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2019年8月3日视频(2)

来自NFSC Dictionaries

郭文贵2019年8月3日视频(2)


本文文字从 https://gwins.org/cn/milesguo/374.html 获取,整理战友

原始视频

内容梗概

相关条目

正文

班农先生

亚利桑那州南部的美墨边境,我们准备在这里再建造一道墙,新墨西哥州加州到里约大峡谷,川普总统,我们的军队工程师们,在南部边境建造了坚固的墙,之前大家觉得很困难,但我们不惧,我们迎难而上,请访问我们的网站https://webuildthewall.us

今天我接受CNBC的采访,年轻的英雄,爱国者,可能跟你们年纪相仿,年轻人在中国利伯维尔场经济而奋战,遭受催泪弹橡胶子弹恶警殴打。这个周末,香港人看起来不会在强权面前低头,中共有可能会对香港戒严,请大家关注。这将影响世界,这正说明了中共的孱弱不堪,他们想武力镇压自己的民众,香港的年轻人决不会让第二个天安门屠杀发生,几万的中国公民在天安门广场中共屠杀,当时全世界只是静静地看着。

我们每天都会关注香港,我们这周在全美,下周在全球为此做出行动,斯蒂夫班农在边境播报感谢收看。

郭文贵先生:

尊敬的战友们好,8月3号文贵是下午时间,纽约下午时间乱聊。我从今天早上7:00一直到现在,今天主要是看文件,看的我这老眼昏花。亲爱的战友们,今天的休闲装,乱聊。

亲爱的战友们,8月3号今天下午时间,这个是6:00左右,文贵在这乱聊。今天虽然看了一整天的这个文件,很兴奋,现在网络上事情很热闹。刚才大家看到了班农先生的在美墨边境墙上,我头天我上周我说了嘛,班农先生出远门了,我说班农先生去那边了,去了一大帮朋友,关于这个美墨边境墙的事情跑那去了,他真是闲不住。然后你看他录了一大堆的视频,接受了一大堆的采访,CNBC的采访。在香港,在美国国内这个采访播出以后,竟然是提到香港给咔嚓给屏蔽掉,不允许播。

然后呢班农先生呢,看到我说出来香港要被共产党戒严,他很震惊 。大家从这个视频可以能看到,他认为共产党这么做的可能性还是非常大的,他认为这证明了共产党的无能,懦弱。

但是战友们就这几天,从我一天前公布出去,共产党可能对香港实施戒严,成立所谓的香港戒严指挥部,应香港政府的要求,对香港实施戒严,根据《解放军驻港法》和《中国国家安全法》,应香港政府要求。大家看到文贵爆出这个事情以后,承担责任,愿意承担后果的。

这个报出来以后,就被外国记者在每天例行的中国外交部,咱们现在叫「谣言部」记者会上问起了我老乡,我老乡莹姐,如何看待这个现在的有谣传解放军要到香港去搞戒严。结果呢我们的华春莹姐姐非常生气,相当不悦悦,明确地说那是谣言,别有用心。好。那就等于说这不可能。

我突然间我看她这个发言以后,我一下子就回到了89年5月7号5月20号之间,中国所有的媒体,特别是上海导报人民日报,大家记得当时的报道,参考消息总是在背面,第6版、第7版,我记得当时每天重大信息,从游行,抗议,学生游行、学生抗议,到发展成暴力,到绝对不会对学生下手,没有下手的计划。到最后解放军进京城上天安门,说来拯救这些绝食的学生,最后全给碾死了。

所以说战友们,当我说出这个解放军又要到香港去干同样事的时候,看到华春莹这么一澄清,我心一下就沈下来了。为什么沈下来了?我看到很多战友们战略性的来

看待文贵关于可能即将发生的在香港戒严,说不管如何,文贵都是赢。如果他们真的去了,那说明文贵太伟大了,情报专家文贵的信用太高了;如果不去,因为他怕证明郭文贵说话是准确,提前曝了光他不去了。这两种预测,我看到很多,无论是战友还是敌友,还是敌人都有这么说的。

更一些那些很低级的亲民贼、战友们,那些亲民贼,啥评价?你们根本不要浪费时间,什么郭宝胜夏业良韦石,那都是畜生垃圾,它是畜生,根本不用答理,他既没这个能力,他也没有这个智慧,他也没有任何的理由去关注这事,都是胡扯的,只要你关注它,你就是输家,咱不拿他们做评论。

然后是世界上严肃的大媒体,相继讨论这个事情,我今天我看了几个,像CNBC这个采访、香港的,还有什么媒体采访、电视采访,说在香港可能会发生,也可能不发生,你反正媒体吧所谓的传统媒体,就是不要脸媒体,不负责任媒体,反正是也可能也不可能也有原因,反正一点没错。

然后就看到了我们战友们的刚才我说这两个极端,反正文贵是赢家,是战略家。

那么我看完以后,我告诉战友们,我和大家绝对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如果他真的去戒严了,来证明文贵什么伟大正确,文贵算个屁呀,如果用香港戒严来证明郭文贵的伟大,那郭文贵是狗屁,那不是混蛋吗?文贵说把它给吓唬住了,他本来是戒严的,因为郭文贵曝光不戒严,那就太天真了,共产党会因为你提前说,他不去干这事?!那中国的过去的70年发生的一次次灾难,哪一回没被提前预告,他们照干了吗?

咱这啥呀战友们,这不是事实,文贵也没这智商,也没这需要,何况这是香港人的命运。如果说郭文贵要证明郭文贵是正确的,他要去搞戒严或不正确的这样搞戒严,我宁愿我是错了,哪怕你要我命都行,只要你不去戒严,这不是那么回事。

在我所谓的这个预测,我不认为那是预测,大家说,我现在我坚信他一定会戒严!至于他要什么实行局部管制,或者说香港警察驻港部队实行联合巡逻制,或者对部分地区实行交通特殊管制或一定时间管制,或者说应香港政府要求香港广东的什么什么机构玩点什么猫腻,那不管说啥就是要管制。只要是管制,只要是和8月1号以前不一样,他都是戒严的一部分,戒严是这个中文的一个词,宵禁、戒严,全部宵禁部分宵禁,区域宵禁,这都是代名词吗?共产党造词和撒谎转移视线的能力,天下无二。我坚信它一定会,而且我深信下一分钟,可能下一天就会发生。而且我深信8月4号、6号之间,他们会这么做。8月4号到6号不做,最近也一定会做!不存在什么我战略性的考虑,不存在所谓的,因为文贵爆料它不执行,那零的机会都没有,太不了解共产党了。

包括那外交部说的话。外交部外交部的发言人,发言人就他那个嘴,说句实在话,就跟我们老家骂人那句话,特别难听啊,我在这就别说了,少儿不宜。“多功能插座” ,什么都行,说啥都行。咱们外交部的发言人,都是嘴上有炎症才能去发言,没炎症他不能到那发言。因为多功能插座嘛,怎么都行吧,说啥都行。

外交部的前发言人我见了多了去了。私下里聊天,只要是在酒桌上喝酒,你一说他过去哪个发言,他自己都笑得都不行,他自己笑得不行。他们也都跟我说:我们有时候讲着讲着自己都想笑;有的时候入戏太深,几天过不来,真当真了,后来就发现这胡扯。

我也见过利比亚的发言人,也见过伊拉克的发言人,我很感兴趣见他们。他们一些都躲在伦敦,非常落魄。他们最恐惧的就是,你把当时他讲的哪句话讲给他听,他都捂上耳朵了,他受不了。那就跟领一个杀人犯要重回杀人现场,一样那么恐怖。

大家不要去在意,那根本跟这事毛的关系都没有。他说啥是“多功能插座” ,他不知谁插了一下子,那发炎了呢。就这么简单嘛,你还干嘛去跟他消毒去?

郭宝胜说啥话你们还在乎,多累的慌啊。这孙子在家里边一天天地,你看这个样子,你看那个德性。还有什么熊宪民熊宪民说过一句话是真的吗?我都怀疑他爹他妈都是不是真的。是哪来的,还是非洲来的,非洲草原来的?我现在真怀疑熊先生不是一般的,不是一般的驴性弄出来的。

这些人都在意,那就是咱们现在谈共产党香港戒严,然后你谈国宝的时候,熊宪民中国外交部,多功能插座,发言的嘴,你这不开玩笑呢吗?

还有,竟然就是,现在替文贵找好台阶了。说对了,你要上台阶,说不对,你也要下台阶。那干嘛啊?那不是我们爆料革命的本质。爆料革命就是,为每句话、每个事、每个信息负责,我错了就是错了,我向大家道歉。我对的,不需要你们的鼓励,如果我说了触犯了法律,那请来惩罚我,承担一切后果。

我坚信,一定会戒严!我再重复一遍。他戒严了,是共产党灭亡的日子;他不戒严,他也是共产党死亡的第一道大门,时间长短而已。

这几天,全世界的朋友都把我找疯了,Miles能不能给点料啊?怎么回事呢?哪怕一个字,一个文字都可以。唉呦,我这一下子,就突然间,怎么世界的传统媒体,都那么严肃的媒体,如此地不堪呢?干嘛相信我这个郭三秒强奸郭、郭三邪啊?你相信我这说胡说八道干嘛,那么大的事,是不是啊?你们都有渠道嘛,都要管道。

所以说战友们,在世界媒体都在关注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起到了一个最好的作用,这个是毋容置疑的。全世界的媒体焦点全都看着香港。当他去执行戒严的时候,一定会有顾忌。更多的世界媒体在那儿,就会拯救更多的人,减少流血甚至不流血,减少死亡或者不死亡。这个作用是肯定起到了,我当初确实有这考虑。

我本来是中午约了人,神人。这个神人在没跟我见之前,我刚刚到那边,说马上换地方,换地方。呱呱呱这一通话,诶哟我傻眼了,我说这就赶快咱再推迟,直接我就冲到这儿来,“John庄,直播!” 。结果那天直播最关键时候,John庄把我弄得跟个小傻子一样,真难看,那个爱马仕的墙真高级,拍出来真难看。而且是衣冠不整,只穿了一身白西装,慌乱之中非常之尴尬,所以说我们现在发现,凡是重大事件的直播,视频没好过,音频也很少好,思想也紧张,工作人员也紧张,你看咱这乱聊反而都聊轻松了。

但是,经过那天我说完,我当时说的第一个我就想到,我不管承受多大风险,我有一样是能做到的,我提前预告能减少死亡,减少流血或停止流血,停止死亡,但绝不会影响他们这个行动。不会的,不会因为你说了他就不干了,或因为你说了,他就干,这不可能。

不管未来你们怎么说,这是我今天先定义。那么现在我再告诉大家的是,他一定会干。只一个叫什么名称。那千千万万哪,你说他们现在到大街散步来了,他说我要搞个演习,我搞一个什么解放军香港警察的什么巡逻演习,或者对香港实施一个什么什么样的规定?什么样的一个例行,你叫那什么“遣返法例” ,“遣返法” ,“例” 。国歌“法” ,然后在香港要实行什么香港大陆“统一” 信用制度。他们玩的猫腻多了去了。

你想想孙立军孟建柱王岐山,还有吴征这样的人,他本质上就不是什么有教养的人。就是这些年玩投机,玩欺骗,无底线,无天花板,才能让他走向了今天。所有14亿人民的善良,或者说叫自私,或者叫被洗脑,让这些魔鬼最低级的人走上了台。你从任何一个海外正常人脑子想他们,你都是错的。咱们战友们,还有很多传统媒体都是正常人、善良人,有智慧的人,你看他你一定是错的。本质是在这儿呢,战友们。

他们那个理由现在不要说。只要限制香港社会的任何自由,或者说跟上街抗议的善良的港民们,只要是发生任何限制性,或者武力性,它都属于戒严令。咱可以说成戒严,也可以说叫做武力镇压。原来我说“灭爆小组” 的时候,多少人说:怎么可能,6万人,怎么可能。最后可能不可能,大家都知道了。很多战友出来,从里边喝完茶出来以后,估计还是后悔了。没想到我用我们的特殊方式告诉他们,我说一定要记住,你们要怎么怎么做,才能保护自己。有的人听,有的人没听。

就是我们现在想共产党,如果你把它想成一个国家机器,那你就是傻了,你大错特错;你把它想成一个流氓,那你也错了;你把它想成黑社会也错了。它是一个国家机器和流氓、黑社会,它是个杂交。严格讲就是,人性的骡子。他完全是不正常的,完全是不正常的。

所以我为什么说共产党他们这29年也好30年也好,我见了这么多的共产党人,我见了几拨人起起伏伏,看着共产党的多少年的故事,我可以告诉大家,现在相信共产党能灭亡的人是真正的正常的人。

我相信在年龄上是有差距的,我最近我是认真的想了这个问题,我在海外我在国内还有咱们战友当中,我见到了非常有意思的,就是50岁以上相信共产党真的明年能灭的,比例越往上越少,为什么?被共产党给整了几十年了,完全没有信心没有希望了,年龄越小的人,就是现在15岁到25岁之间,相信的关注的也少,从25岁到45岁之间逐渐增加,往上走的这个曲线,到45岁相信的越来越少,但是从25岁到30岁到35岁之间是最多的。

第一个,了解信息的渠道和对现代科技和互联网的了解和熟悉程度,决定了你对共产党的命运和爆料革命的认知程度;

对整个世界和潮流和文化和你的生活圈和社交能力,决定了你对待共产党的任何事情的看法的标准和高低。

这就是为什么你可以从咱们社交媒体上、郭媒体TwitterYouTubeFacebook你可以看出这个年龄段的差距。文化程度和生活圈子、社交程度、教育程度、家庭经济条件和所在地点形成了一个综合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你看一看啊,砸锅的人都是什么人啊,砸锅的人都是什么人,绝大多数都是黄河边这种阳痿男,还有郭宝胜这种精神病态,骗子牧师,烂人,还有叶宁孟维参韦石) 还有熊宪民,你看他们差不多,还有夏业良夏业良生活中你见到他以后,他那个长相他那个气质和他那个衣服穿的那个样儿,就是你都觉得夏业良这个家伙他就是个病人,他就是个神经病,就是个垃圾,你觉得离他近了你都倒霉知道吗,浑身土气。还有那个叫什么张维的,还有那天在旁边的人,就是你能看到那个旮旯里面那个角里面,就是人家开庭你在那边睡着,然后流口水,然后一醒过来就骂几句。反正就觉得按美国法律你不准打我,真打架一拳头他就打没了,你说就这样的人,你看那个年龄段你发现都一样。

再一个,大家从网上看到了没有,凡是认真的全面的投入到爆料革命的是什么人,你去看看色拉妹妹Sara路德先生,我们邱岳首先生,安红女士,卡丽熙女士,这都属于老年人了,老一代了老人了,什么样的年龄段的John庄、细思哥、政事小哥、还有被政事小哥拐走的豆豆,还有刚刚最近跟痘痘长的一样漂亮的叫菲菲,

还有我们的哈恩,我们的韩国的朴先生朴槿惠他弟弟,是不是她弟弟朴先生,开玩笑的哈哈,是吧你去看看去,我们的牡羊子,在加州的。

头两天跟我来开会的,在纽约,他们太惊讶了。他们点的是中餐,在他们纽约的家里边点中餐,咱们的送餐的小哥肯定是咱战友啊,我相信这战友是能看到的。把饭递给他以后,就回过头就看那个手机就看我爆料,而且声音都开着也没拿耳机。然后我这个朋友就特别有兴趣就看着那个小哥走。结果他就开始了,就点中餐,他不看手机的时候问人家,你知不知道郭文贵呀,没有一个不知道的,没有一个不看的,但是他发现了一个,这些年龄段的送餐的,很多是年轻人肯定都不是中老年人,不像我这老人家了吧,这些年轻人的关注程度,熟悉程度超出他们想象。

那么另外一个在媒体上非常有意思。我们最近因为\%26bull;\%26bull;\%26bull;\%26bull;\%26bull;\%26bull;郭媒体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我有点后悔了。

因为当初啊,我是一个账号也没有,我也没有钱,我也没有信用卡,我真的是我连一分钱都没有,我也没有公司,我没办法拥有郭媒体啊,你这在美国你还得尊重美国法律,还有各方面的问题。所以说人家是投资者,这投资者太聪明了,我也没想到郭媒体现在这么厉害呀!

结果人家做了一堆叫啥,人家签了个结构性的,郭文贵成为媒体的算是一个用时间换饭吃的这么一个主,还叫郭媒体,人家有一系列的计划。结果人家的市场调查给分出来了,就我刚才说的这些。说现在VPN占了多少。

大家我给你们说一个数啊,大陆郭媒体使用58%,这是把VPN,就是一个VPN你连100个1000个10000个按一个算,美国占了将近24%有时候达到28%,然后是台湾日本加拿大,它是这个概念,市场分析完以后对年龄分段,女性占了60%多将近70%,平均年龄在多少,28岁。这个平均年龄28岁关注的事件是什么呢,大家想想那个突尼斯,他的女婿,总统穆罕默德的女婿就这个马德里,那个小贩叫瓦比比,当时突尼斯事件的平均年龄是28岁,你再看中东颜色革命,所有的使用社交媒体的走上大街上的平均25到28岁之间,这就是现代化的茉莉花革命

然后现在我们大家看一看啊,以色列专门有一个软件,这个软件是专门帮助你选举的,这个软件是当时要800万,现在估计80万就可以买了,这个软件在2012年,就已经存在了。比如说当时香港雨伞运动雨伞运动,它这个软件只要输上去,就能找到第一个信息在哪来的,在台湾。然后从第一个放到了第二个,第二个放到200个,辐射,菲律宾新加坡深圳香港的什么具体的什么区,平均是什么年龄、什么教育程度、性别,一下就出来了。

现在就是说大陆的在大陆香港的,共产党了解你香港的上街运动,我可以告诉大家,差距不会超过1%,那个时候差距不超过5%。现在我谦虚地说不会超1%,就跟那个以色列那个监听软件Zero Quick,就是不用像过去还给你发个Email发个信息,你要点击一下才可以监听你手机,现在不用,它完全想听谁听谁,那是一个公司。NYS公司,华尔街有报道。这个软件这个调查对香港当年雨伞运动,他们说是不超过5%的误差。

这个软件现在使用最多的都是各国政府和情报部门,来使用监听,使用媒体和运动所有的包含信息。

这个软件在共产党内部的各省、市、县已经全部都有了。

这个又跟什么连在一起了?又跟它现在搞的“威视” 、“天眼系统” ,还有搞的“面部识别系统” 。“面部识别系统” 这在很早就有,是郑州出来的嘛!大家知道从郑州开发区这个公司出来的,后来被公安部安全部弄走了。

我要告诉大家的事情,现在的任何运动和集体行为,你想有欺骗性是不可能的,你想不被政府和你的对立面知道是不可能的。

所以,说到这的时候我告诉大家:爆料革命的年龄段和真实的数据,还有投资公司人家投到《郭媒体》,人家背后的这个投资者,人家做完分析以后,爆料革命到现在为止,我们爆料革命传出的信息的准确度,大概在70%左右;就是咱们爆料革命最让人家感到惊讶的事情,这个准确度已经是太高啦!50%都已经……就是说我们正常100分的300%,60~70%已经是不可思议了。所以我说,对我们爆料革命经过甄别、进行数据(分析),跟我们过去说的话相比,达到了70%左右。这是现在《郭媒体》最最大的力量。

另外一个,就是国内VPNVPN现在最厉害的在哪里?是印度——印度VPN。你想那50几……将近60%是国内来看的,咱们的安卓版还有APP,你猛一看上去是多少呢?是80万,80万!现在它显示的是……谁都可以查的,说86万,还有说显示是120万,120万。这就很夸张,就这就很夸张了。但是,你看网络版是多少?你看安卓是多少?刚才我说的是苹果版,吓死人啦!

所以说,战友们一定要记住,在今天的社交媒体里边,有一件事情,大家一定要记住!社交媒体是上的快下的快。社交媒体它永远没有一个人可以控制,谁要想控制、统合社交媒体,那你就是完全不懂社交媒体。谁要在社交媒体上说我要当常青树,那你根本不懂社交媒体社交媒体只有一招——唯真不破

我最近非常高兴地看到路德先生的节目当中“唯真不破” ,细思小哥也在说。我看Inty最近做出的节目也在说,关键是真和假的问题。“真和假” ,最近我看?Inty做的很多、说的很多,连我们的John庄同志做节目也说真假的问题了,社交媒体

有一个——“真和假“。还有一个,你到底是有真本事还是假本事?《郭媒体》给了所有人一个答案,你讲假的不可能有这数字。

一个CNN这么大的电视台,大家想想,你看它做一个节目多少人看?你看它整个下垂线,从它打击川普总统以来,它这个下垂线跟那个FOX整个是一个反比,它直线下垂,FOX直线上涨。

社交媒体,可以这么说,未来很快会把传统媒体给消灭掉。你看现在《华尔街日报》有多少人看?《纽约时报》有多少人看啊?你说你还要看什么,有什么看的?大家都看娱乐节目,世界上都抱着个手机看什么?未来五年人口的结构变化,是人类有史以来这个“代别” 最细腻的时代到来。但是,基本上是70、80、90、00后。社交媒体将会是翻天覆地的变化,AI5G

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现在想撒谎,共产党到了灭亡的时刻,这是老天赐予的机会。它只有一个核武器——防火墙!只要没有了防火墙,它屁都不是!比那个纸老虎还不可怕、还脆弱。就像班农先生说的,共产党是懦弱,它为啥对付香港老百姓?它知道——它完啦!

所以说,我们反过来,今天看香港的这个戒严的问题上,为什么世界的这些媒体他能那么关注?传统媒体要找我要这消息,他们为什么……可以说是他们基本上接受,他们相信,他只是不敢。因为他们没有真正的判断能力,他们不了解中共,他们就想花钱弄点儿小道信息,还要搞新闻平衡,他不敢、他也输不起!他也不敢说。你看那媒体的电视拜访——噢!有这可能,有这可能,但是很冒险;有这可能,但是很冒险。这不废话么?

我今天在社交媒体明确告诉,一定会!一定会戒严!一定会有武力行动!任何武力行动就等同于戒严。只要有中国共产党公开参与、公开宣布,那就算数!一定会!我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在八月四号到六号之间。

但是,它发生了,不是我们需要的,它不发生,也不是我们需要的。我们需要的是什么?别死人、别流血,或少死人、少流血!就这么简单。而且在这事儿上,不管我们说的对与错,跟我没半点儿关系。不会因为郭文贵说的对与错,这件事情的本质有改变。

我是对了,共产党就死了吗?它也不死,它还得活到明年六月四号,或者最多早几天。我说错了,共产党就能活一百年吗?绝不可能!绝不可能。

所以说,再争论这个问题不重要,我个人——郭文贵的信用,还有郭文贵的本事,亲爱的战友们,你们别拿这当回事儿。几十年以后,我们都烧成灰了,谁记得我们

吶?谁记得我们吶?让人家记得我们有多累呀!世界上最愚蠢的就是人死了以后,还在那立个碑,还把名儿写上,多愚蠢吶?再有死了不埋的,还有死了在那叫人家天天拍成电影、电视剧的,都是有病呀?是吧?我们不求这些东西,不在乎这些东西!

再一个,你们看到现在有一帮神经病,把反共当成生意做,当成吃饭的工具了,那你不会死的很惨吗?不管你是亲共的,还是你反共的,这两条路都得完蛋!只有一样,一种人是有光明的前景,得到上天、万佛万神眷顾的,不在乎生死与金钱利益的,那就是灭共者!我们真心灭共的人。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不要在这些事儿上讨论。再一个,我在此表达我的态度,咱们这个事儿就讲到这。

第二个视频是什么呀?John庄同志。

(播放香港公务员抗议政府的视频)

刚才放的这个视频,就是香港行政人员上街这个事情,大家可能都看了。有人说十二万人,有人说八万人,香港警察说两万多人。但是,我相信一定是超过十万人的。这个事情意义很大。

香港历史以来,行政人员上街抗议政府,历史上首次!

什么样的人上的街?大家看看——行政人员。不是一般的行政人员。都是香港政府的,就是咱们大陆所说公检法司,律师界,政府行政部门,各样的人士都参加了。包括交通、管制、移民,各种事务的人士都参与了。这个界别之广、层次之全,也是首例。

它意味着什么?香港政府基本上处于瘫痪状态,众叛亲离,香港政府已经基本上宣布失败!这些人的上街,你想想十万人,这十万人员,一个行政官员的背后几个家庭?四个家庭。四十万个家庭,甚至是更多。这四十万个家庭,战友们有没有想过,他们家里边有多少个孩子?香港一家俩孩子,平均香港是2.5个孩子,多少孩子?上次上街的200万个人,200万人里边就算一个人牵着三个人,是多少人?600万人,战友们,这是什么素质?在任何国家自动他就可以成为政府了,他就可以选总统,可以成为政党啦。

但是你们可以看到,香港警察在那天我刚刚说完,他们就开始抓陈昊天,查出火药、弓箭。我在香港做那么多年我太清楚了。在香港你要想弄个什么武器进去,那是太难了,那不可能的事儿。为什么香港安全呢,黑社会就是玩的砍刀呢?

香港警察要是想陷害谁,太容易了。全人类只有一个地方的警察,就是对任何人的银行账号给你查封了,我就说我要查你的钱,我说你涉嫌洗黑钱,可以查你一百年。你所有的银行,所有的任何支付,任何资产全给你停掉,有的人能被饿死,这就是香港警察的权力。香港警察的权力是天下最大的警察权力之一。共产党是没有法治。你想干啥就干啥,如果他真按法来,他还真有管制。香港警察的恶法太可怕了。

香港警察的这个行动和香港行政官员上街是紧密相连的。行政官员知道,共产党要动手,香港政府在玩黑的。香港行政官员看到了,黑社会已经出手了。然后香港警察已经扮演黑社会了。共产党换来了恶警察,穿着香港警服的,还有速龙小队的这些所有人,都是共产党安排的,他们坐不住了。因为他们有家人,他们有亲人,他害怕。

在这个时候大家要看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现象,香港经济香港经济金融市场发生什么事儿了?大陆可以说倾尽全力维持香港恒生指数。而且决不允许在香港占了60%的几十万亿港币大陆私人投资或国有投资大额出售股票。救市救经济,说和香港平暴一样重要。这是中共最上层的批示。救市场经济,救市场经济和平暴一样重要,大家记住这句话。未来可能会有文件出来。

而且很多官员,都明确告诉他们,这是你们拿脑袋要来保证的。香港不惜一切代价要稳住恒生指数在27500点,最底线不能低于27000。香港港币美元绝对不能跨过7.85。香港不能有金融机构垮台,不能有重大金融事件。凡是大额转款,大额的外汇进出都要马上报,这是核心。

所以战友们,作为香港政府内部的工作人员他都知道,你共产党现在在干啥。香港经济是假的,是你在那块操纵的。香港的股市是假的,你操纵的。香港现在的金融市场的所有的交易很多都是你自己操纵的。香港港币美元是你控制的,是你操纵的。他们能不害怕吗?然后就知道你一部分兵已经来了,已经来了。大家千万别天真的说,解放军没来香港,没穿上香港警服,那就太可怜了,无知到极点了。最起码一定数量的,也可能一万也可能两万,早就来香港了。而且大量的武器已经是都聚集在那里了,大部分的兵力都在深圳珠海。都在那里等着呢。有的是警察,有的是解放军,有的是防爆部队,有的是武警。海军前所未有,从香港周围聚集了大量的海军。他们要从水路交通、空中全面控制。

所以说表面上要经济维稳,市场货币操控。这面给你穿上香港警服,还有黑社会来进行,叫做斩首,打重点。共产党的领导最近讲话叫打重点,打什么重点?就是谁冒头谁领导抗议就弄谁。黑社会上,警察抓。

打重点打完了,必须控制媒体。很多媒体都被吓坏了。你见过香港有几个敢说真话的,敢替老百姓说话的?你见过有几个真心敢采访抗议人士的?你去看现在凤凰卫视99%全都是反对香港抗议的,而且镜头后面永远没装满100个人过,你去数一数去。如果战友们谁找到凤凰信息,找到背后的镜头超过100个人,你把这发给我,我现在替他宣传宣传。就天天玩这假的,这叫媒体影响,大外宣控制。

然后刚才不用说了,那个软件告诉共产党香港警察任何一个人你发的信息,任何一个人你的集结,都在他们掌握之中。这是为什么我说倪匡先生说的好,香港群龙无首为大吉,群龙无首为大吉,真是啊!但凡冒出来的就把你干掉了。

但是在它戒严的同时,一定现在时时刻刻都在抓,一会还要抓。据我所知马上一会还有人被抓,可能现在正在抓捕当中。这一些抓捕就是定点的把头拿掉,有影响力的拿掉。

然后,说到这儿咱们再讲一下,香港最近大家注意到没有?有一个都忽视的现像——外国人。有多少外国人离开了香港?又有多少人现在还待在香港香港的外国人跟香港金融市场,和它作为交通枢纽,和国际地位是同等重要的。你们现在注意到香港外国人是多了还是少了?外国势力,美国CIA黑手到底去了多少人?

我可以告诉大家一个变化,外国人在过去一周走掉了将近40%,离开香港40%。悄无声息呀,没人报这数字。不是香港的抗议把他们吓走了,不是他们怕卷入到抗议不敢去了,极少数。这些人是怎么离开的?大家记住,为什么我说坚定他戒严一定会发生?共产党提前有组织的,有计划的将一大部分有影响力,特别是美国欧洲人士,找各种办法各种理由让他们待不了香港。大家接下来会看到一些媒体的报道,外国人在香港发生了什么。堵媒体的嘴,让外国人离开,这是要开始动手的关键因素。8964一样,叫外国人离开,堵住媒体的嘴,然后挡上,是拿席子也好还是拿防弹玻璃也好,还是拿被子裹住也好,反正得让你看不见,这是让你看不见就是要干事啦!动手啦!再一个,中央一确定,经济上这几个目标,然后叫这几个官员们,经济官员、金融官员拿脑袋见,这就是说明共产党是真要动手了!

真的是可怜到西方,整个全世界,你看不到一个媒体能有一个有价值的报道,从这点上你可以看到我们过去那么多年,我们对媒体的信任,和对西方媒体的信任,和西方所谓传统媒体的信任,那是我们的灾难。

我们现在往回看那么多年,什么样的真相是来自我们信任的媒体?是什么样的西方媒体的力量让我们走向幸福?或让我们减少了危机,让我们更安全?大家举例,闭上眼睛想一想!

香港事件让我们认清了世界,香港事件然我们看清了世界,香港事件让我们更加了解我们过去的我们每个人的人生所面临的事件是真还是假?到底哪里有正义哪里没正义?千万别说美国都是好人中国都是坏人,那完全是错误的,美国也是有坏人,中国有坏人,而且我认为好人和坏人的比例一点儿都不会有多大差距。

你从媒体上看,你能看得出来,这个媒体……完全自由的媒体被金钱、利益、傲慢、或者政党所操纵的结果跟共产党那个独裁所操纵的有时是一样的,甚至是更可怕!大家你们都看到,一系列的重大事实、一系列的事情发生,真有媒体敢讲真话吗?真有媒体敢勇敢的忘掉利益,像媒体说的我们是「中立」,你看过一个真正中立的媒体吗?大家现在拍着良心说。

我们全世界华人媒体,站了谷歌里面的数据里面是0000……0几,连百分比都算不上 0000……0几,为什么?简体字被共产党给屏蔽了,所以繁体字是少数,然后又很多信息被共产党删除了,就是华人媒体可怜到这个程度。

然后你去上所有华人媒体,分三个层次:繁体的信息,有些你还能看看,还敢提点反对意见,这是第一(最高层次的)。繁体字、简体字,海外的有些可能还敢提提,沾点边,有些连边都不沾,极少数!

第三种问题,几乎是99.99999%的自媒体,全部是被共产党影响或控制。

你看看我们华人,你所谓翻墙到海外,你翻墙出来你看到是什么?被加工的、被包装好的毒品和屎。而且绝大多数的海外媒体都是被中共内部各种利益和政治集团控制完后再影响国内的。这个世界没有比最长远的毒最可怕-------那就是虚假信息!多可怕!

你看香港的抗议运动,大家再想想,西方的媒体谁敢深入地讲过话?真正的敢去采访抗议的群众的,你见过有几段?有几个敢切核心的?是共产党的体制,是共产党打破了规则,没有兑现;是共产党的威胁了香港750万人;是共产党在操纵现在的抗议,黑社会就是香港警察搞的。他们是没这个能力?还是说他不愿意?都愿意拿着香港的事件来炒作,自己成为新闻点,然后扮演一个正义的方式。但是有几个人为香港人的利益安全所考虑?悲剧啊!悲剧!

这是为什么说社交媒体去中心化、去长寿化!每个人像传统媒体一弄个电视台,活一辈子!活三辈子!你大爷的!社交媒体可能你行,你就活三分钟,如果你不行可能你三分钟你都活不了!必须是去长寿化、必须是去垄断、去中心化!你有本事有价值在这活着,你没本事,下一秒钟就把你给忘掉!被忘掉那是正常的,不被忘掉是不正常的!只有真实的信息才是你的核心价值,只有你对观看者、阅读者,对他有真正的价值和影响力,才是你的价值!没有任何品牌在社交媒体,谁要想创个品牌,我在社交媒体,你往下走走试试!

我再可以告诉大家,未来在很快的时间,全世界的社交媒体、互联网巨头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就像中国金融的,当年叫德隆,德隆系,你们还记得德隆系吗?当年的德隆牛到啥程度了?恨不得把全中国都拿下啦!全人类都是他家的啦,你还记得德隆兄弟吗?你还记得安邦吗?你还记得明天系吗?明天系里的望北楼,你们有几个知道的啊?历史事件每时每刻的发生,世界的最核心的力量就是社交媒体,就是互联网,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不惜一切代价要弄——防火墙

世界上现在媒体,当然说美国最牛的第一条:美国言论自由,不能立法限制这个第一条,不能什么修改,不能什么……,都不允许做,你什么事都不允许反对这个第一修正案,就是自由法。但是大家要记住,是不是就是说你像干啥就干啥啦?我告诉你,大家仔细学学美国宪法,所有后面告诉你一条,给你演讲的,给你自由说话的权力,但是你要为你的说话付责任。

这就是共产党耍流氓,只要中国老百姓去说话,那都是流氓,老百姓要是都说假话,那不就乱套了吗?你大爷的!他没有说第二条,允许你顺便说话,但你也要必须为你说话负责任。

我们很多中国人到外国来,就会说一句话:“我言论自由” ,战友们,言论自由是有范围的,不是无限的,如果你骂总统,你可以骂,但你要骂总统的家人,你对他人格进行侮辱,你试试!走在旁边,一个老人,一个孩子,或者是一个有色的人种,像我们这样的,你骂骂试试!你是言论自由了!言论自由不是你想干啥就干啥。

现在我们很多人纵恿媒体,因为没人敢告媒体,媒体一拿出那个万能键出来,叭就闪出那个光,像香港那警察一样的叭叭的,所以人都「哎哎,好好,言论自由言论自由」。你大爷,什么叫言论自由啊?

夏业良他输了案子,就是他认为他言论自由,他耍流氓,他在强奸言论自由,这个孙子。那个李洪宽,不就是说言论自由吗?那孙子不就是输了吗?那个董克文 Kevin Dong,他不是维护言论自由吗?破产了吗!威胁人家客人,你啥叫言论自由?你威胁客人叫言论自由啊?那熊宪民这孙子到处胡说八道、造了一辈子的谣,你走着看,熊宪民会去哪?记住我的一句话,记住郭文贵一句话:看熊宪民会去哪?

还有我们起诉的那个叫什么Waller, 这个女的两个人,跑到华尔街说我郭文贵双面间谍,前天被法庭叫去两方开会,人家告他那个东陵物业,纽约的法官当庭大叫,大怒,说你凭什么你把这个审的案子放到媒体上去啊?

是来自一个什么摩西根州的一个新律师,那个律师不付人家钱都辞职了又来了个新的。说你以这个纽约你想干啥呢?你想拿着媒体来影响我们判案子啊?大怒!然后是昨天我被对方律师问询,我跟他们见面,我中间说了不下十五次,我说坐在我对面这俩骗子,就在美国的两个骗子,就这么简单,怎么骗的?当时我说的非常清楚,怎么骗的?你告诉我你是CIA的,五角大楼的,FBI的,然后你还找到了孙瑶中信银行的数以百亿的什么洗钱证据,赶快来跟我签合同吧,快来签吧,说你签了合同付了钱就给你信息。很多我们共同爆料反对共产党的人,人家站出来一起,签了合同。

当时韩连潮先生是联络人,中间的沟通人,由韩连潮先生给他起了合同。我中间问了韩连潮先生,你敢不敢个人担保,他个人担保。连潮真是好人战友们。今天又有人跟我说,昨天又有人跟我说:啊,不要说连潮,连潮是好人。说实在话,你知道全世界没有见过我们中国人那么八卦的。我一再说是韩连潮先生四次个人担保,包括他们中间说孙瑶这个信息找到了,我说你看到了吗?他说我看到了。我说你敢担保吗?敢担保。包括他是国防部什么的,你敢担保吗?敢担保。连潮是上当被骗了,连潮是被害者,连潮没有害文贵,谁要现在攻击连潮的,你绝对不是我战友,我可以说我100%相信韩连潮

但这俩人太坏了,一见面,叭叭叭的,穿着貂皮大衣,云里雾里面吹了半天,我哪有时间听他那么多废话去。我就相信朋友嘛,你能相信有一个人敢这么编嘛?而且是公司有没有调查执照,当时我问他你有没有调查执照,他说有!你没有调查执照你可不能干这事,而且你必须是依法!结果是好,他跟本没有调查执照,他说他有一个欧洲的、美国的24小时的工作团队。结果他自己被法院问询的时候,「0」!没有员工,空壳!

更夸张的事情,昨天我才发现我傻眼了!他作为证据给我,我作为证人,我是证人啊,告是人家那个公司告的,我是证人。所谓的15个名字,几个人我压根儿没听说过的名字,你说这有多坏啊,我都不知道。而且把那复印件复印的根本看不清楚名字! 还好我这人脑子,最近这个脑子受到他们伤害,把我谣言的我脑子有点不清楚了,战友们,我一会儿再说。

每一张,说你让我看我就打开看,所以说一定要尊重法律,我看我傻眼了。第一个我说,这个绝对不可以,这个我看不见,你说你在法庭上你不小心,对方给你提供的证据根本是一点儿都看不清楚,你要一随便说「啊,我知道。」完了,上当了。他这个东西就是我没有听过的名字,竟然有一个香港的警察叫什么袁国强的,还有一个香港的叫卢伟聪。我们调查他干啥啊?他算老几啊?我调查他?那时候没香港抗议运动呢!我调查他干啥啊?他把他放上去。

你看他们有多阴险啊!他把这个人跟香港的运动放在一起,这个调查是2018年12月份,没有香港抗议运动呢,我塞他有多疯狂,还有完全没有看到过的名字,后面还有复印,然后他还提醒我,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吴什么的?我说我从来没有。你看我不小心我就上他当了。

但是我就在这之前,我告诉大家的事情,4天前我给我们团队开会,几个律师团队开会,我找了律师,我说你们现在,我要起诉SV,French Wallop,绝对的骗子,而且经常到华尔街给我造谣,而且CNN也跟他造谣,迈阿密XXX也跟他造谣,CNBC也造谣,还有那个华尔街的两个记者,完全不顾他跟我们律师沟通的所有的过程!完全不顾事实!包括他跟所有当事人,人家美国当前危机委员会中国的人家的那个主席,完全胡说八道的,叭就给你注销去了!完全是造假,完全配合中共,竟然给我加油添醋,说为什么郭文贵是间谍不被遣返,CNN那个女主持,叫Erin克波利特还是什么,竟然说是因为川普总统马阿拉歌郭文贵是会员,你看看这不是诬陷吗?这不是威胁吗?

迈阿密黑手那个女的也说,为什么不遣返?就因为那是马阿拉歌会员!所有共产党控制的海外情报系统,跟着他一同统一口径,为啥不遣返郭文贵,就是郭文贵川普总统马阿拉歌的会员。多王八蛋吶!我是2015年初2014年底加入了马阿拉歌,那时候川普总统还没选总统呢!跟我什么关系啊?跟人家总统什么关系啊?这是一次共产党操纵的全面的一个大外宣的陷害,这个不是光绯闻、诽谤的问题了。所以说对这俩人,必须重新起诉!

结果我这一讨论的时候我们这个律师啊,哎呦我的妈呀!第一件事,所有人说,班农先生一定不愿意,班农先生会嗷嗷的叫,不允许,班农先生坚决不让起诉媒体。第二个就是,所有我的合作者,过去的合作者,哎呦,铺天盖地,郭文贵同志,你不能去告这几个媒体啊,从来没有啊,你告不了啊,嗷嗷吶。

后来我找了一个代表我的律师,关上门,我说你跟我说说,这个事我应不应该做吿,他就分析了各种可能。我说我现在有个要求,也就是8月2号,我将在我的律师事务所,接受他们的耍流氓,他已经几次,这个SV公司在法官面前要告我,被人家法官给踢出去了。我是第三方,我是证人。不允许!他自己的律师辞职,不付钱,人家说他耍流氓。最后他又耍流氓把一个被踢出去的官司搞到华尔街去,说我是双面间谍

我说我要起诉他诽谤,还有威胁,还有他跟熊宪民竟然多次跟着王雁平,明确的要杀掉王雁平,要把王雁平给撞死,然后在联邦法庭上威胁要杀掉我郭文贵。我的律师当场告诉联邦法官:有人在庭上宣布要杀掉我的当事人郭文贵。所有夏业良李洪宽张维孟维参江涛都在场的。这是在联邦法官那里留了档案的,这不是我说的。

然后熊宪民最近老游荡于喜马拉雅,跟踪王雁平,跟踪我,王雁平吓得不敢回家。把我吓得也害怕,最近我精神有点失常。最近,加在一起,熊宪民要追杀;在联邦法庭她们要杀我;华尔街日报写的我双面间谍CNN女主持说川普总统不把我送回去是因为我是马阿拉歌会员吶!还有CNBC,也这么说我。

所以我最近睡不好觉,每天晚上吃两三片安眠药,而且我当天晚上就看了医生,而且检查了我神经状态,我体重骤然减少。现在吃啥啥不香。我天天担心熊宪民,还有李洪宽夏业良,还有孟维参把我杀喽!我特别担心CNN说这个话,还有华尔街,还有这位印度裔记者,我好像还见过他,在哈佛的一个聚会上,哈佛的同学会上见过他,还有那位被人告了造谣的那位女记者,登了所谓郭文贵双面间谍文章。还有迈阿密也有。

我茶思不进吶,吃啥啥不香啊,我就看精神病医生去了,然后精神病医生给我检查,然后我流鼻血,这两天还要去检查。而且我现在记忆大幅减退,真的是。我原来说政事小哥想着想着说成细丝小哥了。现在最近跟Sara有时候通话,通着Sara 叫成别的名字了。跟人家鲁先生说话,叫成别人的名字了。现在是言语错乱,精神萎靡,身体状况欠佳,活在极度的恐惧之中。

天天我现在害怕后面熊宪民找人把我杀了,他老在这喊,大街上喊要杀我们,在高院庭上喊要杀我们。你说这咋办呢?非常害怕这个,所以极度恐惧。

共产党没把我吓成精神病,华尔街CNN、Miami Herald还有French Wallop、Waller,还有熊宪民他们、李洪宽夏业良孟维参张维把我们快吓死了,我们活在极度恐惧之中。

所以昨天我看了那个叫我作证的时候我特别惊讶,就是他们问的问题和夏业良案子之前问我的问题几乎是一样的。关心政庇,关心你的家人什么情况,关于你的钱有多少,不关心你的死活,然后就使劲陷害你,根本不谈案子就是跟夏业良他们极端的吻合到一起。

所以,我们也必须向美国政府其他部门报案,这不是偶然的。这是共产党一个海外的大协调,我们也必须让人知道这些报道我的记者和媒体,你们跟这些人有没有联系?跟共产党有没有广告冲突?我的敌人是共产党,跟海航你有没有广告关系?熊宪民天天要在背后杀我,你跟保险公司有什么关系?跟海航案子有什么关系?跟陈峰什么关系?跟王岐山什么关系?而且竟然是叫我作证叫我来指认我完全不知道的人的资料,太疯狂了。

这哪是叫一个什么骗子、低级的骗子Waller、French Wallop这个女的和这个男的。这个傻人、天天造谣说我洗黑线40亿美元智利,我真的不知道智利在哪?我查了地图发现在南美洲,我以为智利河南省的某个县叫智利。昨天我在庭上你咋说我到智利洗钱40亿美元,你大爷的!你真敢胡扯。

所以说这种恐怖语言,威胁、造谣就是配合共产党陷害文贵文贵的同事、爆料革命战友。所以咱得采取行动吧!必须诉他们!所有我的律师说:这将是美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我说我一定要告他。华尔街日报还有这两位记者,Miami Herald 和cnn还有CNBC ,你们为什么能一起行动?过去郭文贵案子你不报,现在案子你报,你为什么报的还都是一样?还要把我强加的来陷害川普总统。这对川普总统是很不公平的。

CNN威胁我可不是一回了,2017年我刚要爆料的时候CNN就联系我威胁我说:你必须告诉我,川普总统这个会员,川普总统跟你好哥们,你俩一起吃过饭,否则的话不好意思了,我就要爆你的丑闻。我说我把他祖宗八辈噘了一顿。CNN这又来了威胁我,你吓唬谁呢CNN,你不是天天要歌颂民主、法治、自由吗?你怎么对我这么威胁?你怎么把我和川普总统连在一起了?我不谈论美国政治,我不掺和美国政治这是我的原则。

我每次都在法庭说:郭文贵这四项原则,我见这两个骗子的时候,第一天我就告诉他,可以问韩连潮先生。一见我面就说“你就是中国的领袖啦!你是未来的领袖啦!你太厉害啦!我们是跟美国CIAFBI国防部合作,法国反对派这人都是我栽培起来的。”

我当时就说了句闭嘴,你先听着我四项原则:

第一条本人绝不参加任何党派组织,党派和组织、什么这会、那会我从来不参加。第二条本人不从中国大陆共产党拿任何一分钱出来,我向你保证不会在共产党那块有一分钱。

第三条郭文贵不但不接受共产党、不接受任何人给我的名誉和荣誉,

第四郭文贵永远不做政客、不参与政治,在任何地方。

我说谈别的别谈这个。我见的忽悠多的去了,坚决不要。所以这四项,这俩人混账东西、下三滥竟然在那说:郭文贵你有没有在共产党那块有什么荣誉?叫人家叭叭给噘回去,烂人、烂到家了、低级骗子。

所以战友们,这几个媒体公司咱告不告?必须得告。本来人家郭媒体投资者要给我分红,现在把我给拒绝掉了。还有某些公司顾问现在要取消了。损失多大呀!巨大。

现在我记忆里真是减退呀!今天战友给我留言说:郭先生看你视频你真老了。能不老吗?后面有熊宪民孟维参夏业良李洪宽张维江涛在后面天天要杀了我,在联邦法庭公开要杀了我,还要杀了王雁平杀了我们所有的人,杀了我们。到了门口来杀了我们,由梁冠军、由郑祺在楼下多次要闯入我们酒店去要杀我们,楼下抗议把我定为强奸犯,我也没有任何错就强奸犯?你说精神能好吗?

现在又来一个华尔街还带俩记者,还带Miami Herald,还有CNN视频还有最有影响力的电视台、报纸,还有French Wallop、Michael Waller竟然说我是洗黑钱、共产党的钱,你说这能受得了吗?所以记忆力减退,要看精神病科医生。身体遭受重大打击,能不老嘛!

哎!我们John庄,我们起诉的能不能把它挂出来?我得喝点水了。今天好像画面不错,这个起诉公司:战略愿景就是骗子公司,J 迈克尔 沃勒、法兰西 瓦洛普、爱德华艾迪格雷姆、华尔街日报的拥有者和分销商道琼斯公司,华尔街日报记者阿鲁纳 维斯瓦讷塔和凯特 奥基夫。真认不出来。

下一张就这俩骗子、超级骗子、低级骗子,这照片是谁推出去的?这照片太好看了。纽约州联邦最高法院,我们把它告的,纽约州联邦最高法院,这是我们起诉状的翻译本,感谢战友之声战友们,还有我们秘密的战友们,我就不说名字了,谢谢你们的翻译,万分感激。这个是来澄清的。

战友们在昨天我们的律师事务所超级漂亮律师事务所,景观超好,10几个人在大桌子上干了七、八个小时,我觉得一点都不过瘾、时间太短了。但是这可能是最长的时间了,法律规定最长时间。这俩人Michael Waller 还有女的French Wallop他离开那个楼的时候,我们把起诉状当面交给律师事务所,傻眼了、傻了,当场交给他们。

战友们一定要记住,当你本认为是对的事情,正义的事情面前,你退步的时候,实际上你在做恶。你如果坚信自己,你不是恶人,或者你没有伤害别人,你没有做违法的事情,如果你退步或你妥协的时候,什么忍一步为高啊,那纯属自欺欺人,是世界上最大的犯罪,一定要用真相和法律,让世人看清事情的本质和真相,绝不能让CNNCNBC华尔街日报迈阿密Herald,你想怎么造谣就造谣,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美国第一法案只保护你不保护我,你想说啥就说啥,我跟川普总统啥关系啊?川普总统跟我的会员啥关系啊?我2014底2015年初进的会员,我跟他啥关系?他都不知道我郭文贵的名字甚至,你往我这里扯什么?你这叫威胁,叫构陷,利用公众信息威胁,然后是诽谤。

你怎么不报道熊宪民孟维参夏业良李洪宽张维,他输掉官司要在庭上杀掉我啊,你怎么不看周围这么多人要杀掉我呢,你的正义在哪啊?而且你们联合一致发声,有组织的发声,这么偶然呢?咱们到法庭上说去,叫陪审团来审。我一定和你战到底。昨天他们傻了,啪,全送出去了。就在昨天,全面开花。

很多人,给我发信息,哎呦Miles,做梦没想到,你怎么这么干啊,没人敢。我说,我不是想证明我胆子大,我想通过法官证明他说的是真还是假,我要让世界看到,这些媒体是不是无冕之权利,还是无限之权力,他没有无限之权力,人类历史上没有任何人有无限的权力。

你是无冕之王媒体,你不可以无限的不承担责任,这就是我郭文贵要的。我胆大胆小跟我郭文贵屁用,你说我胆子比天还大,能当饭吃吗?你说我懦弱如老鼠,能影响我吃饭吗?我只想要这件事的真相和公平的结果,就这两个烂人小骗子,叫什么J 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op?他给了你们多少钱,他干什么了?你们为什么相信他?他输官司,被法官dismiss掉3次,你为什么不报道?

我沉默,那就是我在做恶,我让步,那就是怂恿你做恶。就像夏业良的官司一样,都到法庭了,我们的律师说,郭先生算了吧,别跟这些小人一样,我说不可以!再说一句我就把你炒掉。就像头一天班农先生说,Miles,绝不可能,绝不可能,妥协吧?和解!反正已经认输了。

不可以!那不是郭文贵,我可不想当什么战神,我太讨厌这个名字了,不想当战神。但是我绝对不会在任何人欺负我的情况下,我知道我被欺负了,我还退步,什么战略性的考虑,不可能。就像当时,2017年,董克文,克郭文贵来了,代表黄燕,代表九家城建公司,不要脸的东西,还弄了10块钱的盒饭给陈小平同志。

我从来不告诉他,我从来不说他,为什么不说他,战友们知道吗? 董克文,一看这个人的出手,他就是福建情报部门工作的,他的领导是谁?是梁冠军郑祺,你

看得出来,是他俩找的他。他俩这两个中国城黑社会,有犯罪前科,打人,组织,天天挥红旗的,天天到人民大会堂开会的主,一看就是沉默的力量。他找董克文,而且后面跟着郑介甫谢建升,这一看全玩黑道,全玩赌的,全骗共产党的。

然后把董克文弄进去了,还克文呢。而且案子全是假的,他也知道不可能赢,胡扯八道的,开新闻发布会,发传单,想威胁郭文贵,让我妥协让我害怕,还有一次把我们John庄打了,这事没完。绝对没完。我一看董克文不值得考虑,他必死于共产党手里,或者是因为共产党在背后,梁冠军这些傀儡们,这些共产党沉默的力量给他撑腰,他会狂妄到死,作死。

共产党要么把你杀了,要不就怂恿到你自己摔死,没有人跟共产党有好结果的,全世界最邪恶的集团就是共产党

你见过跟共产党好的,什么彭德怀朱德刘少奇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郭伯雄房峰辉,天天倒下的哪个不是共产党牛X的人啊,牛XXXX的人,结果如何啊?全人类死亡最多的党,最多的党统治人民就是共产党董克文能躲的过去吗?躲不过去。不说他,等他自己爆炸,爆炸了吧?倾家荡产。

但是最近,又有人要告他了,他说他没钱了,申请破产,那这里面有猫腻了,有人要有动作了,董克文接下来我不是不说你了,我郭文贵可没跟你拉倒,你破产了?我不相信你破产,我得把你破产的破字我得打上个问号,我得给你整明白,你是真破啊?还是假破啊?

所以战友们,不要着急,那些我是有把握的,这些欺民贼我让他们热闹,让他们折腾,他们敢在联邦法庭要把我杀掉,张维碰瓷,法庭外面骂我,法庭几次在庭上提起,这都是法律。

现在熊宪民跑到门口多次来要杀掉王雁平,要杀掉郭文贵。我所有身边的人,家人都感到了威胁感到了害怕,啪! J Michael Waller,French Wallop还跟熊宪民还跟郭宝胜混到一起了,证明了什么?暴露了共产党的联合作战,造谣,然后把CNNCNBC弄到一起了,你看这不是好了吗,太早了不行,暴露不出来。

我现在就不想要保镖了,战友们谁要知道熊宪民住哪,请大家告诉我发给我,法拉盛谁知道熊宪民具体家的,他具体停哪, 他有一个Uber 丰田车,请告诉我,我要找熊宪民。他怎么杀我,我得找他去。我得找孟维参他家去,谁知道孟维参他家住址请告诉我,我要找他去,我让他把我杀了,他在联邦法庭喊着要杀我,还有夏业良的家。还有郭宝胜家,他不是要杀了我么?要申请禁止令吗?我现在也要去警察局申请去,让他杀了我。

CNBC还有CNN要把我和总统连在一起,这事我得,我得跟他说说,到法庭去啊,我得让他们知道,跟这些人有没有关系,为什么他们跟你说一样的话,同时行动,是谁组织的,这太容易了。所以战友们,今天是乱聊啊。

今天好像看的很好啊,把那个爱马仕的屏风挪那角去了,但是我今天穿的上衣是爱马仕的,大家可以看看我原来有多胖吗?这是94公斤的时候,你看看,爱马仕,看上去不错。今天我们的John庄镂空鹰的感觉找到了,但是我头上那个红给我整没了,神红啊。

亲爱的战友们我最近见了一些我国内出来的朋友吧,他们都认为共产党必亡有希望,会不会那么早啊?说实在的,我真没精力和这些人说这话,都看的太低了。

我再说一句,共产党能在中国待70年,不是没道理的,不是没原因的。太多自私、太多无胆懦弱之徒、太多以牺牲同胞和弱势群体为利益的小人啦。 更可怕的是一帮伪君子,天天嘴巴上喊着要正义、要教育、要学识、要善良,真的是肚子里边一肚子贪婪,可怜和无知。说实在话我真感到可怜!

这是为什么头两天有人拿着一张大支票要捐款,我说你把支票拿回去。我说法治基金你也不要捐这个钱,我认为你这个钱捐给法治基金你是有问题的。你的要求太多了,你不是来捐款的了,你是来做买卖了, 法治基金不做买卖。

所以有时候感到伤心,伤心。感到有人让人寒心。在这个时候了,有些人已经是生命受到威胁了,还想着在这儿赚回来一些。

爆料革命,任何人想在这捞名捞利益,想在这块整点啥,我告诉你,你一定会失败。只有一样,我说过,未来你会知道,你干了一件别人不敢干,或者别人干不了,让你正视你的后代子孙,让你闭眼的时候你知道你这一辈子活得不一样,跟很多人不一样,拯救很多人,帮助很多人。

而且你手里边并不是抓回来的东西,而是给予的东西让你更加欢喜。是松开手的欢喜,而不是抓住手的快乐。那种快乐是短暂的,因为你是抓回来的。我们是松开手的欢喜。

大慈悲,如果你相信有慈悲。你相信上天有神灵,你相信上天有神,你相信一个人的存在绝对是跟上天有关系的。你相信每天你祈福的就是万佛万神能灭掉共产党,灭掉这些人,还给人民的财富,让中国人民活得不像猪狗,像人一样。希望中国人不要一家妈、姐妹、儿媳妇被一个男人给玩儿。希望你家的地是你的,不要你家的地不是你的,死了没地埋,活着地不是你的。房子只有70年和50年,什么都是人家的。人家想强奸你女儿,想强奸你老婆你姐妹就强奸。想把你儿子弄去当兵送死

就送死。或者是打飞机死,关监狱死。你不想要这个,你想活得有尊严,那你就应该伸开手去。如果你想拿回来快乐和欢喜,得到快乐的话,那你应该去别处,别到这儿来,跟爆料革命没关。 只有放开的欢喜让你得到大愉悦,让你忘掉你身上的缺漏,找到清凉的法喜,那就是爆料革命法治基金

所以说亲爱的战友们,我在最后呢我要给大家说一下关于法治基金的捐款。因为我这两天实在没办法了,放出去的那个我没有录音,但是今天我看文件的时候,我又在看法治基金的捐款。用感动这词我觉得说太多遍了,说得我都不好意思说了,没有什么词可以形容了。

但我让大家记住,任何给法治基金捐款的人,找郭文贵永远我都认,我这份情我要领,我领这份情,我有这份感激。我用我的行动,我用我的付出和我的承诺,绝对保证这些钱不能成为个人消费,和爆料革命灭共没关系,绝对不会乱花。永远让你知道,你和这里边,因为那个捐款的那个条和票据,那个号码,咱们永远是战友

但是捐一美金要40件战装,还有捐20美金不留任何地址说什么XX,你玩这个的,你别跟我们玩,你差太远了。我见的流氓肯定比你多,我见的骗子肯定比你多。因为你这个出手太Low了嘛。你这样来玩我来玩法治基金来了,说实在话,都是老中医,别到文贵这儿开偏方,那你找错地方了。文贵能在毛屎坑里那么多年游出来,还能张着清凉的嘴敢向全世界宣布没吃一口屎,没在共产党那儿拿一分钱,没买过一块地跟共产党有关系的,我敢说。查了我,刘志华抓我,中纪委双规我,青峰看守所关了我22个月,你去想想战友们。

所以说,昨天我那个律师说,哎呀,郭先生,对方都已经快瘫了,你还越战越勇。我说你不了解我吧? 共产党中纪委审我几天都不让我睡觉,鼻口穿血送到医院去。在看守所里边22个月,号里枪毙多少人?你还让我坐着随便喝咖啡,这么舒服的环境,这么多牛人,除了那俩人之外,那骗子之外,这太享受了,太好了。 我现在就要亲身学习法律啊。

所以说法治基金太重要了,就是要法治回到一个正常的社会。让中国人有一个真正的依法治国的生存环境,和信仰自由的一个民主。绝对的公平没人做到,那只有上天了,相对的公平。让我们活得不像猪狗,让我们爹妈别成为子孙的奴隶,让爹妈也别成为子孙的工具。

想到被这些人造谣、威胁、杀害,脑子记忆非常不好,战友们多多原谅。言辞逻辑混乱,记忆不清,身体受到严重伤害。未来我得把医疗证明给战友看了,真的。

我这是,从今天早上大家看到,我不到5点钟回去睡的,7点多种醒来的,一直到现在。所以说呢,虽然是星期六,但是我还得工作。本来是今天跟朋友约的上船,上床,上 John 庄的床,上床,结果我说我去不了了,因为很多文件我必须看完。下周一下午,我必须把这些文件得彻底熟悉完,然后呢要给回复。

更重要的事情,从现在开始起,也就是今天的晚上和明天,我认为对香港非常重要,我说我要呆在办公室,我要看共产党是怎么进去的,用什么理由什么名称进去。

台湾,本来我今天要准备聊聊台湾的,结果知道行动的人说今天建议我别聊,等有行动再聊。大家看看对台湾的行动吧。回头我们再说吧。

亲爱的战友们,再次感谢战友们,我们站在一起共同灭共,这神圣的使命。感谢你们的支持。感谢所有给法治基金支持的战友们朋友们。

现在我们一起为香港人民台湾人民,新疆人民西藏人民,14亿中国同胞,世界祈福..

阿弥陀佛!

亲爱的战友们,今天的直播乱聊就到此结束。

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