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2017年5月2日与刘彦平的通话

来自NFSC Dictionaries

郭文贵2017年5月2日与刘彦平的通话


本文文字从 https://gwins.org/cn/milesguo/14620.html 获取,整理战友

原始视频

内容梗概

相关条目

正文

郭:书记,你好书记。

刘:到了吗?

郭:刚刚过了那个移民局,他说他的手机打你打不了。她那是那个那个手机号还没有连上当地线,他让我和你说别让我刘伯伯等,马上给刘伯伯打电话。我说好好好好。

刘:那我就放心了。

郭:谢谢、谢谢。

刘:她办完手续啊,我看她办完手续,我就可以踏踏实实睡觉了,咱俩通个电话,听听感觉怎么样?

郭:哎呀书记,我现在非常感谢,四哥、六哥回来,我这一直没睡,我二十四小时没睡觉,这个四哥六哥回来,你想想那是什么?全家都哭成一片,你想想你的兄弟回来还有家人的感受。本来是甚至说他们要去看你去,我说你等等,你别麻烦刘书记了,你回去调再看刘书记就好了啊。谢谢书记,非常感谢啊。

刘:不是,我说今天网上怎么样啊?你听我说,你昨天发的那个推文有点长啊。

郭:哪个推文?

刘:就是你昨天, 五月二号到三号之间发的一个挺长的一个。你把咱俩电话里说的内容都说出去了,说那个干嘛?

郭:不是,我是说老领导….

刘:你是老领导….有些事咱俩说的就别往外面漏,你往外面漏咱就不叫低调了。

郭:好好我明白,我是想让、让为国家这个这个就是搬出了这个就是形象好。

刘:我跟你说的意思啊咱们还是就是少说。

郭:明白。

刘:言多必失,何必呢。

郭:明白书记。

刘:另外一个,咱俩再确认一下啊,四号你那个采访的事啊,你可千万别涉及到领导人。

郭:就是海航的嘛,啊,这个力量是因为你、他不听您的,我、我给您说,他这个力量是我觉得你一定想尽办法警告他,如果他要是往前干了坏事,因为很多人不会说是陈峰干的,人家说是政府干的,甚至说是王书记孟书记干得,这种愚蠢的行为会出大事你知道了吧?所以我希望你警告他。这是一个,第二个呢,就是这样从昨天就是咱们那个国防军。

刘:这是他儿子还是谁捣乱呢怎么回事?

郭:这是陈锋的儿子还有侄子,还有他下边的那些下属嘛。

刘:叫什么他儿子叫什么?

郭:叫陈超陈晓峰两个人,唉哟那牛的,天天坐着787,那晚上微博上都是他照片,跟他妈周永康的儿子似的,昨天晚上,就是你刚刚那两个小时以前,他在北京,他的那个那个办公室,就在我们对面那个那个楼上,在奥运村拍了盘古的楼,还留言,还说这个这个北京很好啊,郭文贵你有本事回来呀,还说这楼哪天就是我的了,他就在网上放这种挑拨信息。

刘:他这样可得找渠道找他们了。

郭:对呀,他这个做法他会挑起来网民对咱,又是领导给他买单,你懂我意思了吧?

刘:这事跟他妈领导一点关系都没有。

郭:对呀。

刘:这本身就没关系,行,我知道了,你跟我说这事我知道了。

郭:我就是如实汇报情况,那再一个呢我最后说,你一定要代我给领导感谢,就是这个五哥六哥呀,这个这个四哥这个六哥回来,那么这个家里面事,你放心我就不说别的了,看行动,我会逐渐的达到我给你承诺的目标,啊,然后呢,郭丽杰怎么样?

刘:我和你说,别着急行吗?我今天打电话还说呢,等我到你那,咱们见面之前,我回去办手续差不多了,你放心吧,咱俩、咱俩见面的时候,郭丽杰可能都在家吃面条了知道嘛。

郭:唉呀,太好了越快越好。我就想让她去陪陪我娘代表郭美,因为我娘最待见的俩孙女,一个郭美一个她。

刘:你听我和你说啊,这个时候就是低个头往前走,这不比什么都强啊,你何必呢好不好。这是一个,另外一个我也在考虑一个问题啊,我跟你说啊这回回去不要再谈原则上的东西,不要谈概念上的东西,咱谈点具体的。是就咱俩人谈呢,还是、我在想,我说我是不是再找个人跟我一块去,咱们仨人一块谈?

郭:谁?你准备带谁来?

刘:不是,带谁来我根本就没想好,我就是找一个对你的事情况比较熟悉的,跟你把这事掰扯掰扯。

郭:可以呀可以,那好,非常好啊。

刘:不是,让这帮人整的我跟你说,我真不知怎么办的,这里面好多细节,你跟我说,我说不清楚。后来咱们这边前前后后加一起有四五个月了,这四五个月你说我看那些材料,毕竟呢,那是别人嚼过的东西。我说呢,但是你放心,绝对不会找专案组里面的人,我知道你烦他们,好不好?这没错,这是解决问题必须是双方的,单方面怎么解决?

郭:那解决不了,现在我就闭嘴啥不说了,事儿只能是越来越坏,你知道吗?像你前天说你闭嘴!绝对成大事了,那就全世界更引起人关注了,也没必要。我们把这事慢慢的双方合作变成好事。你比如说现在,我那个推特

刘:咱们慢慢把温度降下来。

郭:对了,咱慢慢降,另外一个你觉得我的推特,你那个黑客你给他说一声书记。

刘:咱们每天晚上通个电话。

郭:好好好,我每天晚上,我向你报告一下,好吧?另外啊,你书记你给他说呀,那个我那个推特啊,他们每天都骇进去,去那个去控制这个数量,别干这愚蠢的事儿啊。上百万千万数以亿计的人在看着这事儿,你干这傻事干嘛呢?你控制郭文贵的水龙头就行了吗?你干啥呀?你叫人家每天骂嘛。

刘:行行我知道,还有啊我跟你说,郭美不是去了嘛,我呢还是有点不放心,我可能礼拜五啊我就过去过去,我们俩会在香港,我跟小刘跟我的秘书一块去。

郭:太辛苦了吧。

刘:没事,咱们这事儿每个环节诉都给他走实了,明白了吗?把每一个环节都做实了。

郭:好的,你最好找一下香港政府,一句话。要不然得等十二天,多长。

刘:需要等的时间呢,我得问问他,他跟我说的可是这个那个的,我跟你说你不着急。

郭:是,你和我说不着急,我每秒钟都着急,我希望你快点来,你知道吗?我电话没法说的事儿。

刘:我就跟你说啊,咱把这事等于是现在推进的都很健康嘛,很良性。这样的话我就争取把每件事都给他办好,办的呢大家都能够接受,这样最好明白了吗?明天晚上通电话别太晚了。像今天我就是等郭美飞机

郭:我每天晚上八点跟您通电话,七点到八点行吧?

刘:行行行,可以,我手机开,好吧。

郭:每天晚上七点到八点,好吧,你赶快睡觉吧,郭美刚才说电话不行给我发信息,让我和刘伯伯说别再给你打了别打扰你了,快睡吧。

刘:好,别再给我打了,她那边都已经出关了,就好了。

郭:出关了,好,你快睡,啥也不说了。


郭:书记好,非常感谢书记。

刘:你起床了?你别气呼呼的,干嘛呀没到那份上,谁怎么你了。你老不听我的,老不听我对你劝,

郭:唉,非常感谢,四哥六哥郭丽杰的事。

刘:那怎么办啊,你说的事我一遍一遍全都落实了。

郭:谢谢,谢谢

刘:你说咱们明天停不停?

郭:我听您的,只要他们同意那样,我就按你说的办吧,你说怎么停法,你说一声吧具体的。

刘:我说,四号是不是搞了一个什么预告?有一个评论,又搞什么采访,直播采访。

郭:是,对,评论那个。

刘:那你这还搞啊。

郭:唉呀,书记,那个那个公告了很久了。

刘:你这样我没法办了。

郭:我这样我我我把公告停了,我把公告停了。你的信号不好,书记。现在可以了,刚刚就听不太清楚。你说五月四号叫做频道,一个个人的一个我节目,但影响力还是有的,我这样,我上这个节目我别不上,你听我的,我就不谈敏感的事,我谈我个人的生活感情,不就完了吗?这样的话呢,大家也不会有争议吗?

刘:你谈这个,人家那边难免主持人问你,你说,又说这个那个的,明天三号后天四号,咱说好的三四五,咱们坚持三天,咱们互相以观后效,这边我保证就全都发了不声了,明白吗?你们要知道就我这一个好人,你要把我给杀了。

郭:哎呦,不会的书记。

刘:你听我说,再让我没法做人,没法在在,我图什么呀?

郭:绝不可能,你说这个五月三四五,啊,这三天,我这样。

刘:你就听我跟你说啊,郭美她今天晚上就要赶到大连

郭:庆芝去大连,庆芝去接去了。

刘:啊对,她去接去了,可能我估计今天晚上会不来,可能得明天上午坐飞机再回来,在这,落实好了。

郭:你说到去大连就啥也没听见,书记。

刘:咱把这事说清楚了,莫听我给你说啊,咱俩说的这些事,我是一样一样的去兑现,一样一样去汇报、去协调沟通,明白了吧?这样的话呢,郭美她们娘俩去看你这事都不用说了,已经都成了既成事实了。你提出来的四哥六哥照顾你二老的事在情理之中。

郭:还有郭丽杰。

刘:对对,这事咱们全都给办完了明白吗。

郭:郭丽杰呢?

刘:郭丽杰,你等等我再琢磨琢磨,郭丽杰是我没说还是我忘了怎么着,河南那个?

郭:就是河南那个对对对。

刘:这个啊明天即使没办,我过几天也把他补上。

郭:哎呦,好,谢谢书记。

刘:我说到我只要答应的事,咱们就给你能够协调,明白了吗?现在我给你说的事是什么呢,双方都要释放善意,这话不为过吧?我没有让你很为难吧?是不是,不然的话你说我做那么多事,完了以后你说我这夹缝就没了。

郭:是我听您的。你给我具体提出来标准,书记我不要闹误会,闹误会了又给您带了麻烦。我让您具体点给我提出标准。

刘:我给你说的意思啊,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么说,我作为中间人说,双方都有做的过火的地方,都要冷静,大家都要反思一下这两个多月以来,双方共同吸取一些教训。啊,明白了吗?所以我说的,大家全都停下来,你也停下来,这边做工作也停下来,停下来认真梳理梳理。我就是说咱们还是回归到我们以前说的,依法来处理低调来解决的这条轨道上来。你赞成吧?

郭:我绝对赞成。

刘:这么着的话,甭管说大说小说具体说宏观的,对所有的的参与这件案子当中的人,都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对吧?所以说呢,鉴于此啊,我给你提个建议,一个,咱首先你能够释放善意的表示,就是你在推特啊什么乱七八糟的我也说不明白啊,就你那些话,网上那些东西,按照你刚才说的也可以,你说你每天没事你发五到十分钟,就讲个人的事,你说点笑话,维持一下你那个什么粉丝呀还是叫什么粉条呀,你维持一下就完了。是不是?叫粉丝是吧。我现在一看我真是老了,被这个时代淘汰了,也不上网。我给你说的意思是什么呢,这样的话呢,你把这些你该维持你维持,但是在涉及到攻击,个人包括这个个别领导同志你给我停下,这样可以吧?

郭:嗯,行。

刘:这边,这边也对你这些三邪什么乱七八糟的,全部全都停下来,你看是不可以。

郭:嗯,好好,您说完我跟你说。

刘:我就想就这些事呢,我这么想啊通过今天大半天的沟通协调和请示报告,我觉得这个在这个问题上,从零开始应该内地的这个方向,我觉得应该能够见效,起码从大方向上不会出现什么偏差,所以我的建议呢,我听你说的挺好,咱们先降温,一点点降温。在降温的过程当中,不在涉及到具体的人和具体的事,这可以吧?你听我和你说,傅振华你也适可而止吧,都已经说几个月了,还有什么意思。

郭:给我往下缓缓吧,我就是比如今天讲五句,明天讲四句,然后你叫我就下来了,然后我但是我从今天起不再提王书记,孟书记绝不再提,你明白我意思了吗?其他的领导新的我也不再提,我只提老傅给我个过程让我缓缓不坡下来。这事得给我个转身的机会。

刘:也就是说以老傅为一个坡,慢往下走。

郭:对啦对啦。

刘:是不是这么个意思?你听我跟你说,即使你能回了国,处理完了这个事,你都不要提我的名字。

郭:行,那行。那就老领导的名字,永远保持神秘感,老领导已经成了现在最红的红词了。

刘:你听我说,我那就永远低头干事,不求名不求利,我没有任何私利在里面,你说这五毛,我他妈一毛私利都没有。要是搞好了,你们那个五月份发布会也不搞了。

郭:你开玩笑 您来了,我在搞的发布会的话我要就,我最可怕的两件事。

刘:对呀,你真他妈让我跳进太平洋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就是说,行,我知道,就要给你一个缓冲的过程。

郭:对呀,但我从今天起,缓冲的过程,我绝对不再提王书记,孟书记你放心吧。我就在这搞一搞,讲一讲傅振华,傅振华我越讲越少,大家觉得正常,您来了,我跟你要制定一个详细的办法,我把这个能量转化为正能量这不就完了吗对不对啊?还得麻烦你打个电话,让他们把河南的郭丽杰给放出来,郭丽杰放出来,为啥放出来,等丽杰见了你了,你就知道我为啥让郭丽杰出来了,你就会说我说的是对的,我都会告诉你为什么这么做,我现在有私人的事情我就不跟你说了了。

刘:你要这么说啊,我去跟你谈都没法谈了,你说你这事怎么办?我就跟你说怎么办?依法办低调办,这原则都给你了,不是害你。国家需要你做什么,那就需要你回来,回来把这些证据链条全都给他弥补上,都给他补充完整之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我跟你就这么说,你听我跟你讲,你让我给你说完,我的感觉,我个人的感觉,对你不会有什么形式上的过分处理,明白了吗?你现在关键是什么呢,我跟你说句心里话,你让我说完,先甭笑,你别老以为我这人好像心眼太直,别人给个棒槌我就去追,你以为我就是个棒槌。你听我跟你这么说,现在你这140多个债权人,这些人要全起来的话,你更麻烦呐,你更不好应对你那些基金,你怎么应对那些金主啊,你把这些事都处理完了,踏踏实实干你自己的这些事,比什么不强啊。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所以咱俩要谈的,我和你说,可定要谈的很具体的,不能像在英国那两次谈的呀,全是道理上的东西,概念,按你说的都是概念,我觉得不是概念,咱们谈的既有概念的东西,也有具体的事情和想法,不过你刚才说的这个我会认真琢磨,然后再向有关领导该请示再请示,好不好?

郭:我刚才就晃了一下,刚才大部分在电脑上已经让他处理完了,所有的细节信息我全给删除了,就这么晃一下我就过去了,要不然这就是个麻烦,他们会盯住,郭文贵有事了,绝对有事了。全世界的人都在看着我呢,好吧?今天,一会我跟你放完电话,我去高院去做一个证据认证,这都是关于我拿的下一步,发布会的所有证据认证,我约好了不去不行,我得去,我去完以后我给法官……

刘:你的发布会不是说等我去了咱俩谈好了就不搞了吗?

郭:不是,我这是以前准备的嘛,你咋没听明白书记,您没来之前准备的,他那个证据认证在美国就可以作为法律出面了,我不能不去,我去以后呢,我给法官呢,我已经说好了,昨天晚上你跟我通完电话,我让律师今天早上….

刘:还有个事我和你说啊,就是郭美香港换证应该没问题吧?

郭:没问题,您不用管,你就让她明天赶快出境就行了。

刘:行,现在就是想什么呢,就是让她出去就办香港的身份证啊,万一当地要办不了呢,咱得保证她去美国啊,这不马上给她补办一个中国的护照让她拿着这个,再加上美国签证我们就走了。就是说两条腿走路,别一条道跑到黑,一条道不通咱们马上补救。

郭:好,好的书记太伟大了。

刘:这事我都想到了。

郭:好好好,另外一个那什么呀,香港那边郭美明天让她,一会给她说声麻烦您,让她明天上午去香港

刘:她明天走不了她和我说了,她从大连回来。几个伯伯见完面以后,最快她也得后天走了。她周四才能走。

郭:好好,我这样,咱那边驻香港办的人,能不能有个官方的人能给她帮着她一下忙的人,您有的人能给政府协调一下子。

刘:我看看吧,不是说了吗,不行的话我过去,我看情况再说吧,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了兄弟啊。

郭:哎呀,您看行动看行动。看结果吧书记,谢谢书记。再见。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