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2019年11月21日视频

来自NFSC Dictionaries

郭文贵2019年11月21日视频


本文文字从 https://gwins.org/cn/milesguo/22121.html 获取,整理战友

原始视频

内容梗概

相关条目

正文

文贵先生电话从1:36:08 开始

文贵先生:嗨,细丝小哥你好。

细丝:文贵先生,你好。

文贵先生:很高兴第一次打你这个电话。战友们好。

细丝:你还在健身呢是吧?刚才我们瑞克小哥来个电话,让我听了一身鸡皮疙瘩,毛骨悚然,他说他在去王建的墓地的那个上过程当中看见墓地上有日本的食品作为供品。

文贵先生:所以说,现在那么好男的不是王健,是日本人,是山本先生可能是,你知道,我给你讲一个这个事啊。昨天很多事不能讲,因为文件限制于这个,很多人不知道啊,王健死前拍那些照片啊,这都是给北京啊交差呢,你知道了吗?是吧?你为什么这么做呀?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另外一个王健的那个衣服那个日本偶然性几乎是不可能,阿迪达斯,你上网一查去,那一年也就产了那么几件,怎么就碰到两个戴眼镜,两个穿内裤和袜子,短裤都一样的,那是不可能的。那么这个说明啥问题呢?我跟王健这个我们在曾经参加一次会,就是在人民大会堂啊,西小食食堂啊,所谓的中国未来啊有创意企业家的会,俺两也没交流,他就坐在旁边,他在那边大讲什么,这件事跟他的死,让我连在一起了,就是这个家伙日本他有很多钱,他有很多房子,你知道吗?王健很喜欢日本的,他他所说的就是武士道精神陈峰学了南怀瑾,他学武士道,那么他在在讲的那一段日本的精神武士道精神的时候,我在我在旁边听到讲两句话。我觉得跟这事是绝对有关系的,他说日本人啊,只要他检查出癌症啊,他就开始准备死了的事儿,然后把东西捐出去,然后呢,说,如果人给他说,欸,我可以给你上10万日元或者100或者一个亿日元,你帮我干个什么事,你干不干啊?说日本人99的干,中国人是什么?要把自己的家给败了,把家人给败了,都买药了都折腾死,他才死呢。你说这个话让我,你知道我当我看到这儿,我想什么,细丝哥你知道吗?

细丝:你说

文贵先生:这事,他说的是对的,他找一个日本人检查出癌症了,是吧?我给你10亿日元,100亿日元,才几个钱呢,对不对啊?你你替我死了去吧啊,关键是华宾那一天就在那个下面那个台车上,你咋不上去呢?台车干嘛呢?去两台车,一个司机做了一个证,另外一个司机做两次证,没有啦,做这证。关键问题我们我们昨天很多料没爆,那俩司机呀这个后来是被国际刑警还给立了案,说参与什么这个虚假什么案作供?那跟你国际刑警组织跑到南普罗斯有什么虚假作证呢?这就提前给他下套威胁他了吗?你懂我意思吗?所以昨天那个日本人和这里边是个连环套,再说那个钱,那15亿的钱谁要啊?那只有,能划给孙瑶那,那只有王岐山下令了,所以王健如果是诈死的话,那这个钱,那肯定是王岐山让他诈死的,他要不然不能把钱那划给他去,他7月31划给他钱,他是他是几号?大概一个月一个月以前开好的账号,而且那个账号的那个UBS的所在地中汇大厦,就是孙瑶在那块儿做,她是董事。你查过吧,你记得咱们爆料的时候,你跟政事小哥都弄过。

细丝:对的,对的,查过

文贵先生:就是孙瑶在那是董事只有UBS才能配合他,那这些事情没有王岐山的话,怎么可能呢?是吧,所以UBS最高层的内鬼和香港金融管理局不能去碰这事儿,那么也不能这个所谓的大额的这个汇款,这个监督体制也不能报警,也不能自动报警,再加上日本人在那个时间的出现,还有王健在多年前这个西小门啊人民大会堂吹牛叉说日本的武士道精神高过中国儒道,然后呢,这个日本人知道自己要死的时候,可以可以马上死为别人死,而不是说这个花钱治病至死,这一切逻辑好像天意一样,所以细丝哥你知道你和政事小哥还有大卫小哥,你当时挖这事跟得是最紧的,你们都在脑子里记住这些事呢,所以说把这些具体的事你碰在一起,共产党在世界的版图逐渐隐现啊,大概就这意思啊,你一定要感谢咱们所有的战友,因为这,特别有很多战友的捐款,下面都留着呢,我们天天看,细丝小哥的节目,看路德的节目,都在这儿呢,捐了太多钱了,细丝哥,你一定要说一说大家在有正常生活下你捐钱,你连自己都吃不好,你捐钱你这是对被捐钱的法治基金是个侮辱,法治基金让大家过的好,过的安全,结果这捐钱让你捐的过得不好,那就不对了,你明白吗,细丝哥?

细丝:明白明白。

文贵先生:你的节目影响力巨大,细丝哥,你这里面有着千千万万这个兄弟姐妹在这之前我给路德说,我说路德你节目,国内领导看,他根本不相信,直到有一个战友给他说我的领导接了中共的领导来上车就看了路德节目,就信了,我告诉你细丝哥,你的节目绝对是中央的看,特别是有些家庭这个主妇女士,你现在是,

细丝:妇女之友

文贵先生:这个这个中国中年女性杀手,你知道吗?

细丝:非常荣幸,非常荣幸。

文贵先生:所以你要认真讲,你可以开玩笑,千万我建议你和路德先生,我们在开心中、快乐中,健康中在灭共,但是永远不要去失控的,就是一定是唯真不破,还有一个我们这里一定要给所有的人啊,要给大家绝对的尊重,绝对的时间,同等和公平这事太重要了,用你的笑容,用你的美丽,和用你的这个魅力展示出来,我们是在快乐、安全中、愉悦中在灭共,更重要的是要给我们国内的很多战友们,很多朋友们告诉他们一个真实的世界啊。这就是我们追求的美好和真实,谢谢细丝小哥,再次给我们的战友们带好啊。

细丝:谢谢文贵先生,我能再问最后一句话吗?假如假如这个王健没死,他应该藏在什么地方安全?

文贵先生:美国

细丝:美国安

文贵先生:100%美国

细丝:100%美国是吧?

文贵先生:你没有注意到,你这个你昨天你没认真听,他老婆要走了他的两本护照,他的绿卡啊,我请问你细丝小哥,人都死了你要他护照要他的绿卡干嘛?

细丝:入境用

文贵先生:不是,他有一个最关键的是,你,我没有,他那个法国移交的这东西时候而且是中国警方要求所有东西交给中共,然··,他不交给中共啊,这按照中共法律,你必须交给中国的啊。这个细丝哥大家都懂吧,你这个中国的身份,中共的护照中国人死了,那文件的口那口录都要求带走,还不准给第三方,那你干嘛给他家人呢?是不是?这不是有问题了吗?还有一个更核心的,王建,昨天我们还没有爆的三个身份啊,未来我给你,现在我在你这第1次爆,我给你简简述一下,此人有日本的身份。

细丝:还有日本身份,哇塞···

文贵先生:呵呵呵,所以说他跟日本的关系实在太深了,他日本京都有三套大房子,都是当地当年的古董房,因为在京都买房子不是有钱就卖给你的,细丝哥你知道吧,所以这就都是都是有身份的人,他为啥买三房子?那房子现在还在那儿呢,为啥纽约房子他们要收走,这个京都房子他不收啊,所以呢,为啥我说在日本呢,在美国呢,王建的妻子黄芳啊,我们他每时每刻干啥我都知道,还有王伟王伟搬到了他女婿租的公寓去,他的房子在放盘在卖在下图,黄芳根本没有任何的痛苦,黄芳已经三次回国了啊,回国拿东西收拾东西,而且你记得我曾经告诉,在这爆料中说过,有人告诉我说王健死前海南办公室香港办公室处理的收拾得干干净净的。你记得这句话吧?

细丝:对的,对的

文贵先生:你记得吧,小哥

细丝:记得,记得

文贵先生:我跟你在这咱大使馆我也跟你聊这句,你记得吧

细丝:记得,记得

文贵先生:什么,什么人死前你把你家的东西值钱都拿走,干干净净啊?那么这些东西为啥说在美国呢?他在哪国?共产党都敢到那一枪把他毙了,只有在美国不敢,这是一个;还有一个,从他跟美国情报系统的这个这个好啊,那是超过我们想象的,他在跟美国随便把过去事随便说一说美国都保护他,这是为什么美国刑事案已经立了一年了,他立了,但是就是不开关,它就是不前进。所以说你在这说我为啥我老呼吁他,我说你们快呀快呀,我见到司法机关的人说我们在调查啊,我们在调查。人家不能告诉咱说王健这没有死,在我这儿呢,肯定不会告诉我郭文贵呀,你懂我意思吗?

细丝:对的,对的

文贵先生:所以我根据判定,他应该在美国,而且在美国拥有一个大农场美国的某些州有些大农场,你谁也不能进的,对不对?你你就是美国的警察你也不能随便进,他拿枪就把你毙了,所以说美国让他安全,美国它有价值,美国它有做交易的这个资料,这有可能。你可以再问问题小哥,随便啊。

细丝:您说您说王芳赶快找您跟您合作这个,如果假设王芳跟您合作了,那王健就就会出来了,是不是?

文贵先生:不是的。我们我们我们搞王搞王健不是我们的目的,是吧?

细丝:王健能不能成为咱们的证人?

文贵先生:你如果你是我,你怎么想?比如说人家现在黄芳找我了,说,欸,郭先生,我们愿意跟你合作,你别再提王健的事了是吧?他死不死你也甭管了,我们啊把王岐山的料给你。

细丝:对,我就希望我就希望看到这个啊,

文贵先生:把孙瑶刘呈杰贯军的料给你,是吧

细丝:因为因为王健一定有海航内部的非常非常绝密的材料。

文贵先生:那100%啊,是吧,反正是这样

细丝:那如果黄芳为了为了保住王建是吧,黄为了让王建将来生活他得继续活下去,是吧?别这样被死了是吧,就永远不能见太阳了,那就得合作,没有别的出路,

文贵先生:这交易,你说我们该不该做?要是让你决定?

细丝:该做该做。

文贵先生:对啊,王健你死活跟我们真的是说老实话,没那么大的东西,我们灭的是共产党爆料爆料爆的是共产党,爆你王健干啥呀是吧。我们替你鸣不冤,但是不想不想让所谓的你成为我们的目标,你黄芳这进这了,美国的法律说话必须算话的。是吧,你找律师找我,欸,说文贵先生我们可以做些交易,没问题,先让律师谈下来,你给我说,我们说完了,这儿受美国法律保护,你把王岐山美国的资产,你把海航的事儿,把孙瑶的事、刘成杰的事,贯军的事跟我说清楚,你,你爱去哪儿去哪儿,我们永远不再提王健,对不对?

细丝:对

文贵先生:而且我们静悄悄的,我们找一个很好的理由不提王健,我到时候就说细丝哥,细丝哥揍我了,要威胁我,我听细丝哥的话,我不再爆王健了,行不行?咱们很娱乐,就把这事儿解决了,是不是啊?当然了得给小哥给你,给咱法治基金捐上100亿吧,最起码是吧,你那弄十亿,路德那弄十亿,战友之声弄十亿,咱法治基金捐上70亿,总共100亿吧,哈哈。

细丝:另外昨天有一条消息说这个孙姚的房子一定怎么怎么样啊,就是纽约157这房子,您也说了,这157的这房子你看你们有没有本事再交易一次。

文贵先生:所以说啊细丝哥,你为啥我说你真是个精灵鬼,你知道吗?你那看的这话都是很重要的,因为呢,这话里我是告诉了,他的房子已经做完文件交割了,他已经到已经到了这个这个田丁名下了,你知道了吗?但是呢他很鬼的,就是157的房子你看那些他总共是6套是属于这个咱们华人的,大概是被陈峰王岐山他们弄了三套,那么它上面有个控股公司。控股公司上面有个S···那个BVI,BVI就是海外英国这个····控股公司,

细丝:英属维京群岛

文贵先生:BVI,BVI它上面它还有一个Foundation,就是family trust,你要查你是查不着的,他把那个family trust的那里面的那个人名拿出来了,就说不是王岐山的那个那个孙瑶了,也不是这个,另外一个是要姚庆的,他现在就转给你田丁了,他已经转完了,他现在想再塞回去啊,这个事啊,这就是西方,你你没,你过完你在手里hold着,没事,但你再改回去的时候,一旦查出来,那你肯定能查的出来的啊,所以说我就是告诉他,我们知道你这些资产的转移,这个你是根本逆转不了的,你有痕迹嘛,对不对啊?

细丝:对的,对的

文贵先生:啊,非常重要,细丝哥讲的都是重点啊

细丝:另外他这个15亿美金的转账,为什么美国政府可以允许这么大规模的转过账,难道单纯就是因为国家行为,可是国家行为的收款人他并不是一个并不是一个法人收款,他就是一个独立人名了,它是一个个人的人名,他不是说转给哪个公司,它下面有公司的名字被掩盖起来,但是上面还是写着一个人名的,不是一个说慈善机构说捐给哪个那个什么国家人权慈善组织的或者捐给红十字会了是吧?他就一个人名啊。

文贵先生:哦,我给你讲一下细丝哥,这个是咱们一般的战友们因为都没有什么大钱,包括你没玩过大钱,不懂,实际上这玩意儿那一说就明白,我给你举个最简单例子,过一段时间你会看到,就是说,我估计共产党呢他也会把我的事给披露出来,就是说这个你可以看到我们的一个基金啊,进账,我的基金进账上进了500多亿美元,500多亿就是我的基金,他不会说郭文贵这小子洗钱什么的啊啊,500多亿美元,它也有UBS的,好几个大银行,有一个帐就去了70亿美元,你可以看看跟着到时候,公布出来以后或者他不公布我公布出来你可以看到,上面就写着啊,就是这个这个我们家里边那个人的名字,然后下面转多少钱,一笔最高的是21亿美元啊,21亿美元,他为什么?小哥我告诉你这金融机构啊特别是以前他有一个叫做私人银行,你看他转的UBS是私人银行的账号,他不是公用账号,私人银行就是大额帐号咱说VIP,那么我在里面我可以用家族基金,我可以用foundation,还有现在不可查数的所谓的金,你看看那个民生的控股,还有那个那个从商行说不可确定的金融金融这个这个产品,持有这个股票就像那个什么,叫风险1号是由民生银行13点股 13.5的股权,是安邦安邦这个金融产品,不,发了一个叫做细丝哥什么募集债券,细丝哥没有谁出钱呢,你就不知道了,你就查不着了,你懂我的意思了吗,但是在那个证券的这个金融产品的名字,他就叫比如说郭文贵,我可以请叫孙瑶啊,你明白我意思吗?所以说它很鬼的,他们UBS就是全世界最大的洗钱机构,他叫你汇这个钱的时候,指名是混的孙瑶

但是他在里面收款啊,你看他们那个SWIFT就是那个CODE,他却是私人银行里边的大VIP的CODE,我记得是566吧,因为前面俩数的这个566的,这就是你大额隐私绝密,金融产品账号,所以孙瑶是现在UBS开了一个金融产品产品帐号在私人银行,然后进行了就是国家级的密码设置,就你看上去进来的钱先进到的是A,A呢进入了转入的金融产品,在这个之前你看不到孙瑶的,从金融产品的转回到了这个背后的,就是实际控制人就叫孙瑶。所以说这个为啥这个文件是中共的绝密文件呢?他把真实的收款人给打出来了,你到银行不会有孙瑶这个名字账号了,绝对不会有,你会查到一个什么星空2号,细丝5号啊,啊,这这个金融产品,你先查民生银行股份最大股东是谁?不知道,他们叫做,叫什么这个风险1号,你看,是吴小晖安邦,风险1号据我所知是中央常委里边儿姐姐还有妹夫持有的这个股东,这也是吴小晖必死无疑,你你人家的姐姐姐夫持有你的这个什么风险几号产品,结果是你还控制这个民生,后来吴小晖还不想认账呢,吴小晖说那我也给做很多贡献,我给美国这个什么家族有联系,这这股份就是我的了,所以说也必须灭口,你懂我意思了吧,(细丝:懂了,懂了)现在的事情就是某个人的姐夫,现在改成了某些人的私养女叫孙瑶,所以大家把这一关讲透的时候,你就知道,没有国家力量,这钱你收不了,你也藏不住,问的太好了。

细丝:哇,太恐怖了,另外这个今天有个朋友给我发信息说我给你爆料,我说你妄议热线打来爆吧,他说不行,这是私事,然后我就觉得爆料这件事我真做不了,不是说谁都能报的,我我没办法验证这个料真假我就没办法爆,你愿意别人愿意爆你可以自己爆,你不能说你你给我喂,然后让我说,我觉得这个事情我我做不来,我想我想知道文贵先生您这些绝密的材料,您付出了多少金钱和其它的什么代价?

文贵先生:你想听实话吗?细丝哥。

细丝:我想听实话。

文贵先生:我****说,我被被他们就是说坚决的给弄走的钱,我就拿着这些资料,现在罚现金大概1亿7000万,

细丝:就这这些材料就是昨天展示的这些材料吗?

文贵先生:呃,还有多一些,包含6万页吧。

细丝:6万页,那6万页的材料1亿7000万,

文贵先生:1亿7000万,所有的。(细丝:哇,)你会看到,昨天你看到这180页的文件里边整理出来,我可以告诉你,是6万页里边儿的绝对是冰山一角,你知道为什么?这里面最重要的事情是王健的手机里面,比如说跟哪个部长、省长、省委书记,秦岭别墅的发展商,然后没有一个常委家族不涉与的,没有一个没有的,政治局委员包括省长啊什么包括海南的那个什么什么抓那个书记,你知道了吗叫姓陈的书记,他就是王建最大的养的人嘛,所以海口的地,你看到信息里面说往这折腾3亿、往那折腾2亿、往那弄点什么美国美联储的金条,就这些信息,你像他一个信息都25,000条,一个田丁里边23,000条,你说哪个信息他是跟你谈恋爱的,他这些手机只要用着干这事的,他只干这事,他不再给你,不跟你细丝小哥上热线,你懂我意思吗?所以说,你说这些信息曝出去中国会啥样?(细丝:哇)想想咱忍了一年呐,细丝哥,咱不吱声啊,等到这个时候爆,跟一年前爆绝对效果不一样的。是吧?

细丝:你那些你那些材料一年前就得到了,是吗?

文贵先生:有一部分就大概一年前,有一部分是半年前,还有有一部分就是上星期,跟普通的,咱这个给料的人呢,国内的这个团队目前看是最讲信用的,最不讲信用的瞎忽悠就法国人,你知道吗?这法国人最不靠谱的,瞎整,所以这个法国这个国家完球蛋了,你知道吗?这法兰西这绝对完球蛋,拎着拎着个法落西了,啥都不是了。中国人这个这个给咱所有的提供料的人非常的认真,很认真兑现,他确实有情怀,他说了郭先生我80%是利益,20%,20%是说这个这个我我的理想,但是他做的给我的感觉,他80%是这个有信仰,20%是利益。所以说我很感激啊。我再给你今天给你爆个料啊,小哥,(细丝:你说,你说)咱们的有些料跟咱们很多是曾经的战友现在的欺民贼还是有关系的,因为这里边有有关于他们给海外给谁呀,通过什么明镜啊,是吧,给钱啊,投资啊,可能都,这事儿都会水落石出。

细丝:还有这么多事,另外这个手机啊,您昨天视频里提出过提出过王健的手机在您那儿,您在这个王健之死这上面一共获得了几部手机,都是啥牌子的?

文贵先生:哦,这样啊,这个,呃··这么说吧啊。华为手机是这几个人是所谓的,就是他们绝对联系绝密信息的手机,(细丝:这华为手机泄密啊)光王健有三个,王健有三,法国警方拿走了一个,王健的俩手机在我这儿啊,这个孙景浩的其中一个备用手机啊在我这儿,田丁那个备用手机现在在我这啊,然后他们每个人都是啊,都是这个有3~4部手机,那么需要绝大多数的华为,就田丁有一个是苹果的手机,田丁啊,田丁这个苹果手机她一直在用,现在还在手里拿着的啊,现在还在他手里拿着呢,他还在西雅图住着呢。

细丝:所以说,华为手机比起苹果手机来容易好破解,我感觉。

文贵先生:不,他是为什么,你知道,现在华为啊给他们有一个就是安全部啊,还有国内啊,他们有一个软件,(细丝:叫什么金盾,是吧?)这个软件对他们相对是安全的,很多安全部都用,那叫什么,红···,我忘了叫红什么星啊这个,一个东西加密软件,他那个手机上全都有,跟那个蓝盾都连着呢,呃··跟那个金盾,这就是国内的那个那个蓝盾的软件警察用的都连着呢。

细丝:那如果用这种方式加密的话,如果以国家机器或者是国家安全部的加密手段来加密的话,想解密,那应该有人就行了。

文贵先生:那很容易,但是呢,这就有意思了,我跟你说啊,这就共产党的听起来很牛叉,他对我们老百姓很牛叉,(细丝:对)共产党的腐败就像王健这个死,安全部最不想知道真相、最不想配合的,因为王健的真相出来,安全部几乎没有人不进去的,(细丝:对),你想想一个安全部海南光拥有度假别墅大概300多座,度假养老村大概十几个全是海航出钱盖的,你查查海南那个海口啊,海口省政府出了一个西*****叫什么玲珑岛,现在建成高尔夫了。那个岛上别墅一半都是安全部的,他是唯一在海南,你知道,聪明的海南人是不住在三亚的,都是东北人住三亚,住海口,因为海口它是一个河海交流的地方,气候的风没那么大,又靠近海口生活很好,那几个岛上那几个小岛盖的房子全部都是海航盖的,都是给安全部的,那都蓝金黄了,老领导肾不好的,手,手再不好了别人帮你,反正旁边都有的是小姑娘,是不是,从北京最高级的夜总会是人家海航的,海口最牛的夜总会都是海航的,你上那去卖一次淫你都荣···八辈子都荣耀了,说你能嫖一次那,就说明你够层次了,所以说王健的这个东西没人想碰,这也是为什么国内呀,现在给咱们提供资料里边不仅仅是政法委,不仅仅是司法部,也不仅仅是安全部,大家未来会看到,好多金融机构也给了我们料啊,因为这些人也也知道,我们给你文贵的料你爆出来以后,他们想干掉的人都会被干掉,但是那些人与相关人就不希望这事查出来,这也是为什么王健这个事啊,消失以后,他对中共这个意义重大,很多人安全了,我们把它弄出来了让很多人不安全,这就像真的是拽出一个绳头来,那牵出一大堆人出来,你想想,细丝哥这多恐怖啊。

细丝:太恐怖了,所以说王健即便是活着也也不能说话,也永远的要消失,谁也别提这事儿,这也就是说,为什么过去这一年来这个黄芳也不找你,呃,任何人都不想提这事,就想把这事,你们就忘了吧,都一年了,你怎么还没忘了,你们这些人。

文贵先生:黄芳就他儿子这个毕业典礼的时候他来纽约了,他在我们喜马拉雅大使馆那儿横着过了两三次啊,我相信她是犹豫的,她是想来的啊,她是想进来给我这个说,咱们是不是啊做个交易,我一直等着她,我至于不爆料,其中一半以上的原因,是因为这个等着她来。你懂吧,我等来这不对咱爆料革命多大的好处啊,是吧,(细丝:对)那就是革命性的,她不敢来,一是,不相信我吧,她还是不相信文贵嘛,她觉得你没办法让他相信;第2个呢,她找律师,她觉得律师知道的太多,对她也不安全,她还没找到一个相信和安全的方式给我沟通,所以我这一年了我就让她知道啊,我让她明白郭文贵是可以相信的,但这一年她也没明白过来,我,到了一周年了,没办法,那只有爆了,是吧,但是我现在我在喜马拉雅大使馆就在那搬不走,是不是,24小时开着门,我欢迎她过来,我欢迎她,在美国这个口头承诺你要打打***是非常大的罪,对不对啊?特别是涉及到人家的这种事,人家还愿意跟你交易,我给你提供王岐山孙瑶、冠军、刘成杰、陈峰海航的事,是吧,郭文贵你闭嘴,我们立马当场,我这都不用上6楼,我在1楼给你写下来,是吧,而且我永远不再谈你们,甚至我可以保护,我跟你站在一起。我这就是昨天爆料的一个重要原因,让黄芳或者是王健的儿子,现在我相信如果王健活着他100%听你这个,这个咱俩现在说话呢,是吧?信不信你试试嘛,我们不会和共产党合作的,我们是唯一一个跟共产党不能合作的,你为啥不相信我们呢?对吧?来吧,对吧,而且我们让你更安全,而且我们在美国这块说让你也会更安全,有什么不干呢?

细丝:哎呀,我刚才把王健的这个墓碑前的供品都拿到屏幕上来了,我也不知道现在王健有没有听到咱说话啊,那个你要是能听见我们,你在天有灵啊,你别管在哪儿有灵吧,你听见我们说话了,赶快跟文贵联系啊,要不然这些供品恐怕被别人吃了。

文贵先生:我我我告诉王健,如果你要听了的话,你那个坟里面有啥我比你知道,你坟里边有没有人给你挖开过,有没有现代的啊叫做土窥镜,有没有给你窥过你那个坟,你自己查查去。

细丝:哎呦,还有这种东西呢。

文贵先生:有没有,看过电影吗,看过电影不,埃及探险,那个土窥镜刷···进去,直接里面的东西给你取出来了,进去以后就像那个胃窥镜一样,早就给你看完了,王健同志你太小看了吧。

细丝:哇,今天这个非常感谢您打通我们这个电话,您给我们的太多太多重要的消息了。

文贵先生:呵呵呵,爆料革命是一个天下最刺激啊、最开心、最不可琢磨的真实秀啊,所以说大家练心脏啊、练智慧,还有一个让大家更坚定更幸福,这一点你有感受了吧,细丝哥。

细丝:是的,是的

文贵先生:你刚才说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就你的感受就是中国人这些年最最人类上最麻木最悲哀的,死了多少人啊?汶川大地震死多少事儿、多事大发生2到3个星期,绝对算过去了,所以共产党就说中国人是人类的最爱忘事的记吃不记拉啊,所以说六四演的戏在香港再演一遍,因为呢你根本不记得六四,是不是啊?(细丝:是)这真的是悲哀,,你那段讲得好啊,今天你讲的太好了,细丝哥。

细丝:谢谢,谢谢,好,我今天就不耽误您更多时间了。

文贵先生:好了,我赶快就,我就赶快把锻炼做完,做完以后我还得赶快,香港的,今天是川普总统签那个香港人权法案

细丝:欸,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儿了,基辛格说那个希望不要那个中美贸易战,不会是对谁都不是赢家,你咋评论这个啊,这他他到底想让谁赢啊?

文贵先生:王岐山给他打电话了,(细丝:王岐山给他打电话)王岐山给他打个电话,这个,这是哀求啊,我可以负责任说,哀求他,希望他出来说几句,来能阻止,这个一个是人权法案,希望他阻止;第2个就中美贸易,这个川普总统肯定要涨50%,希望他不要涨,就这俩原因,所以呼吁。但是我今天在这儿跟你说细丝哥,川普总统,我昨天签,今天我告诉你100%签,今天啊。(细丝:对的,今天就签吗)你等着吧,一会儿签, 100%签,(细丝:哇,太棒了,太棒了)签完这个什么中美贸易都扯犊子的事,还哪什么中美贸易,是吧,我都在你家门口架上枪了,我还跟你商量商量说咱以后怎么过日子,怎么可能啊,是吧,这是一个签;第2个我就跟你说,人权香港人权法案以后,马上有个叫特别执行小组就会成立,那这这个人权法案就是实实在在的反共许可证反共营业执照啊,就这么简单啊,这全人类的,绝对不是光美国的,而且所有人都拿着这个事情去灭共去;还有一个就是我觉得比较即将发生的就川普总统再提高关税,再来一个50%或者是40,现在正在犹豫啊,50跟40,提,只要是嗓子一喊出来,我可以告诉你,香港大陆金融崩溃。

细丝:哇···这要多少

文贵先生:崩溃吧?

细丝:多少人遭灾遭难了?

文贵先生:呃,所以说你看昨天给咱捐款的基金的人,很多人都捐不进来,大多数人钱都捐不进来。因为他那个paypal,昨天显示的是stripe ,stripe的显示,paypa根本就是没有显示,百分之八九十的大额捐款全部给block掉了,他担心有问题,那么这些基金都明确表示,他说郭先生只要你,别说1000万一个亿美元我们马上就给你捐了,那就太容易了啊。为什么?细丝哥,这就是战友们要明白了,赚钱和骗钱,是根本···,骗钱只能骗一回骗两回,早晚得进去,赚钱是要靠信用要靠能力,对吧,这些基金跟咱们的这个两年爆料,人家赚大钱,人家相信咱,是吧,接下来川普总统那我们敢肯定的说这关税啊它一定会再涨,而且两年前我们说过中美贸易会荒谬的结束,这对一个做生意的人来讲细丝哥这多大的价值啊,对吧,我现在就告诉大家,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肯定会涨,啊,是50%40%肯定会涨,那话音一落,股票暴跌都垃圾了啊,这信不信由你,咱不负责任,是不是?但是这个人权法案签完,共产党基本倒数····我们可以倒数他的日子了,对吧。所以今天这大日子,细丝哥,抓住这几个核心机会,还有我一个小建议,给咱们细丝哥这块儿,(细丝:好,你说)咱们这个细丝哥这个热线电话啊,现在一定要大家记住,大家愿意看花时间看的时候,需要你战友们有几点要求,比如你约束时间5分钟三分钟的,特别好,但是给大家就是内容,就是你不能情绪化表达,导致你当成热心大哥了,这个不行,因为你说的是,现在大家来看,比如说我的家人有有就喜欢看你节目了,说,有时候吧,就是听着闹的慌,你说闹得慌,着急,(细丝:是的)是看是不看呢?老纠缠。

细丝:我这个,开放式的电话,我真····

文贵先生:看路德那块儿,路德凶的很,路德你看那个我咱赢,叭叭叭叭的来了几个,是吧,你看路德现在火起来了,是不是,路德现在这每个月的收入是你的10倍广告费,是你的10倍,细丝哥,10倍

细丝:我我都没广告费,我这广告都被人给我关了,我每次直播还没结束呢,youtube就说你这个不适合投放广告

文贵先生:这混蛋他们,那很快你放心咱们这郭媒体GTV上市上线其他的战友就肯定会解决的问题

细丝:哦,太棒了,太棒了

文贵先生:那么那么你一定会的,你记住我这是我向你的承诺,所以我觉得细丝哥很多人上你的节目,能否把他们的重点就是关注关注,就是凝聚一下,让更多的人稳定的看你这个节目,主题清楚一点,这是我小小建议啊,抱歉啊。

细丝:没关系,谢谢,谢谢您的宝贵建议。

文贵先生:谢谢细丝哥,你放心啊,你是我们的旗帜,永远都支持你啊。

细丝:谢谢,我们永远支持爆料革命,这是真事儿。谢谢,谢谢。

文贵先生:谢谢咱们的战友们,谢谢细丝哥啊。

细丝:好,谢谢,再见。

文贵先生:好,再见,细丝哥小哥。

到2:10:16与文贵先生结束通话。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