次第二就是有对方有些人把这个领导的要求、把形态走偏了,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有这个因素,这样的话就造成了一个什么呢?针尖碰麦芒。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这第二个因素,第三个因素,我不排除你在背后有被别人忽悠的因素,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你明白了吗?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我想的无非就这么几条。可能我想的过于简单,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你明白了吗?

郭文贵先生:明白

刘彦平: 唉,所以我就说呢,鉴于此,我说呢,她们娘俩的安全我一直在想,保密是关键。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首先不能让这个她们娘俩和你团聚的事泄露出去,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再者什么呢?我在担心、我真正担心郭美自个儿去香港办证。啥事没有,买个头等舱自个儿去自个儿回来什么事都没有。明白了吗?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但是只要你透露,我担心让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这个事制造点儿事端,然后再嫁祸于某方,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谁都说不清楚。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包括她们娘俩去美国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要真有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这个信息,搞点、想搞点什么事,做点什么文章,啊?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那我们双方,你、我双方都不要被别人所绑架。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你说、你说我考虑的有没有道理。

郭文贵先生:您说完,哈哈呵呵呵呵,书记您说完

刘彦平:所以我就在想啊,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你呢,说安排两个人,这都没问题,我回去协调这些事去,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好吧!

郭文贵先生:好!

刘彦平: 刚才呢这两个人我也都见了面了,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那小韩还有小张。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两个人见了

郭文贵先生:小曹

刘彦平:那小韩还有小张,是两个人,我刚都见了面儿了。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是吧!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我把他们情况也都要了。我这样的话呢回去给他们做工作,让他们陪着郭美一块去香港办证。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是吧!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然后呢,再陪着庆芝她们娘俩一块到美国去,这都没问题。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好不好?

郭文贵先生:好!

刘彦平:但你得容我时间,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我抓紧时间去做这件事去。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好不好?

郭文贵先生:好!

刘彦平:这是第一,这是第一。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第二呢,刚才庆芝跟我说了,什么你四哥和你六哥的事,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包括河南那是你二哥吧!二哥的女儿

郭文贵先生:大哥的女儿,

刘彦平:我说具体的事,我说呢,我们到了美国见了面以后,咱们进行一下认真地沟通一次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好吗?

郭文贵先生:好!

刘彦平:如果咱们双方能够达成相当的共识之后,这事马上就可以给它全都办掉,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好吗?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这是我讲的第二点。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第三个呢,我想和你说个事啊,就是什么呢,这个时候郭美和她母亲她们娘俩就要到你那去团聚了,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我给你营造点好的氛围,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大家都冷静一下,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你要敢跟我拍胸脯,说从五月三号开始,从明天开始你就不发声了,我今天夜里边我不睡觉,我去一家一家去跑去,我也能保证明天开始,这边也什么声音都没有。你能不能给我拍个胸脯?

郭文贵先生: 额,我现在我叫您书记行不行,书记?

刘彦平:嗯!

郭文贵先生: 额,我希望你一定冷静的把我、叫我听你把话说完。庆芝把我骂得狗血喷头,说我不听你说话说完。

刘彦平: 哎呀!哈哈,我跟庆芝啊

郭文贵先生: 哈哈

刘彦平: 你听我跟你说,我和庆芝我们俩。聊得挺多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我给你说的意思是什么呢,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这个时候呢咱们也营造点和谐的氛围,明白了么?

郭文贵先生:嗯!嗯!嗯!

刘彦平: 这样的话呢就是说,你要说我郭文贵从明天开始,我是什么推特也好,网上也罢,我不再发这些所谓的声音了,那好了,今天我一会我立马就走,我去做工作,一家、一家的我去,啊?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我去敲门去,我去做工作去,如果说明天你那儿不发声了,这边儿也会销声匿迹,咱们大家都各退一步,各让一步,你觉得这样行不行?

郭文贵先生:我现在书记您说完了以后,我对您这个,我向书记我以文贵的身份向书记我谈一下我简单的要求和看法,

刘彦平: 嗯!

郭文贵先生: 好吧?

刘彦平: 你说!不,再一个什么呢?

郭文贵先生: 您这、您这。啊,您说、您说。

刘彦平:我先跟你说啊,庆芝母女俩,马上就要去你那了,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这个时候你应该明白,领导说的,我上次她们两人也是当着庆芝她们母女俩通电话讲的,对你要一分为二,这个事咱们还要低调去处理,中国人的事咱中国人自个办,我相信会有一个好的结果的。你千万不要被别人利用。你这样话呢,这样话呢,如果说自个儿现在发了什么、什么按你的话说发了红色通报了,这个我上次就跟庆芝说过,我俩刚才谈了这个问题,你这个毕竟有这些债权债务的事情,

郭文贵先生:呵呵呵

刘彦平经济上的问题不要给它政治化。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郭文贵先生:呵呵呵,好!

刘彦平:你听我和你说啊,好吧。

郭文贵先生:呵呵呵,书记。

刘彦平:这些事,你包括之前被发红通的二十几个人,多少公布了什么在境外什么住址乱七八糟的,这些,对你这全都留着步呢,你应该明白这些意思。另外还有一个什么你在推特上说什么郭声琨美国去了,和美国政府对你回来不回来的事进行交易。这郭声琨他妈就在国内呢,你关心一下国内的这些网,什么新浪啊、搜狐啊,你关心关心这个,每天都有他行踪的报导,所以这个事它根本站不住的,所以我就担心呐,你千万别让别人给你忽悠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嘛?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我说的意思在哪呢,你看大家在这个时候能不能全都冷静一下,能够各让一步,你如果说,你要今天敢和我拍胸脯说我文贵从明天开始,我把嘴先闭上,那好了,这边你只要有这个说法,我去做工作,明天开始,你那边停了,欸,停了,这边也就止了,你觉着这样行不行?我就说这么一条。

郭文贵先生:第二个,我四哥、六哥、我的侄女,还有那个没被逮捕的员工不放出来,我是不可能停止发声的,这是不可能的,书记!我逮捕的我不要求,我下一步跟您谈,我要求您给保释,但是您没来之前我不要求,但您来之前,您不让这些人回来。书记,我真不能见您,您也别让郭美来了你也别让庆芝来了,我真的不能见您。我为什么?您来了我不能让您空手回去,我要让您空手回去,岳庆芝都和我闹离婚,已经威胁我了,我要跟你离婚!你说那你不是让我两离婚了嘛。我让您回去,就您彻底把我、要么你把我放倒都行,您也得回去立功,要么让我们两边都好,我不能让您这回和上回一样,谈点务虚的。您进屋,我都想好了,十分钟咱就开始说事,我就让你两天内彻底咱就达成一个条件。要不然,第一个庆芝老骂我说你爱国、爱什么国啊,天天的家丑往外扬丢死人了!

刘彦平: 嗯!

郭文贵先生:我不想家丑外扬啊,你说这帮流氓老把我弄得往名誉上弄我,你见我搭理谁了?

刘彦平文贵!你这事儿啊,文贵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 咱先说第一条啊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 就你说发声这事,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 你说我第一次去回来了,你没事儿你在明镜上玩一直播,

郭文贵先生:哎呦

刘彦平: 直播之前,没在舆论上,没在网络上他们那些所谓的网军呐对你有什么动作,是因为你在明镜周刊,对你进行第一次采访直播之后才发的声。后来当然说了,什么三邪,是吧?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 那是之后,我特意调,我才看到的。你知道了吧?你说我就说这意思,你没事你先弄一个明镜第一期直播,你要没这,你要不点这火,咱们一块往前推着走,这不就完了吗?所以我给你说啊,文贵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你还得听老哥的,你还得听老哥的,就是什么呢?这时候事到如今了,咱是不是要解决事儿啊?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啊?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所以解决事呢,这个事儿。咱就得一步一步来,明白了吗?现在你说这个,你先跟我说郭美与庆芝娘俩这么多年不让见面,是吧?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好啦,这样!马上就去办手续,是吧?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那个谁、那天就提出来,说那个郭美没问题,咱就一块走,是吧,这个、这两个小伙子,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这动作已经开始了。我跟你说啊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依法低调的门儿,从咱俩人三月二十四号最后一次通电话,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你跟我说,刘书记你心也尽到了,今后这事你甭管了太乱了,你是不是说过这话?

郭文贵先生:说、说、说过!

刘彦平: 是不是?

郭文贵先生:是!

刘彦平: 我说文贵啊,你话也别说这么绝,我这门缝儿还给你留着,咱俩适时咱们再通话。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你还记得吧?

郭文贵先生:记得!都记得!

刘彦平: 对!所以我和你说的这个意思呢,你应该听明白,就是什么呢,刚才我还祝你生日快乐,

郭文贵先生:啊哈哈哈

刘彦平:祝你生日快乐

郭文贵先生:谢谢!谢谢!谢谢!

刘彦平:我跟你说的意思是什么呢?郭美和她妈妈一块去看你再给你搞一次庆生,说句实话,你要是真大度的话,你他妈让我也一块参加一下,

郭文贵先生:啊哈哈哈

刘彦平:咱们一块吃个蛋糕这不挺好的事吗?

郭文贵先生:嗯!谢谢!谢谢!

刘彦平:这样的话,我就是说什么呢,你要说从明儿开始你就先停,我这边做工作这边也开始停,网络上让他们把温度一点一点降下去,降到原来的状态,这个时候我们也到了美国了,咱俩人在这种氛围下咱们继续谈,你说有更深入的问题,咱们再一起谈。没问题!谈吧,这样的话,你说咱们互相达成共识后,我马上给,我当着你的面给国内打电话,好不好啊?什么四哥、六哥的事,咱们挨个全给办了就完了嘛。

郭文贵先生:啊,我这样

刘彦平:这个事你听我给你说,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文贵,你让我把话说完。

郭文贵先生:嗯!嗯!

刘彦平:我往前走一步是很难的,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明白我的意思吧,

郭文贵先生:明白

刘彦平:你要知道我得事先做多少准备

郭文贵先生:哎呀!您最难的就是您,最难的就是您!

刘彦平:以及沟通。

郭文贵先生:我太明白了

刘彦平:你知道嘛?我现在每往前推进一步吧,真的很费力气的,这样的话呢,你要给我空间,你把空间给了我,我往前就、它只要有空间迈步我就好迈。你说我这做了这么多,你那还依然如故,那我这空间不就没了吗。我怎么继续往前推呀。

郭文贵先生:我明白、我明白。

刘彦平:你明白我意思吧?所以我跟你说的意思,就是说咱俩第一步就是说,你要是说明天你停,这边我就是跑着今天夜里两点去,我也一家一家去敲门去。明天这边我也保证让他们都停。这话我敢跟你拍胸脯,你敢不敢吧?

郭文贵先生:我、额、您说完。

刘彦平:四哥、六哥的事,咱俩见面后达成共识了,我当你面打电话。

郭文贵先生:额、书记,您说完我再说。好不好?您说完我再说。

刘彦平:行啊,我说完了。

郭文贵先生: 好,第一个,关于这个你说那个明镜第一期。书记,我在纽约伦敦时候我告诉你,我说我要上个明镜节目。我告诉你了。

刘彦平:是,听我说、听我说,我接着说,我当时没想到。

郭文贵先生: 第二个,我把当时内容。

刘彦平:没想到你“咣当” 你就出来了。

郭文贵先生: 不是,我跟你说的时候这是一个,在你走,我最起码跟你说了三遍。第二个我告诉你,我包括傅的材料,就本来我要第一期节目说的,我一个字没说,你看看我给你遵守了没有。不是我做的。

刘彦平:嗯

郭文贵先生: 然后我爆了以后你也没说啥,这就是你刘书记为啥我尊重你。就是文贵,你爆啦,你就停吧,别再干啦,别弄啦!然后呢,我也听了您的啦,然后“咣叽” 老傅就他们开始了,就开始动作了。

刘彦平:我知道。

郭文贵先生: 不但这个,你别忘了他抓了我的人,他又抓了我的人!啊!

刘彦平:啊

郭文贵先生: 然后项目组对我家人又采取了一系列的动作,他把你给所有的干的好事他全部给颠覆过来了。这是老傅干的。好!

刘彦平:你听我和你说啊,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你听我和你说啊,这个事啊,已经过去两个半月了,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 这两个半月的风风雨雨,咱们共同都有教训可以总结,

郭文贵先生: 是

刘彦平: 我讲这些应该比较客观的吧。

郭文贵先生:我为啥让我六哥四哥接他回来,你不知道我有多痛苦啊,我这不能跟您说,

刘彦平: 啊

郭文贵先生: 我这跟我娘很久没有这个视频了,我娘在郑州现在头发一根黑的都没有了,而且我娘昨天晚上从床上跌下来根本不敢让庆芝知道,她就是现在问我,你四哥、你六哥现在到底躲哪去了?

刘彦平鼻涕声)

我跟你说书记,你想想你兄弟现在被关在里面,你老娘这么问你,你杀人的心都有啊。

刘彦平: 昂!

郭文贵先生: 你要理解我的处境啊,庆芝一来,你不知道庆芝、郭美来,我爹我娘有庆芝郭美就是大半个天,代表了我,她俩一出来,我爹我娘一问,我说心里话,如果不能让这哥回来,让我娘沉浸在高兴之中,千万不要让庆芝郭美来,我真不让她俩来。 这个庆芝、郭美再生我气也不能让她来,

刘彦平: 嗯

郭文贵先生: 我不能为了见我老婆、这个女儿就把我爹我娘不要了呀,没有人能管得了我娘你知道吗。

刘彦平: 嗯、嗯

郭文贵先生: 你不知道我们这个家庭,我不能为了见我的女儿和老婆我不要娘。

刘彦平:那你现在就是说你这个庆芝和郭美,她们俩人到美国去,老娘、你两个老人身边没有家里人照顾在身边,你不放心,让你四哥六哥出来。

郭文贵先生:对呀!

刘彦平: 让他们两到身边照顾老人。是这意思不是?

郭文贵先生: 你把那个郭丽杰、郭丽杰你让她出来行不行?我那个侄女。我娘天天找她,书记!如果说我叫您不满意了,你打个电话就能把他们抓起来,他又不是出国了,他能怎么着他,在里面关着对国家有利吗?

刘彦平: 嗯!

郭文贵先生: 在里面关着就对这事有解决吗? 是吧?

文贵先生抽泣)

刘彦平:喂?喂?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文贵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 你也别激动啊。咱俩人刚才说的,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 这个不是已经商量到这一步了吗,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 首先庆芝和郭美,我们按计划该去还去,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 明白吗?

郭文贵先生: 好

刘彦平: 那两个小伙子该陪还陪,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 明白了吗?

文贵先生吸鼻子,叹气)

然后呢,你四哥和你六哥的事,包括这叫什么?

郭文贵先生: 侄女儿,郭丽杰、郭丽杰啊。

刘彦平: 郭丽杰,他们三个人的事,我今天回去我再协调一下,

郭文贵先生: 行!

刘彦平: 哪怕说先让郭丽杰过来照顾一下爷爷奶奶,也是可以的!

郭文贵先生:对!不是我四哥、六哥呀,郭丽杰为啥让他们三,庆芝郭美一来,我们家那文化程度你都知道,我娘为啥她就疯了?她就找啊,她就找啊,

刘彦平: 嗯,对

郭文贵先生:你说要给我老娘弄点啥事出来,这不是又砸吧了这事。

刘彦平: 你说、 你听我给你说完,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 我这要一步一步的走,

郭文贵先生:是

刘彦平: 明白了吗?

郭文贵先生:明白

刘彦平: 我现在和你说、我现在和你说这意思啊,就是说咱们能不能先定一条,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 我这边在走着,你那呢也得有点表示啊,你别全都我往前走,你那老停着,那咱俩这距离不等于零嘛。

郭文贵先生:那我这样,我向你保证,这个什么、我从明天,因为我刚才推特里说了我明天要晒一个王岐山书记的美国的房产,

刘彦平: 嗯

郭文贵先生:然后,我本来是定好的事情,刚刚我要晒孟建柱书记的几个情人的事,我都停。

刘彦平: 嗯!

郭文贵先生:然后呢,王岐山的房产我得晒,我已经都发推特出去了么。我不晒人家全世界都骂,你干嘛你骗人吗?我楼下全长枪短炮的。

刘彦平: 我这跟你这说半天,你说这王岐山碍他妈碍得着你郭文贵哪根筋疼了。

郭文贵先生:不是

刘彦平:他一个管党员干部的。你说你这不是

郭文贵先生: 但是项目组的人很多都说是王岐山书记下的命令这么弄得呀。

刘彦平: 胡他妈扯,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你是被人给忽悠了,我跟你这么说,给你发的那个红色通告,跟孟建柱都没直接关系。你怎么这么胡涂呢。

郭文贵先生:所以呀,这不就邪着了

刘彦平:他这么大个政法委书记管他妈这个?你根本还没有了解清楚,这个内部的这些程序,你完全被别人给忽悠了,王岐山能管你吗?那发红通,那是刑警总局公安部的刑侦局管的事,现在能够发这红通的,公安部两个局,一个经侦局,一个刑侦局,知道了嘛?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他们报给分管的副部长签了,就件就发走了。跟咱们郭声琨都没直接关系。所以你这个呀,你尽是啊被别人忽悠了以后,你这样的话,把你自个儿的话,我刚才原话给庆芝说的,你可以一会问庆芝是不是原话。啊?这个,你被别人这么一忽悠了以后,你自个儿给自个儿栓的坠儿太多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嘛!就到现在这种程度,就到今天,这领导还说要对你一分为二呢,说你原来给国家安全机关做了很多工作,是有贡献的,你明白了吗?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这就你刚才点的那个人之一,什么他妈的情人。我刚才跟那个谁,那个庆芝,把孟书记家里边儿的事儿都跟庆芝做了简要介绍,两个老人我跟你说比你父母岁数大多了,都快一百了,一个是长期在床上都下不了地,你明白了吗?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一个老母亲一个老岳母,人家、而且人家自个儿没有子女,你知道嘛?

郭文贵先生:我知道

刘彦平:是这么档子事儿。所以我跟你说文贵啊,你让别人忽悠了以后啊,人云亦云的话你说的太多了,你明白了吗?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你图什么呢?什么又发美国房产啥的,哎呀!你这、我跟你说啊,什么几个情人,你图啥?你自个给自个栓坠儿呢么不是?

郭文贵先生:我从现在起,你听我说,现在起,啊你说啊。书记啊

刘彦平:你听我跟你说这事得跟剥洋葱似的,自个还把自个给剥干净呢,您这没事还把泥、还把烂泥往身上抹,你说你这么着的话最后说你这个什么你那几百亿的什么基金,你这么着的话,你要真把政府整个全给披露了,那最后一弄,那你说,这些财团也好,包括这些政府,是跟你郭文贵的利益牵扯的大呀还是和中国政府的利益的关系大?孰重孰轻呢,是不是?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你怎么这个问题就没想明白呢?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最后你说牺牲品是谁啊,最后弄半天,最终牺牲品是你郭文贵,能是中国政府吗?是不是?你把这道理想明白了的话,这事咱不就低调下来了吗。低调下来以后,咱就回归到法治、法律的正常程序上来。依法来解决,还让咱俩回归到我们两人之初按照总书记说的咱们不忘初心,从开始咱们重头来,这么着多好,

郭文贵先生:嗯、嗯

刘彦平:这样的话,庆芝身体她也会慢慢、慢慢的压力逐渐的减轻,她会调理更为健康,你们到时候家里面的兄弟姐妹能够大团圆,父母见了你们在一块,甚至说有朝一日郭文贵你也回来了,给你妈给你爸爸一块磕个头,大伙在一块吃个饭,多好的天伦之乐,你自个给自个栓这么多坠儿,对你有何益处啊,你栓了这些坠儿。你就、你就你就、唉,我倒退一万步说,就您那九十家财团也好,是八十家财团也罢,几百亿也好一千亿也罢。最后,最终的目的,这些财团跟你合作是为什么?是了利益,对吧?都是为了获利,但最后,说句实话,真要采取点其他的措施和手段。那我问你,是和你郭文贵合作这些财团获取的利益大,还是和中国政府合作,他获取的利益大呢?嗯?你把这些道理想穿、想透、想明白,你就会知道你下一步应该怎么做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郭文贵先生: 您说完我再回答您

刘彦平: 唉,我就先说到这,我听你的。

郭文贵先生: 你们把我逼到这种程度,这是我想做的吗?我想这么干吗书记?你为啥不问这些人,你们把郭文贵逼成这个样子啦,我愿意当这角色吗?我不愿意呀,我的妻儿老小全在中国呢,我老婆要和我离婚,从来没说过、说我不爱国了,说我把家丑外扬,我爹我娘要听明白不得跳楼吗?我咋成了一个背叛国家的人物了,我什么时候这样?是他们逼得呀?现在就我四哥六哥和我一个杰子在监狱里面,你们抓她就是犯法的,我让放回来,那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有什么不可以的呀,我有什么罪呀?难道我错了吗?我把王岐山的房产我公布,他说没有?叫他站出来说是不是他的?十几年前买的?

刘彦平:你啊、文贵

郭文贵先生:我再给你说,孟建柱有老爹老妈,他特别孝敬,我最尊敬他孝敬,我给您说了,他有爹有妈我也有爹有妈啊,他凭什么把我爹我妈弄成这样啊,他为什么这样啊!

刘彦平文贵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你冷静冷静,听我给你说啊,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你的怨气、你的怒气我都理解。

郭文贵先生: 您要站在我的角度考虑考虑我不想这样,书记!

刘彦平: 我现在正是站在你的角度上替你来考虑和分析这些问题。我们万事最后是要以解决问题为目的,而不是说把这些事弄得越大越好。 最后啊、

郭文贵先生: 我不想,书记您说我愿意在这儿在人家的国家,让人家找到我门上来,人家保护我,你不觉得我太愚蠢了吗?好像是、这光荣吗这事,我愿意这样吗?我基金我挣钱的呀,我掺乎这个

刘彦平:所以、文贵,我跟你说啊。

郭文贵先生:我掺乎这个我他妈怎么弄啊这个。

刘彦平: 所以你听我跟你说啊,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我的意思是什么呢,我们能不能啊,再试一下我们回到原来,我们两个人一月十六号见面的时候谈的那个。

郭文贵先生: 我愿意啊书记,你让他们把网上所有东西必须给我删除,公开说这是假的,他们不让黑五毛黑我别再造我的谣,我百分之百我闭嘴。我不说啦,关于爆料的事情,等你来再商量,但我绝不再对王书记孟书记我不再提了。但傅政华不行,傅政华不弄死这孙子绝不拉倒。

刘彦平: 不是你听我说,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 你听我说,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咱们从明天开始,咱们先降温行不行。

郭文贵先生: 降温可以,我听您的,降温的条件,他们必须,他们是国家我是个人呐,他们说的假的我说的是真的,他必须要停啊。

刘彦平: 你听我跟你说,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你要是拍着胸脯跟我说,从明天开始把嘴闭上。

郭文贵先生: 把嘴闭上我做不到,我闭上我成世界大事了我闭上,比如说我答应人家五月四号上秦伟平的节目,我只讲个人生活。

刘彦平: 你降温降到什么程度啊

郭文贵先生: 我就三条保证,我不再说孟书记王书记,从明天下午开始起,,

刘彦平:明天下午开始起,

郭文贵先生:你们那边只要是放人,所有的网络上你必须把我的、关于我的造谣的东西必须删除,必须公开说跟我没关系。让我亲自看到,哦,这是造谣的。你们找个理由说这是他妈非法的,完全打着公安部名义乱来的,造谣的,一律删除,你哪怕有一句话说完,我叫基金说你看看这是社会干的根本不代表政府,这样给国家挽回点形象嘛,郭文贵那都是假的,这个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这就完了,我呢,我也不再提这事。

刘彦平: 你这么的,

郭文贵先生:啊

刘彦平:咱这降温呢,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你现在,你也不好在这个网络上说,你错了他们这边也不可能低头说他们错了,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咱就说从这个时候开始、从明天开始,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你说从明天开始,你说从明天下午开始,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我做你工作让你承认错了,你肯定不同意,我做他们宣布说让他们错了,他们也肯定不赞成,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这个我说得客观吧。

郭文贵先生:行,可以啊。

刘彦平:但是呢,你听我跟你说。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就说双方现在开始全都降温。

郭文贵先生: 嗯!怎么的降温?您别叫我弄,同意!书记我拍胸脯同意!怎么降温的标准,我希望你搞明白,别像上回一样,您说的我做啦,您也希望他做,结果叭!来个三邪四邪,您说标准是啥?我这个降温您说标准是啥?

刘彦平: 今天是周二,

郭文贵先生: 嗯!

刘彦平: 今天是周二,

郭文贵先生: 嗯!

刘彦平:三、四、五三天以三天为限,

郭文贵先生: 嗯!

刘彦平:好不好?

郭文贵先生: 嗯!

刘彦平:三天为限,咱们先降温三天,然后咱俩通电话。

郭文贵先生: 降温的、不是我降温三天,我降什么温,降温标准什么叫降温你给我定义一下子。

刘彦平: 你降温,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你降温就是说你涉及到领导的事就不要再说了,你网上炒这些干什么呀,是不是?另外一个呢,你就是推特上那些事,有那些你的粉丝和你说的,你就简单回复一下就行了,你不要再主动发声了。 是不是这样?

郭文贵先生: 那、那、那我就闭嘴了,那这个事儿太大了。

刘彦平: 不是,这边也停。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 这边也停

郭文贵先生: 他咋地,你得让他删除,不是停啊,他得把他那个发的什么这几天弄得这个,他们没折腾了,折腾不了了他们,书记!他们输啦。

刘彦平: 这边删除,那你删除不删除?

郭文贵先生: 我删除啊,我也删除啊,

刘彦平:你说这边删除,你也删除?

郭文贵先生:当然了!必须的,我得做到这点。我拍胸脯,他删除我删除,我马上删除!

刘彦平: 那这样,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今天晚上我看啊,八点左右,咱俩再通个电话,怎么样?

郭文贵先生:啊,行八点是我这边的时间就是早上,早上,我行。

刘彦平:行不行?

郭文贵先生:我行。

刘彦平:现在是你的晚上是我这得上午,

郭文贵先生: 啊

刘彦平:你这快到午夜了。是不是?

郭文贵先生:嗯,是,对对对

刘彦平:对不对?

郭文贵先生:对

刘彦平:然后也就是十二个小时?

郭文贵先生:嗯

刘彦平:十个小时以后,好不好?

郭文贵先生:好,那这样,我明天早上的九点钟,我去他们的法庭啊,

刘彦平:嗯

郭文贵先生:就是要去办个手续,大概要九点钟我要到 ,我八点跟您通话,我八点五十要离开家就得去啊。

刘彦平: 八点钟通电话,也就是今天晚上的北京时间八点,

郭文贵先生:对!北京时间八点,好吧、行吧。

刘彦平:然后我把手机打开咱俩通电话,行不行?

郭文贵先生:好好好

刘彦平:我把沟通协调的结果跟你协调一下。

郭文贵先生: 好好好,我再跟你说一遍书记,我没有改过任何的这个,

刘彦平:我知道

郭文贵先生:我跟你第一次提要求啊,庆芝和郭美美国是排第二位,我四哥六哥郭丽杰回家陪我老爹老妈排第一位,

刘彦平:啊行我知道、我知道

郭文贵先生:啊这是重要的,我就求你这。

刘彦平:嗯

郭文贵先生:再一个,您来了,我告诉您,如果我没把握,我再跟您见面,我没有把握让您回去这个让您能完成工作,我就不会让您来,我不会毁您的,庆芝已经把我骂过,说你把那么好的老大哥都毁了,你说我怎么毁你啊,您要我没把握我就不能让您来,我也不能毁您,就唯一这么个好人,我不能毁您,您来了我让您看看我手里的东西,您就知道您是按住了是核弹还是个导弹,我让您看看再说,

刘彦平:行不行?好不好?

郭文贵先生:行吗书记?

刘彦平: 那晚上咱俩再通电话

郭文贵先生: 好了,好吧,

刘彦平:好了,那就这样

郭文贵先生:好啦、好嘞!谢谢书记。

刘彦平:你等会、你等会、等会,问问庆芝他们娘两看她们还有什么话跟你说。

郭文贵先生:嗯

岳庆芝女士:那个文贵

郭文贵先生:啊

岳庆芝女士:他刚才跟刘书记聊到郭美这个事儿,刘书记知道不知道她上香港去办那个证去,没有什么特殊的通道。

刘彦平:庆芝,你就这样,我跟她一块去,我跟她一块到香港。我去找那个去协调这个事。

岳庆芝女士:哎呀,书记说他跟郭美一块。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