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2021年11月5日盖特直播(2)

来自NFSC Dictionaries

郭文贵2021年11月5日盖特直播(2)


本文文字从 https://gwins.org/cn/milesguo/23441.html 获取,整理战友

原始视频

内容梗概

相关条目

正文

郭文贵先生:太讲究啦!哈哈哈,一鸭九吃,一鸭十吃。喔噻!咱们今天升级啦,一鱼九吃。哈哈哈。蛇妖闫,来吧来吧啊!蛇妖闫绝对跳楼,我太了解这个人啦,看到这她绝对是痛苦,用她妈妈的话说:从小羡慕妒忌恨中——就是长大的,只信邪不信正,她妈跟她说的。她跟她爸关系特别好,她妈跟她关系超级不好。

这中吗?这中了!这中了!这中了!正好看不到你这儿,可以了,没事儿,你可以吃了。

没事了,没有他没有他,我都看着,你别乱调。再往这边点儿。

哎呀,我的面呐!

Rachel:哇!你这么大碗?

1:28郭文贵先生听的面是自己基金投资的面,最好吃的是鱼骨汤面盘古收价8888元

郭文贵先生:哈哈,天呐,对啦!看看这面,这是你七哥投资的面!

Rachel: 啊?

郭文贵先生:我们家族投资的面。你们每天……每一分钟两笔交易,就这面,所以你吃吃面……长岛哥你要开始喝啊,一会儿我要喝啦。好。

Rachel: (对长岛伟哥)不会喝醉了吧,呆会头晕喝醉了吧?

郭文贵先生:不会!

长岛伟哥七哥的房间很大。

郭文贵先生:呵呵呵,这不吹牛吧,一千个Rachel你也住下了。

郭文贵先生:反正我不住这楼,我住楼上,住楼上。说实话真好吃。我老在直播中说鱼骨汤面,你们就听不进去,实际上你们没有一个记住的,刚才说的时候我就发现你们表情,你们都没记住,七哥从第一天直播就说鱼骨汤面是天下最好吃的面。直播有时候很有限,这回是销售是广告,下次收钱,咱按盘古价收8888点成美金,反正你们都有钱现在,收币。

长岛伟哥:叫谁卖10个都舍不得卖。

郭文贵先生:我今天给你们说实话,你卖掉一个币,你就失去了今天一桌子所有的东西,这很快就会证明。

长岛伟哥:这直播呢。

3:54几个基金海外联合起来找我们机构投资者要砸喜币,我们战友占6亿个,他们做不到

郭文贵先生:我不知道啊,我不负法律责任啊。我们就今天下午一见面的时候他跟我们说:“几个基金要联合起来做我们砸我们,就是要把我们整个给砸下去!” 几个基金海外的联合起来找我们机构投资者说:“我们跟你们站一起,三七分成,你七我三!” “被我干了!” 啥意思?只要你手里有的,我现在跟你说,你的币借给我,我来操作,赚了钱你70我30,那是很吓人的事儿,一般人你都躲不过去的,但是咱们战友就占六个亿,你今天你做不到,除非战友全背叛了。

长岛伟哥:他来砸我们也不卖,他来拉我们也不卖。

战友:对,高也不卖低也不卖。

长岛伟哥:他要砸下来了我们再买一些。

5:09喜币设计有失误,发行量太小,都不卖不便利流通,喜币是来用的要真流通

郭文贵先生:这是我们今天知道到一个重大的失误,当初我认为每年要发30亿币,哇噻!他们死活不同意,就拿比特币跟我说事儿。现在证明了这是巨大的设计缺陷,因为你没有这30亿个币的时候咱们就,你明年后年你根本不可能满足得了,因为还要流通啊,你买瓶酒你说倒是要一个币呢还是0.1个币呢?因为你要有一个支付系统,所以我今天下午骂他们,我说你们既然觉得我是结构大师,你们这帮混蛋玩意儿什么时候有过钱啊?我有钱的时候你们还在你妈胎里待着呢。你不听我的,今天全都傻眼了,因为他们现在算——这确实就10亿个币,多少流通啊?你像就这你们又不卖,我咋流通啊?我凭啥卖呀?什么时候你真心不卖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你看着卖的人有多惨你就不卖了,这是最简单的道理,不用人家说,就我看到卖这个币——就像第一个上去20万美元卖的那个,你说你, 你说现在你还能弄回来吗?或者你要要钱,这是第二个问题,就是我要花钱哪来钱我不卖?就是还有机会还能让你拿到钱你还不卖,那你当然更不卖了嘛!所以他们这个设计缺陷在哪儿?——咱10亿个币。比特币是玩儿得稀少,它就没想到真流通,它是炒作,咱这个币不是用来炒的,咱这个币是来用的。你发现七哥今天跟你们说得对不对?

战友:对!

6:50打比方七哥自己拿重金收购战友喜币可以成功,因为币只有10亿个,币少战友是赢家

郭文贵先生:我不跟你们开一点玩笑,他们今天才明白了,我说如果我郭文贵想做你这件事,我一定给你做成功。我多的不敢想,就联系一千亿美元,就找所有的这些战友挨个儿沟通,一把钱一把币——现在多少了?20是吧?100!拿来。很多人是拿不了的,50都过不了,甚至30都交了,我现在我不找那么多,一亿五千币我拿出来,我一万一万地砸你,我绝对把你所有的人给你沟通了。今天200亿的市值啊!你200亿的市值啊!我拿1000亿我砸你我还砸不了你?我给你砸到多少钱?我给你砸到一块钱,我能砸到你一块钱!一块钱你都不卖,你都不卖是吧?我自己卖啊,我卖呀,我19 ,我自己,Rachel买了,18,Rachel又买了,17块你看着“唰唰唰唰“往下下,都是我自己的币呀我自己的钱,看到吧?两三天,我同时舆论就上去了谣言就上去了,完啦!诈骗啦!逃跑啦!郭文贵飞机逃跑啦!然后FBI检查啦!然后塞林爹都来啦!90%的人就心理关过不了了“完了我们上当了” 。这时候开始,“啪” ,这币全拿来,全在我这儿,我又自己卖,我自己卖,第一个币10块,第二个币15,第三个币,我10次我就拉到100去了,你后不后悔啊?你后悔是吧?还得往上涨,你有钱吗?你能跟我玩儿吗?他们今天全傻了。因为你这币就10亿个币。

这一屋子都是酒瓶子,你想把这瓶子盖对上,那需要时间,它一共有10个瓶子,那我肯定给你搬腾得清清楚楚的,天上扔着,一个一个接都可以玩儿,玩儿慢动作,他今天他知道这个问题了,我说你(指着脑袋),完了,改不了了。

所以这时候唯一谁是赢家?战友是赢家,因为你更稀有我手里有!hold住的就是赢家,hold不住的一定是输家。

就像打疫苗一样,全大街到处都是疫苗,你看我家楼下每天两个车,在我家门口堵着打疫苗的,免费。

(有人过来提醒8点有个会)

郭文贵先生:好,你让最起码推一个小时,你让保镖赶快给他们说一下,50分钟啊,好吧。

你看楼下,我这楼上楼下大堂都写着“请你打疫苗” ,我们律师马上告诉他们:你要再跟我面前出现一次,我就告你。你能说得住吗?多少人打疫苗了?你知道多少人打疫苗你就知道多少人能hold得住币。

Rachel:保安团队也都打疫苗了?

郭文贵先生:基本都打了。后来都不打了,打了一针,队长没打,另外一个队长也没打,坚决不打,他说死也不打。他是非常聪明,其他人我真管不了。

咱们碰桌啊,不碰杯了,过电啊。

QMay:你们的香槟都没有下去。

郭文贵先生:(指着长岛伟哥)今天香槟你一口也不能剩,你要剩这香槟,让法国人看到以后,这你永远成了法国人的敌人,法国人有句话:你可以砍掉我的手指头,你不能把香槟给我浪费掉。香槟的来源你知道这个过程你就知道香槟是真的不能浪费了。

这个时候喝是更贵的。

QMay:(对着长岛伟哥和QMay)干了吧!

Rachel:我干了!(对着长岛伟哥)你开车行吗?

11:23郭文贵先生和战友吃到兴处高唱HCoin to the moon,给战友夹菜还提醒关照小朋友,酒杯都是古董

郭文贵先生给战友们夹菜,唱HCoin to the moon HCoin to the moon HCoin to the moon,Rachel直拍手)

郭文贵先生:先吃饱再说了,哈哈。

(QMay给Rachel斟酒)

Rachel:我不要了。

QMay:再来点吧。

(QMay给Rachel斟酒)

Rachel:谢谢!

郭文贵先生:高喊着HCoin to the moon,你看我又喝了一碗面条。好吃吧? 我原来你知道我喝酒的时候我喝香槟,我要看着你们这么喝,我一口都不会跟你们喝的。

战友:两瓶啤酒一醉方休。

郭文贵先生:我几乎每天一瓶到两瓶香槟,每天。

QMay:这个香槟没有问题的。

郭文贵先生:这这这,这全是古董啊,这每个杯子都是古董,这没有一个是现代的,这全是你看到没有,现在已经没这艺术了,水晶挖出来的,全是古董啊,这个不是,这个是Burberry,这个是新的,因为碎料不够了。这个是古董,这个是古董,这个是古董。别不管儿子!

战友:管了,他有。

郭文贵先生:你只能让他吃撑不能让他吃(不饱)。

战友:你放心。墨镜要再来一点吗?

墨镜:奥奥奥我不要了。

郭先生起身收走自己的餐具)

郭文贵先生:等等等等等等

郭文贵先生:辛苦啊,做得非常非常好!你今天给我有面子啊,别人面前我不怕丢人,就怕在他们面前丢人,战友们面前这不行啊!

郭文贵先生:欧伊系呐!好,欧伊系呐!很好吃!很好吃!

13:55 盘古自助餐最贵最好,但是赔钱

郭文贵先生:哈哈,很好吃!很好吃!我那时候喝酒喝香槟,就是基本上是在吃饭前,在这、这朋友喝的,我很少跟人混喝酒的,我基本上是我喝的酒放在这,我就自己倒着喝。就是习惯性的,就把香槟当水喝,喝得稍微有点小懵懵,哎呀,兴奋感来的,这时候开始喝酒,喝完这个中酒,完了以后喝饭后酒,或者是饭前酒,哇!

你们真不知道我以前的生活,Qmay她在盘古那时候,我那生活真是天下最……那真是,我自己占着那,你想12个四合院,我每天,我中午饭能吃三小时,晚饭、中午三小时、晚上三小时,都是这样吃三小时吃去。你想想我们两百多个厨师,两百多个厨师,八百多个员工里边有两百多个厨师,你想,我每天都是不同吃的。哇塞,吃到96公斤真不算胖,呵呵呵呵。

(笑声)

Qmay:那边好像自助餐也是北京最贵的,

郭文贵先生:最贵的!现在也是最贵的!

Qmay:现在也是最贵的?

郭文贵先生:现在也是最贵的。

Qmay:那时候是四百多,现在是七百多。

郭文贵先生:不止,现在我不知道,可能是超过七百了。

Rachel:七百其实也不贵的,自助餐,

郭文贵先生:不是、它那是在北京你就了不得了,

Rachel:你说是七百人民币还是七百美金?

郭文贵先生:七百人民币,很贵了,在国内。

Rachel:是吗?上海有些自助餐真的很贵。

郭文贵先生:没有,没有,盘古一直是全世界最贵的自助餐就是单个,单价。一直都在,因为酒店、全世界酒店,我是五星酒店的会员,我是全球的会员。盘古连续很多年排第一嘛。

Rachel:没去过盘古,700块我还是吃的起。

郭文贵先生:哎呦!没去过盘古盘古那餐厅是普遍性的。二楼和三楼,分开的,二楼是七百多,现在你们说的七百多,三楼呢,你如果加200块钱单订的话,你随便吃。

Rachel:那个还好,还能接受,因为很多酒店,我看上海什么一千六百八十八呀,然后九百八十八呀,很多很多。

郭文贵先生:对,那是订的嘛,

Qmay:那个它不是自助。

郭文贵先生:对。

战友:它是有菜单的。

Rachel:是吗?我看的好像,我也不知道。

郭文贵先生:对。

Rachel:是吗?我看好像,就是金茂大厦那边

郭文贵先生:盘古是你随便吃的,而且特别是龙虾,奔着大龙虾去的。

Qmay:龙虾山。

郭文贵先生:龙虾山,有的人第一次去一下就弄10只龙虾,他觉得我赚了嘛。400块钱我弄你10只龙虾,那不是赚回去了

Rachel:那是很寒的,应该吃点别的东西。

郭文贵先生:但是事实上很多人没弄明白,我就是因为从小我就知道龙虾是最贵的,我就吃龙虾,我说我一定要让天下人都吃到龙虾,后来我就把这龙虾给定了。定了加拿大的这边龙虾,还有澳大利亚的龙虾,现在也是我们供应者。这家人不敢相信是,不管多少,我们先给你付上两百万美元订金,前提是任何情况下给我都供鲜虾。他从来没接过这种单,接了单之后他给我们盘古供虾,知道我们那个龙虾山,24小时随便吃,他说那你不得赔死了要。但是盘古餐厅一年一亿五千万到一亿七千万,这是三年前的啊,还是赔钱,不赚钱的,而且这赔钱的是直接成本的赔钱,不算那建筑费用啊、成本啊还没算,就算原来的费用,就算材料的费用,因为它真是太好了嘛。

17:30 郭先生小时候偷吃食堂菜的故事

战友:岛哥你还要不要汤?

长岛伟哥:噢,够了。

郭文贵先生:你们可不能浪费啊。

Qmay:我们再喝点吧。

郭文贵先生:我这个,我先喝我的吧。

长岛伟哥:来来来、碰杯。

Rachel:别把杯子碰坏了。

战友:古董。

Rachel:小白,你喝的是什么?

战友:没有酒精的啤酒。

郭文贵先生:没有酒精的啤酒

Rachel:啊,我知道,我喝过!啊,对!

长岛伟哥:那你还是喝的啤酒

战友:这还叫啤酒嘛?

郭文贵先生:假装是啤酒

Rachel:是啤酒,但是它味道还是跟啤酒一样

长岛伟哥:反正你已经破戒了。

(笑声)

战友:有一点,再把这个肉也破了。

Rachel:是吧!

郭文贵先生:这个炉子可以拿走了,这个拿走吧,烤完了。

战友:他给当司机

(所有人:噢!)

战友:代驾!

Rachel:你们住一块吗?

战友:所以我看他吃这么多,我就怀疑他一直在我们家一直挨饿。

Rachel:哈哈哈哈

郭文贵先生:那你这是做得不地道了。

战友:我说,你今天咋这么能吃。他说,我平时是没放开,也能吃饱,但是我没放开吃

郭文贵先生:哎呦,那太不好了,

长岛伟哥:他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照顾一下。

郭文贵先生:对呀!他还长身体的时候,那你……呵!我到哪去,我小时候我真不吃亏,就唯一一个我小时候吃的少的地方是我大嫂家。他家真的是……我到我大嫂家,就是老大嘛,我大嫂是最有钱,最有身份的当时,就是我就不愿意看我大嫂那个眼神,就你吃饭的时候,她那个眼神就是瞪着你,看你挖着呢,所以我基本上就不吃,吃一口就走了。从来,任何情况下,我都没有控制不住,我吃饭,吃不好我上外边吃去。

我那小时候打架,打完架就是想办法上哪找吃的啊,那个我们学校食堂每天被偷吃的粮食几乎都是我们干的。那老师嘛,老师有小厨房嘛,就拿餐券那种的,我们基本上晚上就是破门而入有啥就吃啥。那个咸菜是论份儿的嘛,就是那时候发那个饭票,饭票是买馍馍啊,买饭的什么的,买包子,但是菜票就是买菜的,他就放在那,我们从来不拿菜票的,也不拿你饭票,那就叫偷了。就吃你饭,我破门以后,带着所有兄弟姐妹们啊,把所有的咸菜全搂走,能拿回家的全拿走,到外面找,往那个麦子垛一坐,如果再弄点酒就更好了。这吃上,几乎经常干,打家劫舍。那时候我就觉得我们是很水浒啊……

(笑声)第三天看那老师来了,老师一看啥菜都没有了,我们太开心了,就觉得把他们给干掉了。那时候真的是那样,我就十来岁的孩子,带着所有人,就是十六七,十七八的,高三的呀、高一、高二的呀,我不跟小学、初中的玩的。对我来说……

长岛伟哥:可能就不学习的那些吧

郭文贵先生:不是,恰恰相反,跟我玩的都是学习好的,他得帮我做作业。

(笑声)

你知道吗?有条件的,还得跟我谈恋爱。基本上都是那些很优秀的人。就是谁给我做作业啊,(如果)学习不好。

好,我看到你这样吃饭,我今天我真开心。

(笑声)

哎呦,真是,这碗都是小碗。

阳谷县的羊肉泡馍一去了,五大碗。一碗一斤嘛,五斤、五大碗。放到那,然后两串馍馍,看着没有,这筷子(比划筷子)、这个筷子是短的,就我们山东阳谷的馍,一串就是五大个,就那杠子馍,圆的,两串,十个。拿着,两串馍,哈了一个,几口一个馍,羊肉,哗哗哗喝进去了。咵一个馍、两串就完再来两串,你哪天让你七嫂说我能吃,你绝对。

战友:真是够能吃的。

Qmay:真是够能吃的。

Rachel:而且金牛座好像是说,身体最好的。

郭文贵先生:二斤馍,三斤肉是我的正常生活。所以你现在看我吃的多可怜。

(笑声)

22:27 郭先生讲述几个哥哥、保镖被抓的事,当时王岐山孟建柱傅政华孙力军想把盘古的人全弄死

Rachel:那你们的哥哥都是这样的嘛?

郭文贵先生:哎呦!我三哥比我还能吃。三个哥哥都能吃,我们家最能吃的我三哥,然后第二是我,第三个是我六哥,就我们三人。最凶悍的在我们家,我三哥当警察的时候就是神枪手嘛,几乎是。三哥是又壮,他那个肌肉就是,就真的是像形容那个牛皋似的,全身都是疙瘩肉,然后打篮球每天都打个两、三个小时,然后当警察,玩枪。很少说话,我三哥跟我们。我们家话最多的人是我,想法最多的是我,天天弄得家里边鸡飞狗跳的是我。

(笑声)

长岛伟哥:那这次,我记得那时候好像说三哥、六哥,两个……

郭文贵先生:三哥过世了嘛,这个1997年过世的嘛,我六哥是最惨的嘛,连着抓了两次。四哥也是两次,大哥抓了一次,二哥抓了两次,然后五哥是两次嘛。全……几乎都是二进宫了嘛,全部都是。我二哥是惨在哪儿呢,我当时是,我父母是在海南三亚度假。我五嫂、五哥陪着他们在院里面呢,就是一堆警察,就像抓恐怖分子似的,就是全部都是警车,当着我爹我娘的面儿把我五哥抓走了,

长岛伟哥:去海南

郭文贵先生:嗯,海南。然后我二哥呢是在到机场去(海南)替换我五哥回去,就突然机场旁边的人全都趴下了,从上面,“都趴下!” 我二哥也趴下,说郭文学!站起来!” 我二哥是连一都不认识,杀猪出身,他想,我有那么大的本事,还郭文学。“郭文学!” 我二哥那杀猪出身,人家不怕死,他老觉得活一天算一天那种,他说“啥,我就叫郭文学” (举机枪姿势)哇塞!所有冲锋枪顶过来了,咵,顶过来,弄了一根绳子给带走了。

所以他俩是最惨的。

我六哥是……我大哥是在那个盘古那个总统套房,就是旁边他有保镖嘛。就保镖就把他的棉袄脱了,冬天嘛,你看一月10号嘛,就给我大哥,当场就把他一条腿打断了。在小腿那,当场就把他一条腿打断了,然后所有一楼,我们的女保安,就想喊人去了。说有人!抓人!就正好碰上一个女警察,就一枪把子就过去了,这个女的当场就听不见了,后来一个耳朵就终身聋了嘛。然后在她后边儿上去的人,就好多人被她的枪给砸伤了,带走的人。

我这上星期,突然你嫂子说你知道你那几个贴身保镖,就不是分好几种嘛,就回来以后见到我以后挨个抱着我哭。她说有一个回来的时候,鞋还在,她说露了四个脚趾头。她说我就问他你在里边儿多长时间?他说从进去到我回来,我的鞋就没让我脱过,为啥,捆在那了嘛,出来瘦了四十公斤。

Rachel:四十公斤?!

郭文贵先生:四十公斤!

Rachel:哇,那人都脱相了。

郭文贵先生:你知道他原来多胖嘛,他原来是一百多、一百多公斤,两百多斤,一百多公斤。

嗯,对,就到那里边瘦了去。他是几个下边,他是最小的,他是最靠边的,旁边的那什么全都是散打冠军呀,什么特警部队的。他那么瘦几十公斤一个小人儿,都是一百多公斤。

Qmay:他也被抓了?

郭文贵先生:啊。

Qmay:他也被抓了?

郭文贵先生:他提前出来了,他在外边嘛。

Qmay:噢,对!

郭文贵先生:他没有,狗运,很惨!我那几个女的,你记得那几个女孩叫木子的,一个女孩,特壮,中国的武打冠军。她在里边关了大概两年,整个出来这回可以当少女了,那肌肉,出来以后,武打冠军,出来以后变少女了。整个人完了。

长岛伟哥:不是这都跟他们啥关系,抓他们干啥?跟他们又没啥关系。

郭文贵先生:当时傅政华孟建柱孙力军,他们就是当时要把我们全部弄死,你知道吗?当时给他下令的,只要一个反抗的就拿枪扫。孟建柱下令就是只要有一个反抗就开枪扫,就是以涉黑,他们抓盘古你们从来没注意这个直播,他是以“涉黑” 抓的。“盘古涉嫌黑社会组织” 抓的我们。你七嫂子也涉嫌黑社会郭美也涉嫌黑社会,她进去,就给我描述:“你爸在家是不是有枪啊?啊,你看郭美,不用紧张,跟你没关系啊。你爸他们有枪是吧?” 然后“你爸经常有那些神秘的电话是吧” ?他就,然后郭美说,没有啊。他就是把你完全列入黑社会组织,他能枪毙你,因为孟建柱下了命令,和王岐山,都是说得很清楚的,给傅政华孙力军这帮人。只要盘古有人反抗,所以那天你记住,那天抓着,她(指了指QMay),你知道盘古呢嘛,十几台大客全是特警、冲锋枪,他不是抓恐怖分子,你要抓一个经济犯或者是一个……干嘛去那么多人呢?就在等着你反抗,全给你扫了,就像对付新疆人一样。

QMay:是啥时候?

郭文贵先生:2015年啊,2015年1月10号啊,

Rachel:所以你那时候已经走了嘛

郭文贵先生:谁?

Rachel:你。

郭文贵先生:我已经走了,我2014年底走的嘛

Rachel:噢。

28:00 郭先生离开香港的传奇经历

郭文贵先生:我昨天下午,我的律师让我听的语音,我都忘了,我说,哎,你这不对啊,2014年22号的事情,哇,他说的全傻眼了。他说你脑子装的什么东西,他说你怎么能记得这么清楚。我说,这是2014年12月份的事情,我说这时间怎么会忘。这个时间我并没有在美国,我在香港。我说就这一天的晚上,我还见了马建。我这些事情都在我脑子装着呢,所以,他们所有人傻眼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我脑子记着这些东西。我说我是2015年1月10号,我是三天前到达的纽约,在四季酒店77楼坐在阳台上,接到吴征给我打电话:“你全家都被抓了,在中共中央中纪委。你要不听话死无葬身之地,你必须听话,四个原则,九个一的,你得听党中央的话,我说话算话。” 我这都记着呢,因为我亲身的经历,我怎么能忘呢?

长岛伟哥:有一次直播我记得您还说过,说临上飞机还是有人打电话给您。

郭文贵先生:就是!就那天嘛!我离开的时候是12月2,哦,11月29号,我是往回走,那个人说你现在回去,就像当年,我离开北京美国那个1998年的时候。我说你谁啊?他说你就回机场,离开香港,我以为是马建副部长,我说是不是马建副部长让你通知的?“咵” ,电话就挂了。你说我这单线,我也拐不了弯,再往前就是到收费站嘛,那收费站也不能拐弯,就那天不知道咋回事警察在那设置了一个可以拐弯的“Left Turn”

长岛伟哥:直接拐过去了。

郭文贵先生:没有、没有、没有,我停在那我就想。怎么回事儿啊,这是故意的吗?这事我经历的也太多了。啪电话响了,你不要再待在那个检查站了,转弯回去,上你的私人飞机,我已经给你的机主发了信息,让他在机场给你准备,他已经回去了。哇塞!这谁啊?我就打……当时管我飞机的,当时是个日本人管理,还有一个是法国人,一个女的。我就给她打电话,她说刚才你的E-mail给我发的信息啊,我说我没有E-mail啊,那是公司的E-mail啊,叫Guo什么什么的。她说他发那个信息就用你的E-mail发的啊,说让我们回机场赶快准备起飞,都给我已经申请好了,我们正在往回赶的路上。

我当时也没细想这,是不是,我已经回办公室,反正就回去吧,到机场就有人,先是进银鹤厅,安检进去吧,这门口就有一个车,拦我,“停、停、停” ,香港是右舵车吧,(向左边指)直接往右边去,然后我们那个香港司机还有保镖说:“干嘛?” “进去,直接上飞机” 。香港是,美国是我直接开到飞机下面,在美国谁都可以,但是在北京、在中国的这些地方是不可以的。先下来,进安检厅再走过去,或者远……再摆渡车。

后门就开了嘛,开了我们就“哗” 开到飞机下面了,飞哪呀?他说给你申请的是回北京,我当时就一激灵,我说回北京不对啊,他说我们起不起飞?我说回北京不对吧,他说我们现在又收到信息说“请先把飞机摆渡在机场等” 我说你先开,有时候你一犹豫我就完了知道吧,那,在香港是不可能的,要提前一星期申请的。那都在飞机上等啊,我的飞机就这滑行,这时候说你们可以起飞了,你们的飞机申请的是去纽约,已经被批准。

我们不是起飞嘛,“欻” 飞上天上以后,就接到了中共的这个解放军的这个军事台电话,此飞机不能跨越这个香港的西线。就是要从大屿山过来,你要经过深圳,必须停落,你有技术问题,你有技术飞行问题,你有误操作问题。机长都傻了,说你怎么办?我说飞!按既定路线飞,我们就直接就飞过去了,三个小时,上了就上了公海了嘛,我们飞机上收到调度,“飞机申请改变航线成功” 。

我到今天都不知道谁给我打的电话。我就在伦敦嘛,伦敦就是吴征就开始,就建筑项目嘛,你要干这个、干那个,你不干这个你就有麻烦。

然后,我们,你不要跟我们耍小聪明啊,那录音不是都放出去了吗?你没有认真看吧。然后弄完以后我就一月的七号来到的纽约,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已经代表党中央,已经把你全家都抓了,同事都抓了,资产全封了。

长岛伟哥:那到底谁在背后运作这些东西?

郭文贵先生:我大概能猜到,大概能猜到,我相信最后灭共,他是最关键的吧。

咱碰杯,碰桌子一下。

长岛伟哥:希望是战友

郭文贵先生:一定是战友

Qmay:肯定是战友

郭文贵先生:不是希望是战友,他一定是战友

战友:最早的战友

长岛伟哥:真的,万一有一个地方你犹豫一下……

郭文贵先生:我犹豫、我怀疑,我害怕都是死亡了。

长岛伟哥:对啊。

郭文贵先生:我离开香港的两个小时后,大陆就开始,就是整个,全面到香港我所有的办公室和家,我的办公室在香港银行的49楼,我怎么知道的?我,整个楼都是共产党间谍中心,全面过去,香港警察进去以后结果发现全是大陆的,全说普通话,我是第一个,不是肖建华,在香港,正式的,全面开始抓捕的。你看看动静大不大?

长岛伟哥:太惊险了。

34:13 和刘彦平通话的事

郭文贵先生:我今天还没让你们看到那个,我要让你们看到那个,你们更惊,吓死你们。

Qmay:那看!

郭文贵先生:你看了那个,当时发生这个楼的事,哇!当时所有人说我,文贵这什么情况?所有的人都傻眼,我就在那笑。

长岛伟哥:你说这栋楼嘛?

郭文贵先生:就在那发生的。就那个东西还在那呢,我就没让他动过。

Qmay:好奇。

郭文贵先生:哎?我昨天放哪了?我说千万不要动搁在这,他们说,哇,不要动,我说不要动搁在这。我还有三个,谁动都没事,我们原件都有。

哇,我说在美国,他们还敢这么干,我想了想我都能猜着谁干的。结果就是刘彦平同志,哈哈。“老郭,党到哪里都有亲人,都有朋友。” 刘彦平说的。

我没动啊,完全没、完全没有想到,“啪” 就打电话来了,我是从那个地方(指了指房间外面)接的我就往这走,我就想赶快找录音的电话嘛,然后他说“我知道你找啥,你不是想录音吗?” “我一丫挺的” 他第一次骂我他,“啪” 就把我电话挂了。

长岛伟哥:哎?刘彦平到底死了没有?

郭文贵先生:没死,抓了。彻底完了,家破人亡。如果有一天你们,我的历史绝对是人间的传奇。

35:47郭先生不容忍任何人写关于他本人的书,他的故事不可能有人写出来。新中国联邦中关注未来,当年在国内很低调,从来不说盘古

Rachel:你会写书吗?

郭文贵先生:嗷,我的天呐! 拍电影写书那太不是你七哥的所爱了。什么人能写得了我的书?真的是除非胆子肥了,但凡你们能容忍任何人写书,你们都不是我的战友,因为他不可能有人写得出来我的,班门弄斧吧,是吧!

长岛伟哥:写不出来,绝对写不出来。而且只能是窥见一斑,只能一个……

Rachel:但是新中国联邦需要有个资料库啊,那以后的人怎么……

郭文贵先生:为什么要资料库?新中国联邦只关注未来,不允许谈论历史,未来。

长岛伟哥:你发现没有?你在国内,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你要想查七哥的信息你不会查到什么信息,除了放出来的那一点点信息,其它的查不到。

郭文贵先生:(指着QMay)她是在我们盘古呆过的,我在盘古很多人不知道盘古的老板是谁的,很多人不知道对吧?很多人不知道盘古老板是谁,都不知道的。

QMay::很低调。

郭文贵先生:我上哪里去我从来不“我是盘古老板” 呐,从来,我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但从来不说盘古

Rachel:我不知道你,你在你爆料之前我没听过你的名字。不认识。

长岛伟哥:按照你现在咱们回头看,七哥在国内当时的影响力不应该听不到,不应该不知道。

Rachel:对,对。

37:14郭文贵先生创立的盘古裕达摆着,海通方正,当时新加坡的整个Trust的业绩摆着,他在盘古员工心中是神,过节发奖和员工拥抱、开会会有人晕过去,兄弟眼里是另类,身上发生神奇的事

郭文贵先生:我这楼在这儿摆着呢,裕达在这儿摆着呢,海通啊、方正,还有当时新加坡的整个Trust都是我们开始的——所有的,我这说我的生活真的很干净,你看我开玩笑归开玩笑,我但凡在国内你要是作的,一定给你灭了。

QMay:一点点都不行!

郭文贵先生:QMay绝对可以证明,我在盘古员工心中我就是神,他们连盘古的名字都不好对付,都不敢,所以郭强郭美从来不,郭美现在时候偶尔看看,郭强不能听说我直播,——他看到有人叫我文贵他都受不了,再个觉得我爸是灵魂之火,从来不看。

我哥哥,我从很小的时候我哥从来对待我不像兄弟一样对待我,从来没有,他可以看见,我哥哥对我就是觉得这家伙是个另类,他老觉得我身上发生很神奇的事儿,我哥对我就不当一个正常人看,所以我们家接受不了你喊文贵

还有一个,我们员工对我都很尊敬,我跟员工都很亲近,但是员工对我那绝对是发抖的,我们过个节发奖,就跟员工拥抱一下,好多都昏倒,我经常开会下面就倒了,对我不一样的,经常后面“咣” 一下就晕过去了。

38:45郭先生干 的事业如盘古能开业,龙头盖起来,刘志华干掉,进入海通证券都是传奇

郭文贵先生:我们干的事儿都太是传奇了,没人相信酒店能开业,没人相信龙头一年能盖起来,没人相信能把刘志华干掉,没人相信那地能真行,也没人相信奥运会中国,他就没有一件事儿是让人相信的。

我们拿海通时你知道海通里面人说什么?王开国创始人,你们要记住王开国是我见过的中国男人当中绝对是高人,当时是戴相龙的手下,他跟着戴相龙干,朱镕基跟他谈话让他到人行,他是老人行出来的,他都没有去,真是个神人。

他老婆是个特别好的纯上海人,跟Rachel最像的,她老婆那人人家是绝对活自己的——就告诉王开国我黑的白的我都得试试。哇塞!这姐们儿。(王开国说)“你别让我知道。” “我试我得让你知道啊,我不(让你)知道我跟你比吗?” 喔噻这人!对上海女人我绝对是高看一眼,都很漂亮,很优美,跳起舞来那感觉。

我跟她是非常好的知己啊。她,他两口子,她说:“你要能把海通进来这股,你的权力要大过朱镕基。我说为什么?朱云来想拿这股盘——你怎么能拿?海通为什么一直在上海不去北京呢?是上海人的东西,它不是属于北方人的!” 喔噻!老刺激我了这话,当时半岛在盖,你知道半岛那块儿后背一条街吗?那个开发的地儿,我住在对面这个酒店,我说这个街最好的一定是我的,海通一定是我的,咱走着看!后来你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了是吧?

所以海通所有这些,咱们今天就海通KYC没过。哈哈哈哈。

战友们一起欢笑声)

QMay:是吗?哎?没事继续,我看一下啊。

长岛伟哥:神奇!不过我们这没有……

40:43郭文贵先生家晒台经常有鹰光顾。

郭文贵先生:昨天你们看到小鸟了吧?你看那鸟儿了吗?

长岛伟哥:哎,对呀对呀对呀!你没看到?

Rachel:我看到看到了,七哥

郭文贵先生:这我给你们编不出来吧。

Rachel:结婚纪念日是吧?

郭文贵先生:对呀,我们家这晾台你还记得吧?原来熊宪民成天说直升机要来,成天喊:我要买直升机去,你想进来吗?

Rachel:鹰停在这儿?

郭文贵先生:就鹰啊,他就看着,我在屋里直播一个鹰就进来了,进来就露在我这儿,我直播就露在我这儿。

Rachel:我以为城市里面会没有鹰的。

郭文贵先生:就这个鹰,好大呀!比我伸展开还要大,“唰” 就落在这儿了。

Rachel:城市里面纽约还会有鹰。

郭文贵先生:对!

Rachel:哇!

郭文贵先生:你绝对不是2017年关注过来的。

Rachel: 我是2018年。

郭文贵先生:2017年他们都知道。

长岛伟哥:这个地方跟另外一个办公室的地方都是个神奇的地方,这俩地方都是神奇的地方。

Rachel:2017年我上班特别忙。

郭文贵先生:2017年最初的直播的时候就是鹰来最多的时候。

长岛伟哥:啊,一晃都四年了。

郭文贵先生:谁抽烟?没有抽的,那我抽了。

Rachel:我可以抽雪茄,我想试试。

42:11郭 先生陪Rechel抽他珍藏的女版古董爱马仕雪茄,日本的高科技打火机中国做不了

郭文贵先生:好,我专门今天有女版的劳斯莱斯

Rachel:我六年级抽过烟,对,我六年级跟一帮小同学,很好奇,所以就跟一帮小同学

郭文贵先生:女版的劳斯莱斯,这个你爸爸哪年出生的?

Rachel:我爸爸?我爸爸是五一年,我妈妈是四八年。

郭文贵先生:我也陪你抽个,我也当女版的吧。

长岛伟哥:烟抽了要晕的。

郭文贵先生:女版的劳斯莱斯,所以说你要问问女士,你抽吗QMay?

长岛伟哥:我第一次我真抽得晕。

Rachel:会晕的?

郭文贵先生:一定晕的,而且雪茄醉了以后你三天醒不过来。

Rachel:我明天还要做《真人真事》呢!

郭文贵先生:撤掉撤掉。杯子慢点。

QMay:我们把酒喝了吧。

(几个战友碰杯)

郭文贵先生:(给Rachel和长岛伟歌看雪茄)你看这个古董爱马仕了吧,这个爱马仕现在没有了,这是老的,大家你看,每个经典的手镯呀、丝巾呀,这是个老东西,这是爱马仕的老东西。

(用打火机点雪茄)我跟你们说,你要能懂得这个打火机的高科技呀,中国人做不了的这个里的高科技是什么?回答我,全世界只有日本人做得了这上面有一件东西,像日本的马桶盖一样,那么牛。谁能知道?

战友:燃芯?

郭文贵先生:什么燃芯?

战友:不知道。

郭文贵先生:不知道了吧?觉得你不吃肉你就当佛了?连你自己都入不了。

战友:是不是爱好啊?

郭文贵先生:对啦,这话好。我告诉你们,这个焰看着没有?——一直在烧。

长岛伟哥:它没有烟。

郭文贵先生:它里面那个片儿不能烧化不能变形,还不能呲,就这个技术全世界只有日本能做到。

长岛伟哥:高温下面。

郭文贵先生:嗨,中国做不了,又上太空又上月球的。

QMay:连笔芯儿都做不了。

44:54郭先生家用的水晶杯是整水晶挖出来 的自然的,雪茄是1962年出产叫罗密欧已有60多年,现在有钱买不到

郭文贵先生:这水晶杯大概是咱们70年前吧做的这个,你看这它每个它是自然的,是吧?自然的是吧?你告诉我中国人什么时候做这个,咱广东出大量的,你给我找一个这出来,吹出来他做成这样的,你给我找一个。

(问Rachel)你父亲是哪年的?

Rachel:五一年。

郭文贵先生:五一年?哟,这比你父亲(晚),这个是六二年的。

长岛伟哥:雪茄?

郭文贵先生:嗯。

战友:哟,天哪!

Rachel:六二年的。

郭文贵先生:这叫罗密欧

战友:赶紧抽吧!

Rachel:快60年 了。

郭文贵先生:嗯。你要是能买着多少钱我都买,你说别人你要一千美金,你要一万美金,我都不会犹豫我都会买。

Rachel:你这是怎么抽啊?就是把烟吸进去然后再吐出来?

郭文贵先生:我吸,你不能抽,你抽你真会昏过去的。

QMay:不要过肺。

长岛伟哥:这个是专业的,还不要过肺部。

46:24几个世界歌星朋友爱好吸毒、会喝酒、会抽雪茄,他们对香槟和雪茄的感觉发自内心的喜爱

郭文贵先生:我别说名字,就几个我最喜欢的歌星,这我太喜欢了,所以就见个面吧,吃个饭是吧,聊聊。世界的歌星有一个最重要的:吸毒,吸大麻,还有一个:会喝酒,最重要的:会抽雪茄,真会抽雪茄!你知道我们家,哇!郭先生你有这个雪茄!哇!什么导演,滚一边儿去,坐这儿抽雪茄。这就是西方人和东方人最大的差距。他们喝酒时这个酒,你就怪,哇,这个对酒的感觉呀,香槟呐,那个感觉他就来了。然后你一说雪茄,哇,一抽,人家那是发自内心的。

你没见我的机组,我那机组是最漂亮的美女啊,” 法国小姐” 第一届第二届都是我的空姐,人家穿的工装那个味道,鲜花的布置,上面永远客气,绝对是恭敬的不得了。

都当几年空姐了,完全没有什么私下聊。有一天在巴黎,说:郭先生巴黎我要请你做个客,一起吃个饭吧跟我先生。我说太好啦!当时人家已经怀上孩子了,请我吃饭,抽雪茄喝波Burgundy,哇塞!我说你们什么家庭啊?还住那么好的房子!人家家真的是个billionaire家庭,她说我继承我父亲资产,这些东西都是我父亲给我的,但我还是要工作的,我不会成为我先生的奴隶,我也不希望我先生靠这些东西活着,家里摆着钢琴。

今天我就要去Steinway的总部,就这111。

QMay:对对对,111,我们路过过。

郭文贵先生:我哪天我让你去看看,Chanel还有Steinway的总部,我让你看,你永远进不去,我带你看,我今天刚在那儿开会。

战友:那个厂也在哪儿吧?

Qmay:很低调,外面看不出来,111号。

郭文贵先生:111号,哟厉害,真厉害!这都是,然后完了以后,哇,她说:你知道我俩已经离婚了,9年了,住在一起,为了孩子。她说我跟你在一起最快乐的是吃遍了中国美食,呵呵呵在中国美食香港日本,我吃遍了亚洲

哇 !我说我们中国女人啥时候能活你这样。有billionaire的资产,去当空姐,还能那么认真服务,你还能藏得住,结果你们都吃遍亚洲。跟王雁平特熟。

长岛伟哥:她不经常飞的时候……

郭文贵先生:那就等着。她24小时待机,飞机机组都是24小时,随时起飞。

Rachel :而且都没打疫苗

郭文贵先生:呵呵,现在我不知道,我已经好几年没见,因为到美国她们都不来,她们都不来美国的,法国人绝对说:郭先生,在美国,她们觉得美国土得掉渣。她们就说不不不不,美国我们受不了不去。机长、全机组都不来。因为不是我,家族基金嘛。“郭先生,在欧洲,在美国之外,什么时候都可以,我们愿意服务。美国撒呦哪啦” 。我隐居山林,你们从来没有问过我隐居哪座山林呢!

QMAY:你隐居哪个山林呢?

郭文贵先生:我肯定不会在美国呀。很多都以为我会呆在美国隐居山林,但我不会呆在美国

长岛伟哥:要么在瑞士

郭文贵先生:我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山,属于我们的。

长岛伟哥:不会在巴西吧?

文贵先生:啊,不不,不太遥远啦。当然不会去那儿,太穷了吧,人烟也……绝对是最安全最美丽的山脉。但绝对不会告诉你们。哈哈哈,也不会是(加拿大)。但加拿大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加拿大有个山头是我们的。

Rachel:那你不是说你要跟战友那个吗?

郭文贵先生:当然,那时候我们几乎是空地飞机随时啊,你们那时候见我,基本上就是从办公室到这儿吃饭这么简单,“哗” 就给你送过去了啊。我那山里面我有俩机场。一个停机场,两排直升机的。一个专门私人飞机的。美国飞机747都可以落下来的。

长岛伟哥:那时候我们是不是都有自己的飞机

Rachel:租Gclub的不就完了嘛。Gclub那边有租的。

郭文贵先生:我的山也不会……所以你看你们想的很单纯。第一,我说山你们就以为是美国。第二,我一说不在美国,你就以为只能不在美国。我不可能就只有一个山,谁说只有一个山了啊。

QMAY:火星上

战友:火星上的环形山。

Rachel:明年七哥不是说可以上太空了吗?

郭文贵先生:这太容易了,现在就可以上,你拿钱去,太容易了。咱们这个办公室,你看到这个办公室的,好几个的太空服务中心的,就在这办公室里边,就在楼层里面,有好几个。咱们time waller(音)你查一查,好几个,包括SpaceX,他们中心在这儿。那个楼,咱那个楼,还有这个West nice(音)。

长岛伟哥灭共以后再说,要不然上去回不来了怎么办?

郭文贵先生:上去回不来,那真是个很兴奋的事,总比在地上赖……强的多。哪有一个人死到天上去了,真的直接上天了嘛。那多近了,对吧。

长岛伟哥:万一那个coin,还没卖掉呢?

52:13 七哥说coin这东西绝对是有主人

郭文贵先生:兄弟,如果你要真相信的话,coin这东西,它是绝对有主人的,该是谁就是谁的,我深信不疑。

QMAY长岛哥的回答永远都很接地气。

郭文贵先生:用李大师的话说:“说的很真实,答案很准确,境界很低。” 我问李大师……(问Rachel)这烟抽你有感觉了吗?雪茄要呼腔(音,不确定用词),还不能沙眼睛。

Rachel:什么叫沙眼睛?

郭文贵先生:就是呛眼睛,眼睛红彤彤的。

Rachel:就是有可能会流眼泪。

郭文贵先生:(对战友们)慢慢喝啊,你们都给我喝光啊,剩一滴也不行✋滴酒罚三杯。我有时候嗓子哑,战友们不知道,我一抽雪茄会短暂的嗓子哑,我是真抽,我是真地吸进去,我把这个口味一定留在嗓子里面。

长岛伟哥:这个会不会。。。。。。?

郭文贵先生:癌症啊?不可能啊。但是你每天对这吹24小时,啥都给你弄出来,喝水也给你喝出癌症。没问题。

长岛伟哥:你吃进去要出来的。

Rachel:我想吞下去。

长岛伟哥:哎呀,想想灭共以后的日子。。。。。。

郭文贵先生:呵呵呵。我瘦的时候,我的脸比墨镜还窄上一点,我就是两个大颧骨,整个嘴……眼睛,牛眼睛。我瘦的时候啊,我小的时候,你看我就像一个外星人一样,眼睛,牛眼,很瘦。就是个大鼻子,老远就看这个鼻子过来了。

Rachel:你现在是最瘦的,好像。

郭文贵先生:哎呀没有,我那时候47, 48公斤啊。

长岛伟哥:那近二十年,现在是不是算瘦的?

54:43七哥说自己在伦敦的时候最瘦

郭文贵先生:不是,我在伦敦的时候是最瘦的,我在伦敦的时候,75公斤,其实我现在我是78公斤,今天。

Rachel:那也差不多,差不太多。

郭文贵先生:你看那时候,你想,我们最早买私人飞机,飞非洲的时候,那时候很少有中国人飞非洲,那时候我们很多投资在非洲啊。飞机,看到地球那个弧线的时候,在那个卧室里边,我在飞机上抽雪茄的,我在飞机上抽烟的,你嫂子也抽烟嘛!那时候你回到中国中国一架私人飞机都没有。

长岛伟哥:是什么时候?

郭文贵先生:是一九九五年,九六年。

长岛伟哥:95,96年就坐私人飞机呢!

郭文贵先生:我是93年我就第一次坐私人飞机

长岛伟哥:你92年才……

郭文贵先生:93年。93年日本的,就是我们和投资,他有个飞机。就是达索五菱,就是日本叫青木建设。你上网查,叫青木建设。哇塞,那时候你不敢想像,那时候是1100美金一小时啊,成本啊,那就万元户1小时就没了,现在是25,000美金一小时成本。裕达的时候对我太重要了,就91年,出来就裕达裕达一下子就国际化了,全是日本的,法国的。91年你干啥?穿豁裆裤那会?

长岛伟哥:那时候饭还吃不饱,真的饭吃不饱。

郭文贵先生:我91年出来,我的生命是按天变的。

长岛伟哥:92年裕达……

郭文贵先生:91年,91年年底成立大老板家具厂,就裕达嘛!我出来以后,我就每天我们家人看我不见,我体重也是噌噌噌就上去了。我第一个做的是大老板家具厂,然后是侯寨,郑州老机场。那时候郑州机场就现在郑州新区嘛。一星期一班,草地皮,然后做集油器,然后跟香港的开始做贸易,然后到非洲去做投资。我们到非洲干什么?最早是考察房地产,还有跟那个所谓军工,跑那儿考察去。

长岛伟哥:那时候你国内房地产都还没怎么做!

郭文贵先生:裕达房地产啥时候开始的?裕达别墅,是中国几乎是前五名,带天然气,带物业管理公司。没有人知道啥叫物业管理公司,天然气,叫裕达别墅。那时候叫南房嘛,就深房嘛!你看老弟,你当时真在学校里,你真是学生。

长岛伟哥:92年我是初中……97年……

郭文贵先生:你那时候在哪儿呢?

Rachel:我在……我爸妈是知青嘛,然后移居上海……

郭文贵先生:你还没进玉米,那时候还。

Rachel:没有没有,就是家人会吓你嘛,就是说你不可以这样,这样你会怀孕的,怎么怎么样,会吓你吗。然后那时候就很傻,不懂啊,不知道。有男朋友挺惨的,也没有怎么样,就牵牵手接接吻。

郭文贵先生:你老公……

Rachel:没事儿,他知道,我都跟他交代过。

58:39七哥说到叶钊颖特别聪明

郭文贵先生:原来有话曾经没告诉我。我觉得钊颖就特别聪明,这钊颖这话:以前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就这个思维就是冠军级的。就很多女人跟人家谁以后,一定把人家八辈祖宗,就你爹是不是处男都想管管,这跟你啥关系嘛,是不是!这是很吓人的事情。这七嫂就聪明:“永远别说这些,你别跟我说” 。原来老问。

今天我问你们个事儿,现在回答我,不能说谎话,马上回答。你的太太是在你左边睡右边睡?我说完你再说是或不是,你现在不要说。(依次对战友)你的太太就在你右边睡觉,她在他右边睡觉,你在你先生右边睡觉,是不是?

Rachel:不是。

郭文贵先生:你是不是?

长岛伟哥:我是。

郭文贵先生:(问战友)你是不是?

战友:我也不是。

郭文贵先生:哈哈,哈哈,上当了吧,上当了吧,这就是男女关系。我就一句话把你猜出来……在左边睡觉的,妻子在左边睡觉的,这跟你左手右手是有关系的。左手和右手。

众人:哈哈哈!在直播啊、在直播啊!

郭文贵先生:我动不动开这种玩笑啊,我开一次玩笑让你七嫂子乐一星期,我永远都有这种玩笑给你开,哈哈。

(大家欢笑)

战友:原来是包袱在这儿,哈哈哈。

郭文贵先生:(对长岛哥说)所以你太太我知道为啥是三十三次了,哈哈……

1:00:40介绍周围环境有当前对面是奥巴马的办公室,前面是川普总统郭先生当初办公室中GM大楼45楼

郭文贵先生:那时候我刚搬过来,对面就是奥巴马的办公室,每天看到在那块(指着对面),最后搬走了。然后奥巴马前面是川普总统, 把他急坏了。

Rachel:奥巴马不是住Chicago 吗?

郭文贵先生:对呀,总统离开白宫都有办公室的,

Rachel:噢…

郭文贵先生:像布什总统原来就回到德州建办公室了,总统要有权力建立图书馆,是国家要付钱的。然后终生他都有他自己的一个团队。比如说特勤局的、秘书呀、特勤员呀、就是纪要员呀,告诉你这不能说那不能说都得有规则,都有这个团队。所以说奥巴马当时选的纽约,你记得吗我说奥巴马办公室设在纽约克林顿当时也是在这儿,后来也搬了走到110多街上面去了,这是克林顿基金嘛,对着这个公园。你们从来不知道,我原来办公室就在这个楼的47楼,噢45楼,GM大楼呀!

长岛伟哥:真的。

郭文贵先生:我当时在纽约45楼呀,我们就在这个45楼。最豪华的办公室,后来是因为潘石矻一半股东我们才离开的嘛。那个时候他跟团队在那呢。

(QMay给郭先生斟水)我今天终于等来了一杯水,没人给我倒水喝,我很惨现在。哈哈。谢谢、谢谢。在这个楼上,然后我们的家族基金是在对面楼上(用手指着对面)。

长岛伟哥:这个楼总共是多少层?

1:02:45郭先生家楼下是酒店,90%是犹太人,都是顶级富豪家族,每层都住五家,七家,郭先生家住的整层就一家,

郭文贵先生:这整个楼,啊…最顶楼三层是澳大利亚第一富豪嘛,就是那个电力公司呀、发电厂都是他家的,好像是45层。三层都是他的,好像又买了一层,生了好多孙子、女儿,然后是再上面是法拉利的家族,法拉利家族住这这橦楼,全家住这儿。还有一个是GM的老板也住这,还有Micheal Kors老板,还有.…

Rachel:白人?

郭文贵先生:都是白人,这个楼全里面有90%是犹太人,然后只有一个有颜色的就是我。

大家笑,哈哈……

长岛伟哥:楼下是个酒店?

郭文贵先生:楼下是个酒店,至始至终都是酒店,这是个Co-op,这是一个合作公寓,所以这里最大的权力是董事会。你买这个公寓用这个股份,这一层楼占了几乎一半的、这楼一半家族基金的,它是按钱算的嘛。这里就这一层是一家,每层都在七家、五家。

大家:噢…点头。

郭文贵先生:楼下的Co-op它有这个酒店功能,它酒店是几十个房间嘛。

长岛伟哥:怎么一半呢?

Rachel:很大呀,七家,这就一家整层就是一家。

郭文贵先生:这是按钱算的,原来买的便宜嘛,可能是一百万美金,一层就六七百万美元,这一个就干了房价是六千九百五十万,加上其他所有的东西将近八千二百万美元

长岛伟哥:总金额。

郭文贵先生:总金额嘛。

Rachel:那酒店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订的吗?

郭文贵先生:谁都可以订。

Rachel:噢,谁都可以订。

郭文贵先生:谁都可以订。

Rachel:谁都可以住这里?是吗?

郭文贵先生:可以。你不会住第二次的。

长岛伟哥:啊?

郭文贵先生:啊!糟糕透了,糟透了!基本华盛顿来全住这儿,就剩一个房间,所有的今天又加一个人,我今天下午说,他们九个人嘛,订了九个房间。最贵的最烂的这个地方,啊(摇头)!

Rachel:是因为装修是吗?

1:04:58 18层房子太老七嫂子不喜欢,每天带Snow农场,笨笨在英国,有狗师傅带

郭文贵先生:你七嫂子为啥不在这住你知道吗?就是不喜欢这个老,一会儿这掉一块,然后那块漏水了,经常漏水。哎呀她受不了。她住的农场又大,她每天种菜、溜溜马、溜溜狗老爽了是吧,开开车,你嫂子……

长岛伟哥:还有马?

郭文贵先生:对呀。

Rachel:有马,七哥说的。后面,

长岛伟哥:没看到过马。

Rachel:没看到过,但七哥说了。

郭文贵先生:没看见马。是吧。所以说她愿在那边,不愿在这边,她回来这边是给我面子来了,带着Snow回来。

Rachel:哎,笨笨呢?

郭文贵先生:笨笨是在英国,笨笨有女朋友叫多多,哎哟,漂亮的!这俩人真是!这两天多多穿裤衩,因为她是发情期,笨笨就跟疯了一样你知道么。他有他的狗师傅嘛狗爸爸,专门弄人给养着,笨笨太好看了!他在这住了将近一年吧,从很小长大的。

Rachel:是呀,Snow当时你捧在手上的时候,可小可小了,Snow小,可可爱了。

镜头后面人:Snow的照片是在这个卧室里面照的。

郭文贵先生:嗯,对,嘿嘿。

Rachel:今天没看见Snow

郭文贵先生:对呀。Snow真是,我这几天都想他了,真想他。你嫂子不愿让他回来,他觉得憋屈得慌,她每天带他出去拉屎尿尿都上草坪上,然后有自己的专用军队(哈哈),还有孩子。

长岛伟哥:(对着Rachel说)你还可以呀,抽到现在都没晕。

Rachel:没晕。还好,这个还可以,不上头。

郭文贵先生:这就是给女的抽的。今天准备的男女版嘛。

长岛伟哥:我闻着闻着就快晕了。

Rachel:噢是吗,我抽着不觉得很熏。

郭文贵先生:我这种烟抽晕过去你三天缓不过来劲,你知道我看了抽烟抽晕最历害的是谁你知道吗?当时爆的那个被切子宫的那个女孩,在中国会——香港老中银嘛可以抽雪茄的,有那个房间,她在那抽,哇!当场脸就发黄,她就觉得嘴呀抽着带碳的雪茄,抽到整个人……

Rachel:(看着郭先生说)是要开会了?

郭文贵先生:几分钟,我稍微晚一会儿,(跟服务人员说)跟他们说我再晚一会。

服务人员:好的,我转告他们。

1:08:23郭先生期待老班长纽约招待老班长喝酒,关照给老班长双胞胎女儿寄G-Fashion衣服

郭文贵先生:老班长馋死了吧?哈哈。啥时候老班长能来这儿哈。

Rachel:他说他会来,他说如果要来的话先飞洛杉矶看朋友然后再过来,病毒一好就会来。

郭文贵先生:太期待他来了。

长岛伟哥:他说来了先跟我喝顿酒。

Rachel:他说要请我吃饭呢,老班长。嘿嘿。

郭文贵先生:(对着服务人员说)你说我推迟一下时间,你说一下呀。

服务人员:好的,我知道,我跟对方说一声。

长岛伟哥:上一次有一次好像说是有计划去BVl……

郭文贵先生:嗯?

长岛伟哥:有一次说有计划去BVl,当时我跟他说,很激动呀,有机会肯定有机会。

郭文贵先生:老班长来绝对会喝高我跟你说,你们喝得太没劲了。

长岛伟哥:他每天都要喝,他几乎每天都要喝一点点,但不多。

郭文贵先生:老班长来了喝绝对让他喝嗨了。

Rachel:嘿嘿,开心了。

长岛伟哥:等他过来把他双胞胎女儿带过来。

郭文贵先生:这俩孩子是我们的宝贝,这俩孩子从上来一开始,从去年一开始GTV就上来,很多人不明白这里面的意义,他俩闺女露脸比他早。

Rachel:对,对。

郭文贵先生:很天真这两个孩子,我们家看这两个孩子就像看我的孩子一样。哎!对了!没给这俩孩子寄G-Fashion吧?你有没有给她寄过?

长岛伟哥:没有。

郭文贵先生:明天一定要想着,给他弄件G-Fashion ,给俩闺女寄件G-Fashion

长岛伟哥:好。

郭文贵先生:打折啊,一折。嘿嘿。

甜点上来了。

郭文贵先生:别吃,先别吃啊。

●1:12:00 品尝1990年罗曼尼·康帝、日本草莓

郭先生取了几个小杯子回来。)

郭文贵先生:再拿一个杯子就可以了。这个千万不能喝多,喝多直接就过去了。

长岛伟哥:这是什么啊?

郭文贵先生:这是盎司,一盎司,一盎司多少钱,一盎司是合多少?喝多了,很多人就不知道,呱,一杯下去,直接就完了。这个一年可能就百十瓶,十来瓶,有时候没有。1990年的。罗曼尼·康帝。1990年的。跟你年龄差不多了吧?

Rachel:比他大,他零几年吧?

郭文贵先生:我的天啊。

战友:怎么换杯子啦?

郭文贵先生:没有杯啦,就三个杯子。那个给Q May,你老爷们用金的。你喝不喝?你确定?你喝不喝?你给他来个杯子,就来一口?

战友:他不喝的,我喝这个就行了,谢谢。

郭文贵先生:确定啊?喝吧,喝完这个再吃这个。

战友:喝一半吧,别一口喝,会不行的。

郭文贵先生:一口喝直接…… 别不信啊。

战友:岛哥,分享下什么感觉啊?

长岛哥:很浓啊这味道,直接从鼻子里出来。

Rachel:这酒精含量是多少?很高吗?哇,74%啊。像黄酒啊。

长岛哥:还是绍兴黄酒,哈哈。

郭文贵先生:它打开你血管的,如果你喝这个,你就是要玩歌,玩音乐。这个你来一下子,直接脑子,Bong。

战友:感觉现在嗅觉特别灵敏啊,哈哈。

郭文贵先生:三口啊,三口啊,剩下一口就要慢慢品了。

Q May:可以喝水吗?

郭文贵先生:可以的,可以的。

Rachel:感觉特别热,好热,在烧。

长岛哥:我们可以退场了,呵呵。

郭文贵先生:也叫床前酒,真的。只要所有的,女人只要在欧洲,在美国,主要喝香槟的多,就放开喝,香槟酒是高兴酒。女人喝香槟、白葡萄酒,然后喝这个酒。这叫床前酒,上床前的酒。这外国夫妻俩,人家外国的房子,你看都有个小凳子,放在床前。

人家就吃完了,清清口,漱漱口,这严格讲是清口。稍微静下来,然后,啪,点上雪茄,咔,一喝。这时候你再来一口,你别喝完啊,留一点,然后一点点往嘴里……

Rachel:你确定不想尝试一下?

战友:确定。

Rachel:OK。

郭文贵先生:我觉得你真该尝一尝。在镜头前门展示展示日本草莓。

Rachel:这就是那个18块一颗的?

郭文贵先生:对了。呃,这时候你可以吃草莓啊,喝了半个酒。这是日本草莓。

Q May:这个草莓能在纽约买到吗?

郭文贵先生:能买到。但是一般生人是不卖的,他不卖的。

长岛哥:那天我们在办公室里吃的就是这个?

郭文贵先生:是啊,都是特定的。他们说从来没有人买过这么多过,他不卖给咱。

战友:他最爱吃草莓,但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草莓。

郭文贵先生:这是好东西吧?为啥中国人就没有这样的一个草莓?14亿中国人。

Q May:对啊,为什么啊?

郭文贵先生:中国人从来不要品质生活啊。

Q May:我觉得我们小时候吃的草莓……

郭文贵先生:小时候也没这样的草莓,一定没有。他这个草莓培养首先有两个原因,咱们不会有的。第一个,牛奶。

Rachel:啊?这是用牛奶的啊?

郭文贵先生:牛奶啊,对啊,用牛奶种出来的啊。喂牛奶的,整个用牛奶浇的。整个是听音乐的,这个是日本人培养出来的嘛。

我们家族的另外一个房子,你们谁都没见过。哪一天带你们去看看啊,离这很近啊。改天你们去看的时候,坐在那个上面,有一个风窗。专门打开,这个纽约风大,听到风的声音,喝小酒,哇……

我会带你们去的啊,不能带相机去。

长岛哥:喝完了没有?

Rachel:没有,我就还剩一点。

Q May:你想说什么?

战友:无法言表!

众人:哈哈

郭文贵先生:行家。

Q May:今天喝了酒的感觉就是,很通,但是一点儿都不醉。

郭文贵先生:对,像你这样的酒量,今天你再加一倍也没事。但长岛哥绝对会撂倒。

众人:哈哈

长岛伟哥:我现在酒量不好,以前还行。以前我一斤白酒可以喝,现在不行了。

郭文贵先生:那以前常喝?在江湖上混的时候。

长岛伟哥:不,我喝得不多。有遗传,我父亲特别能喝。

●1:19:30 岳父母去世之前跟他们喝酒

郭文贵先生:啊,这绝对有关系的。你七嫂为啥……她爸爸妈妈俩老,就临走之前都喝酒。我去跟她爸妈,就是临走跟我长谈的时候,我就是跟老人家一口酒一口酒的喝。所有的好酒我都摆在这,我说老人家你就尽情地喝。

老人家一开始还掉泪,后来就不掉泪了。就你能发现这个精神面,就人都已经快走了,跟我这女婿聊天的时候,“今天你放下,我不是你岳母啊” ……我送走了我岳父,送走了我岳母,然后是我大伯。

哇,那时候到处找药啊,所以我对中医,我是有话说的。所有的好医生全用了,那所有的……我花35万人民币买一副药,就给我岳父岳母。所以你说我孝不孝敬,天知地知。

那时候哪有人给这钱的啊!就是96年97年的时候。所有的人,连警卫队都给我去找药去。

我跟老人家喝酒。她父母就是爱喝酒,你去她那就喝酒。人家喝白酒从来没像你们这样,像白酒茅台,人家都是倒一碗,端着碗酒,哗,喝了,哇塞。

但是现在是不行了,经过这么折腾以后,她不喝了。嗯,这就是人生啊,你们不管有多少币,你想跨过今天这个生活不可能了,我可以告诉你们。

我现在就告诉你,你有钱,就重新恢复这个饭局,你需要N年的时间。因为它不是钱的事儿,它需要你认知。

Rachel:对,这并不是钱的事。

郭文贵先生:当你有钱的时候,你就知道钱买不到的东西是最重要的。

Rachel:我感觉好多,就暴发户似的,就是那种你有钱了,但是就品位和精神上的东西,有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

郭文贵先生:你一定要尝一口,不能喝多,要开车。你不尝这一生错过了。

长岛哥:错过了10个币,哈哈。

战友:比10个币还重要。

Q May:错过了一个体验。

郭文贵先生:这个酒啊,麦卡伦25年,这个是珍藏版吧,看看这个,你从这看。看到没有,看这底下,这个就是它的标致。

你叫小寒,每个人就倒刚才你们喝的那个那么多。就这么多,你们尝尝。喝多了就把今天的酒全冲掉了,你们一定尝一尝。因为你们从来没喝过25年麦卡伦。

长岛哥:15年的,我们也没喝过,哈哈。

郭文贵先生:这个时候你可以吃,咱们中国式甜品。

Rachel:这个是汤圆嘛?

郭文贵先生:嗯,唯一中国料。

Rachel:黑芝麻。

战友:不难受,特备舒服,瞬间感觉就通了。

郭文贵先生:通了吧?绝对……

战友:这个喝完让人特别心情愉悦。

郭文贵先生:为什么酒存在几千年了?酒在这个人世间一定有它的作用的,凡是几千年,它一定是有作用的。它让你的精神健康,愉悦心情,它能让你每天感觉……

战友:感觉这……整个……(注:笑)

Q-May:其实就是不喝的人更敏感。

Rachel:对对对!

郭文贵先生:打通你的任督二脉。

Q-May:我第一次喝路易十三感觉就是进去以后感觉整个嘴巴像爆炸了一样那个香味。

郭文贵先生:嗯。路易十三是整个饭后酒里面的大概是最好的,就像茅台,这是茅台的80年(注:指着餐桌上的酒),就等于这概念,或者说叫铁盖儿茅台,你可以(找找),找不到这个酒了。我每次我告诉他:“只要你有(酒)了,你就跟我说” ,我们从来没有说有一瓶酒问过价格的,就是人家随便去。

长岛伟哥:那这个酒存这么多年上哪去找去?

郭文贵先生:你知道这东西就是你说钱的时候,这东西是永远不说你找不到的。

长岛伟哥:对啊,不可能在店里摆着卖啊。

郭文贵先生:没有人卖的。

长岛伟哥:对啊。

郭文贵先生:咱现在直播中就有一个战友就负责给我干这事的,他开始干这事,他现在就明白这东西了。你来,你是谁?凭啥给你?(注:Q-May给长岛伟哥端上一杯酒)这要喝口水啊,喝之前一定要喝口水,把嘴要清了,因为你吃了太多咸的东西了。

战友七哥要破戒了。

(Q-May给七哥和Rachel各端上一杯酒)

郭文贵先生:Rachel你要敢浪费了,可是麻烦大了。谢谢,我不要(酒)。

Q-May:不好意思。

馋死我了,你们对我简直是折磨。(开会的人)齐了啊?

工作人员:齐了。

郭文贵先生:齐了?好。你告诉他们抱歉抱歉,我们今天……

工作人员:好。

01:26:00 班农是绝对的天主教徒,从不喝酒

长岛伟哥班农先生他们来喝不喝酒?

郭文贵先生:班农从来一口不喝。

长岛伟哥:是吗?

郭文贵先生:绝对的天主教班农有些方面,你要动他的牛肉那简直要他的命了,但是你要……凡是天主教不允许的,他绝对不会干的。他永远没有MeToo的事,他深信男女之间,我爱你就爱你,我离婚就离婚,离三次婚,他绝对不会乱来的,绝对不会,绝对不会的。

长岛伟哥:我们这怎么没有MeToo?

战友:MeToo不到你。

Rachel:而且班农先生为什么总穿(同)一件衣服?

郭文贵先生:他是天主教的,他有很多件(衣服),都是一样的。

长岛伟哥:它是一样的颜色。

郭文贵先生:一样的颜色。

Rachel:军绿色的夹克。

郭文贵先生:外面是他的现在嘛,里面他是传统的天主教徒嘛,他不会穿别的。

长岛伟哥:塞支笔。

Rachel:对呀,永远都是这样,从来没有变的。

战友:还有纳瓦罗先生……

Rachel:对呀,他这样天天骑自行车,不敢想象。

郭文贵先生: Peter是太传统了。你们喝这个(酒)慢点喝,就是酒一定不能喝下去,一定是放到舌头前端,然后过渡到接近嗓子的时候,然后慢慢给它滑下去,然后这个酒味应该从鼻子出来。

长岛伟哥:我现在先尝一下。

Rachel:这就很爽,痛快

郭文贵先生:它跟它严格讲不会在一起喝,他天天,今天我们中国人嘛都有喝过白酒…….

Rachel:这个酒比这个酒要刺激。

郭文贵先生:对。

长岛伟哥:这个要刺激?

Rachel:嗯,你试试,我觉得这个已经够刺激了。

Q-May:它是醇香。

Rachel:更浓郁一点。

郭文贵先生:它是每年葡萄里边有那个霜有那个酶以后它才能做出来这样,没有它做不出来的。你的血液里的第一口这样的酒就是从这喝的,爆料革命基地18楼。

战友:太厉害了!

郭文贵先生:跟你爸一说“我今天绝对是男人了” 。

Rachel:你尝尝这酒后劲很重。(注:对长岛伟哥说)

长岛伟哥:我闻起来还(感觉)不到。

01:28:42七哥盘古时一年喝三亿多美元的酒,一起喝酒时,员工也都喝一样的酒

郭文贵先生:就这些酒你看,这好几个酒都是罗斯柴尔德家控制的吧?他请吃饭从来不喝这些酒,都是喝十几镑的酒,我就求着说:“我真不喝这些酒,我真不喝,我不是不好意思” ,我从来不喝,我就喝我的酒。

这些外国人跟我们的文化完全不一样,让你参观酒窖,参观完上来以后给你弄个桌上的酒,谁(愿意喝),你说你让我参观干嘛呀?

我们在盘古我一年喝三亿多的酒,一年都三亿多的酒,是个人消费三亿多的酒,美元

Rachel:天呐,难怪你说你喝,喝完以后……

郭文贵先生:而且从来我们员工,连服务员跟我一起喝酒,都是一样的酒,从来没有员工是这样,我觉得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

长岛伟哥:你那的很多酒也都是进口过来的。

郭文贵先生:从来没喝过国外来的酒,从来没有,我告诉你……

Rachel:茅台没喝过?

郭文贵先生:茅台是,我们喝很平常,茅台很少,几乎都是特装。

长岛伟哥:特供的。

郭文贵先生:茅台最早的办事处别忘了,在整个河南裕达是最早的代理,要什么有什么。

(注:Rachel递给七哥一支雪茄)好,我现在点上,给你摘帽儿啊。有些人是一开始要把这个摘掉的,就觉得这样穿西装带商标,也可以不摘,到中间的时候你会停下来,再摘。就这个火机,不会用的(人),有很多人就拿火机“欻” 手就给烧化了,直接烧化了,这眼睛直接就给你烧化了,这不是开玩笑的。(注:把雪茄递给Rachel)请,抽。

(Q-May孩子在餐厅外玩,七哥看了看孩子)

郭文贵先生:太可怜了。(现场杂音多,听不清现场低声交谈声)

01:30:49长岛伟哥一行几个人代表亿万战友七哥家里,未来要直播分享喝酒感觉和此行感受

郭文贵先生:今天你们代表着亿万个战友在这儿喝的酒,咱们亿万个战友,未来你们要好好直播分享喝酒的感觉,让战友们学会这种生活。

长岛伟哥:你像我们,回来回看一下去。

Rachel:等一下要看一下直播。

战友:没记住。

长岛伟哥:要是七哥要我们从头这一桌子菜翻译一下,我翻不出来。

Rachel:你记得你吃的什么?你都不记得你吃了什么。

长岛伟哥:对着视频重新来一遍。所以说你要真的有钱……

Rachel:这个是不是叫 Romanee Conti,我记得这个(注:指面前的一杯酒),是吧?然后是罗斯柴尔德什么?我要回看才能记住。

01:31:52战友们切忌不要端着手机到处照相,尤其是做客外国人家时

郭文贵先生:你像罗斯柴尔德他们看到我们中国人就是喝酒的时候给酒照相,他们简直是觉得接受不了,他们接受不了啊。咱们中国人到哪都照相,你像盘古,很多人“咔咔” 全照相。他们一看你掏手机了,他们一下子心就紧张,这外国人他是很忌讳这个。

比如Rachel,在美国加拿大的她知道这个,到人家,咱们这就无所谓了,都给你直播了,你啥都不用管,但是到外国人(家),有家人的,人家家里你就不能随便到处去。你像咱中国人到哪去端着手机就开始来了,这是咱们战友一定要大忌的。

你看班农的女朋友我们喝酒似的,他说:“Miles,你千万别把我们照片放出去” ,因为他身份太特别了嘛。

Rachel:很多老外都很低调的。

郭文贵先生:我在中国的时候,我很少出去吃饭。再一个,我们吃饭的时候几乎都不让带手机。

01:33:00七哥讲述决定亲自上阵用直播形式爆料的原因

郭文贵先生:像咱现在,我一生都没想到就干直播了你说,做梦都没想到。

Rachel:4000多个直播,加起来多少?1万多个小时。

郭文贵先生:就对着镜头每天直播。

长岛伟哥:你刚开始直播那会你也不知道……(注:杂音多,听不清说话内容)

郭文贵先生:我不知道,这真的是。

战友:怎么想起来这用这种方式的呢?

郭文贵先生:因为我当时就想到了会遇到这种媒体的封杀,怎么传达出自己呀,当时我决定买个电视台,然后买个平台,都谈差不多了,谈差不多了,我没想我爆料,当时我安排的是谁来爆、谁来爆、谁来爆,安排了一系列的方案,这就是天意。我这想是从2015年开始想的,到2016年初我就觉得不对劲了,这事我觉得谁也干不了,就没人,他没法往脑子里记再给说出去。

战友:对对。

郭文贵先生:后来我就想我得了解,正在犹豫的时候,跟多家媒体在谈的时候,钩织这个关系的时候,出现了一个神人,这老天安排的。

这是我儿子的女朋友,上海女孩,就在我儿子家里边,直播,网红啊,我看着:“多少人在线啊” ,她说多少人,我说:“多少人买你衣裳?这有意思,这个好啊” 。顿时我就一下子我觉得这招儿好。

我从来有带手机相机,从来没有一个……(注:杂音重,听不清说话内容)我说:“这事好,赶快跟我说说” 。说完以后,谁也没告诉,我就直播了。后来我就想我原来所谓电视台要直播,我可以完成,我可以做到,我就开始所有的团队帮我了解这个直播,我越了解我越兴奋。

当时我真心的,就像明镜,我觉得我要把华人这个媒体,当时我跟刘彦平的时候我说:“我要一统江湖” ,原话,刘彦平把这话报给中央的:郭文贵要一统江湖。而且我说:“我告诉你,我会用你共产党当年发家的方式来对付你们,就是我要从媒体开始。

那你想想我们得喝了七八小时的酒,在那个Dorchester喝酒,喝太多的酒了,喝了然后在我们那个酒店总统套房的时候我跟他讲,他全都给我录音了。

但是他们没想到我是那样,所以他当时把我女儿放出来了嘛,说:“你女儿已经放出来了,你不要……” 他以为我录完(音)放给别人或者给明镜你知道吗?他就没想到我,我就直接就出来了,这时候就开始我直播。

而且我直播的原则第一天我就很清楚,我说一定要直播,凡是录播不可以,而且我说一定不能打稿儿,而且我说只说我经历的事情。

一出来一播完,你知道我当时我身边人有多害怕吗?“你怎么可以直播呀?我们要保护你的形象不被人拍到,你说你这突然就全世界都知道你” ,受不了家人,很受不了。

我跟你说,现在我在家直播,你嫂子立马就走远远的,就她害怕到那种程度。你们要注意到我在农场直播的时候我的角度都很受限制的,因为你嫂子就要求一件事:“你别把我们的生活给拍出去” 。这很难的你知道吗?而且我生活中涉及到太多人了。

01:36:54共产党一直安排人在18楼对面的楼时刻观察着七哥的一举一动,七哥只有不掩盖不躲避不怕才能安全

郭文贵先生:这就开始直播了,我的天呐!我记得特别清楚,第一次在那块直播(注:手指着房间另一侧),下边留言,(我)说陈峰的儿子陈晓峰,下边人说:“晓峰,在你家拿着枪直接把这丫挺给毙了” ,就对面,就正对面15号嘛,就咱办公室对面那个嘛,是15号吧?顶楼。还有一个就是咱办公室隔壁那个楼,就是那个老楼157号嘛,他真的就拿枪可以射过来的,而且这个区他家有几十套房子,他找了露台。

而且你想想那时候我直播,下边人对你最多留言是什么?“别直播,别露脸,别拍照片” ,你按照这个方式,我就爆不了料了。而且“你别出门” 害怕,躲在屋子里边装神弄鬼的,是吧?那你还爆什么料?

所以刘彦平来了,先到露台看看,“你就在这儿直播?你胆子真大呀,想干掉你那不是分分钟的事吗?“ 我说:“那你咋不干呐?我怕你干我就不能直播” 。

就在这儿,他(刘彦平)出去就看着了,“你就在这儿直播?” 然后到这儿(餐厅)的时候,“对面这楼有潘石屹的你知不知道?” 我说:“我知道,对面还有你们的人呢。” 他当时就愣在那了,实际上他以为我不知道呢,就对面,专门租下对面的楼,就对面这楼,专门租下来,架着望远镜,后来就直接对着我来。

长岛伟哥:你也看得到?

Q-May:绝对清楚。

郭文贵先生:你看(注:手指窗户外),你自己看嘛,你看,就对面那个。

Rachel:那你保安团队不做任何事情吗?

郭文贵先生:保安团队要我签字:“这事我们是不负责任的” 。

长岛伟哥:现在还架着?

郭文贵先生:还有啊,你看啊,你顺着我的手(注:手指对面)

Rachel:天呐!

郭文贵先生:正对面,往上数。

Q-May:最亮那一排开始往上数。

郭文贵先生:最亮的,下面有个红的进出口那个,他现在不允许调暗了,就两台摄像头就对着我。

长岛伟哥:打个招呼,哈喽(注:朝着对面楼招手)

Q-May:那个红色的那个吗?

郭文贵先生:对了对了。

Q-May:就那个窗户口?

郭文贵先生:对!就靠这边这个,最暗的窗户口那个。

Rachel:天呐!

长岛伟哥:我们打个招呼,还认识我们吗?

战友:也见过。

郭文贵先生:所以说我这VIP来的时候,就把这个纱帘就放下来

Q-May:是那个红色的左边那间。

郭文贵先生:不,这边这边,第二个窗子,最亮的,上边。

Rachel:嗯,有一个,最亮的上边一点。(注:起身走到窗户边)就是红色的第二个,就是最亮的那一排你看到没有?上面的。墨镜,你看到没有?

郭文贵先生:你仔细看看,那清清楚楚。我这有望远镜,你(长岛伟哥)不是记得吗我这有望远镜,现在拿里边去了,望远镜嘛,我就看得清清楚楚。

战友:对看。

郭文贵先生:孙力军跟我通话你记得吗?“你的24小时我们全掌握” 。最后你就是一个事,你不掩盖、不躲避是唯一的安全的(方法),不能怕。

Q-May:对呀对呀,你就来吧,现在你把我枪毙了……

长岛伟哥:啥也没办法,他也没办法。

郭文贵先生:你没准备好做烈士,你不可能要灭共

Q-May:哎呦妈呀,我赶紧(包上头),别爆头。

郭文贵先生:这他绝对不敢,他就窗户他伸不出来,他只能是了解你,共产党它很Low的,它没想到这反而成就了我,这是为什么这么多,你看对面楼顶的保护我,(注:手指对面右侧窗户)你可以看到这屋顶上,就一直有保护措施,这是法律的(规定),他必须保护我。

Q-May:天呐,感觉这顿饭吃得好怪,

战友:无数个人盯着我们吃饭。

Q-May:是是是。

郭文贵先生:绝对啊,绝对,就这个(窗户)。

长岛伟哥:(共产党)把钱花在这个地方,老百姓活得也……(声音低,听不清具体内容)

郭文贵先生:说白了,你不作恶你就不怕这个。

长岛伟哥:对。

郭文贵先生:这战友说我嗓子,今天你们亲眼见到了我抽雪茄的时候,嗓子不是这喊的,你说我第二天嗓子啥事没有吧?

Q-May:你喝点水。

郭文贵先生:没事。

Rachel:你现在唱H-oin to the Moon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郭文贵先生:H-coin to the Moon~(注:唱)绝对是H-coin to the Moon(注:压低声音唱)

战友:录音的时候都是要抽一根。

Rachel:你别说,我觉得就是因为你这个烟酒嗓,你的歌超级的好听。

郭文贵先生:哎呦,你不知道我唱完歌以后,我跟你们讲过,最喜欢听我歌的人是当年最不想让我唱歌的人。

Rachel:七嫂吗?

工作人员:还有多久(开始会议)?

郭文贵先生:半小时,半小时行吗?

工作人员:对方想知道一下时间。

郭文贵先生:半小时,半小时,你让他们先继续开着。喜币喜币,我的天呐!

Q-May:喜币喜币

长岛伟哥:价格?(注:拿起手机看喜币价格)

01:41:53天天关注喜币涨跌的是炒家非投家

郭文贵先生:喜币啥价格了现在?

长岛伟哥: 18块01,有点下去了一点,

郭文贵先生: 18块零几?

长岛伟哥: 01。

郭文贵先生: 18块,降了2块,2000亿没了(注:众人笑)你这一说可不2000亿没了?我要原来说,你们不信,现在你们都是其中之一了。

长岛伟哥:关键自己的也没了,200块也没了。(注:众人笑)我以前炒过股票的,我经历过,你天天关注,你天天烦死了,你不看也就无所谓了,是吧?

战友:像我们这更是,更不需要关注,是吧?

长岛伟哥:不在乎它涨,七哥上次就说了,就你不能关注它每一天的涨跌,它不涨跌不正常。

郭文贵先生:关注的就是炒家。

长岛伟哥:对!

郭文贵先生:投家的一定不会关注的。

长岛伟哥:你要是论几年几年的,就该……

郭文贵先生:那就崩溃了。

长岛伟哥:对,我觉得应该再加点(喜币),可以。

Q-May:现在可以加啊。

01:43:09七哥讲述当年定18楼房子的故事,从七哥的资产和朋友关系就能看出他想不想灭共

郭文贵先生:我跟你说当时第一次我定这个楼的时候,一个(原因是)所有旁边这些楼都跟我,我都知道都有关系,对面广场什么的,这办公室,看这个楼的时候,你知道当时我准备爆料革命的时候,你们是永远不会理解的。

那是个冬天,刚刚下过雪,这外边雪就在这块都还没清呢,我就从这儿(餐厅门)进来,到这里去,然后家族的代表,因为这个是我儿子买的嘛,然后我儿子还有一个家庭律师,他说:“郭先生你不能当着面讲话,你没有权利讲话,你要听我们的” 。

然后我就问那个介绍人,我说:“多少钱?” 他跟我说了原来要价98个Million,然后有人中东来要出高价100多个Million,然后没有,因为这是XXX(听不清)董事会不过,然后他说:“别介意,这里边确实有种族歧视” ,我说是吗?

我就给那律师建议,我就坐在这儿,我说中国人dimo corner我们很在乎这个地方,风水,我说这个地方将改变世界。你知道那个中介说什么?他说:“这家伙脑子不正常,建议你们不要跟他聊得太多” 。就把我定义成精神不正常了已经。

人家说:“这什么人啊?你到这来又是dimo corner \%26lsquo;我要改变世界' ” ,人家觉得这不是糊涂话吗这不是吗?

后来就是家族给offer,“咵” 就出来了嘛。他当时很惊讶的,给了他这个,给了以后他要过嘛,写三封信推荐信,推荐信家族说还必须把我名加上。这是我名字在这用,我没有任何的资产的。

你看我的资产就知道我有没有想灭共,我不是现在,我过去名下就没有一分股,我没有一张信用卡。你看我有没有想灭共,你就看我这就看得出来,还有我这些关系、朋友,你就看得出来我有没有想灭共

长岛伟哥:还有国内这么多年没有税务问题,查不出税务问题。

郭文贵先生:包括债务。刘彦平在这儿说的,我们是最好的,比马云资产好,2017年说的吧?是吧?结果你看今天是不是改变了世界?所有人来,我们蓬佩奥先生就坐在你这个位置,说:“这个楼已经彻底改变了世界” ,蓬佩奥原话就这么说。

Rachel:那个Jason Miller说我们应该把盖特的comments Turn on,他说我们在吃饭的时候直播,没有开那个comments。

长岛伟哥:没有留言。

Rachel:没有留言,他说把留言Turn on。我刚看到,Jason Miller

01:46:00在香港李嘉诚的房子是七哥房子的1/3大,18楼是七哥住过的最小的房子

郭文贵先生:他老看我,你看多少美国人看?我们一位王子就坐在你(长岛伟哥)这个位置,公主坐在这个(Q-May)位置,他说:“Miles,我恨你现在的Miles Guo” ,我说为什么?

那天格芯上市嘛,这块坐着他们的一个大佬,就是他们的安全部长加财政监控人,他说:“我认识你香港的你,是我最爱你的,英国的也最爱你的,然后北京的” ,他说:“你在美国,太无聊了,我太不喜欢了,这么小的房子怎么能装得下你?”

你们从来不知道,我所有住过的房子里,这是最小的房子,最小的房子。李嘉诚的房子在香港是我的房子的1/3大。

长岛伟哥:啊?

Rachel:不知道李嘉诚的房子是多大。

郭文贵先生:网上都有照片,你可以看出来。

长岛伟哥:在深水湾

郭文贵先生:就在深水湾,在南湾,这个屋整个弯,那个房子总共是七层,相当于咱们的……这里是八千尺,外面是大概一千多尺,将近一万尺,那个(房子)是七万尺。

长岛伟哥:啊?

战友:嚯!

长岛伟哥:七倍!

Q-May:在香港有这么大的房子。

郭文贵先生:香港李嘉诚有⅓嘛,将近一万多尺不到两万尺。

Q-May:我记得我们有个朋友说在香港有三室一厅,就是以为是那种(大房子),结果一去,怎么那么小?就香港的房子小。

郭文贵先生:你们没有看过我在日本的房子,你们要看到我在日本的房子,你就觉得这房子真的是员工房了,虽然这是目前曼哈顿最有身份的、最有价值的房子,这是几乎排在前三了,所有的啊,这所有的一切。

日本的房子你们要是看了,哇——东京XXX(不确定用词)那块还有这么个房子出来,大鲤鱼,进去门,这中国(话)说就是四季院儿,后面一个大花园。

长岛伟哥:也是那种别墅式的?

郭文贵先生:完全日式。

Q-May:就是那种小木房是吗?

郭文贵先生:对呀,日本,在东京最大的房子超过1个Acre就算大了,就是6亩,那个是9Acre,东京市中心,跟帝国公园相隔大概200多步,跨一个护水河。

战友日本战友是不是要出动了?

Rachel:东京是不是青山区最贵呀?

郭文贵先生:青山在后边的区,是商业区最贵。Oyama(注:同音字)这是我日本的名字之一,叫Oyama San。

Rachel:森本木一郎还是木郎一?

郭文贵先生:森本木一。

Rachel:森本木一,为什么这么多木啊?

郭文贵先生:算命的呀。

01:49:02七哥从未用过日本阿布扎比护照,防止被遣返

郭文贵先生:再一个,你跟日本人如果结婚拿护照,你的名字叫啥?我拿那个护照的时候,是日本给我的护照,后来我把护照取消了,不要了。我一次没用过,所以我等于没有,从来没有(用过),包括阿布扎比护照我一次没用过。

他们很奇怪,为什么Miles每次,你看我每次deposition官司,问我:“你有什么护照?” “没有” 。你就知道我有没有想反共,有没有想灭共了,我用那个(护照),我就不会灭共了,因为这些国家都有管辖权,想过吗?

Rachel:都有什么?

Q-May:管辖权。

郭文贵先生:遣返你呀,司法管辖。

Rachel:你不是说日本很安全的吗?

郭文贵先生:日本再安全,你有护照的话就完全变了,你在美国,就不会给你政治庇护

01:50:03希望明年在另外一个山里边开联盟委员会会议

长岛伟哥接到老班长来电)

长岛伟哥:喂?

Rachel:老班长

长岛伟哥:我们在喝酒。

Rachel:你让他过来呀,你说七哥想让他来美国

郭文贵先生:雪冰兄,老班长,我们真想让你在这儿,你要在这儿,今天这是太完美了,这些人就是只能说不能喝。

长岛伟哥七哥自己也不喝。

Rachel:我喝了很多了,我已经喝了两个这个(酒)。

郭文贵先生:你要在这儿,今天就真的是喝高兴了,今天你还有海东兄弟要在就厉害了。

Rachel:对。

长岛伟哥:那几个都能喝。

郭文贵先生:草根(小哥)也行,大卫也行。咱们铁血组哪天相聚在这儿,那真的是……

长岛伟哥唐平能喝24小时。

Rachel:唐平也能喝?

郭文贵先生:哇噻唐平更厉害!

老班长七哥七哥七哥,这个时候我说一句话可以吗?

郭文贵先生:请。

老班长唐平昨天是有点小冤枉了,她……

郭文贵先生:不说这事,不说这事,你说这干啥呀?直播呢我们现在。

老班长:哦直播,明年我们跟海东兄弟我们相聚纽约可以吗?

郭文贵先生:对,叫钊颖大卫、草根兄弟、老凯,还有让我们唐平威廉王,咱们铁血成员来一桌,然后联盟委员会来一桌。联盟委员会的会我们是当然会在纽约相聚啦,但是我们希望能在另外一个山里边开一次,就是农场主、副农场主。

老班长:好!我再说一句,刚才我们历数两纵队,第一次有酒就忘记我们了,回去工作了。我没有看现在流量,肯定像流量你不只是跑了(杂音听不清楚说话内容)

郭文贵先生:我跟你讲雪冰兄,等你来的时候真的是你先准备好胃,连喝三天。

老班长:明年七哥能连喝多少天?

郭文贵先生:我明年得到五月份以后,但是也够呛,我觉得也够呛,咱们没灭共之前我最好别喝酒,我喝了酒你们全都不再理我了(注:众人笑)就今天这些酒不够我一个人喝的呢。

长岛伟哥:没事,你来了至少我可以坐陪你喝酒。

老班长:太好了。

郭文贵先生:但是我看你们喝我高兴。

长岛伟哥:对,老班长肯定行。(注:老班长说话听不清,杂音多)不会很遥远了。

郭文贵先生:不会很遥远,绝对不会很遥远啊雪冰兄。

长岛伟哥:最迟明年吧,最迟明年。

郭文贵先生:我估计这里边最能喝的是草根。

Q-May:是吗?

长岛伟哥:我们喝香槟,他喝白酒

郭文贵先生:草根是带着像能喝(酒)的样儿。唐平、草根,再一个老班长

Rachel:大卫看上去最能喝了。

郭文贵先生:大卫也能喝。

老班长:我得跟草根挑战一下,这个咱们也不能轻易认输。

战友:草根年轻啊。

Rachel:太好了!

长岛伟哥老班长天天喝。

战友唐平也是天天喝的那种。

Rachel:啊?真的?

Q-May:小唐姐经常喝到什么东西都在地上。

战友威廉王说怎么还不上来睡呀?一看,她在下边睡了。

郭文贵先生:那叫酗酒了。我喝酒喝得但我不酗酒,真的我喝酒喝的……那叫酗酒了。我很少自己喝酒,我们没人的时候我就觉得酒喝不下去了。

长岛伟哥:我也是这样,一个人我从来不喝酒。

老班长:我经常自己喝。

长岛伟哥:你看他一个人喝酒。

郭文贵先生:那叫喝闷酒那是。

老班长:我越喝越开心呐。

长岛伟哥:他看着七哥视频(喝酒)。老班长,到时候看看你那双胞胎女儿什么时候放假,可以带他们一起来。

老班长:谁过去了你说?

长岛伟哥:你们家两个双胞胎。

老班长:放不放假不重要,请假都要去。

长岛伟哥:对,小孩子们一起玩。

Rachel:期待期待。

郭文贵先生:我们真的是跟老班长我们要筹建的是全球农场委员会,联盟委员会要真开一次会,在山里边,我觉得在明年五月份以前很难,疫苗的斗争在明年五月份以后,快的在七八月

长岛伟哥美国倒是11月8号要放开,可以进来。

Rachel:美国是吗?

郭文贵先生:它放开和它疫苗灾难发生两回事,它是在没有发生之前,你可以说,一旦发生,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们明年一定会,希望在六四以前。

长岛伟哥:明年六四的时候可以过来嘛。

郭文贵先生:我们今年十一月份的时候就开始筹建明年的两周年。明年就像两个孩子、日本战友这些都要考虑考虑来的事儿了。

老班长:只要说去,我24小时待命。我在裸睡的时候,岛哥说“上节目!”

Rachel:今天早上,今天早上岛哥问我:“你可以上吗?” 我说可以啊,后来岛哥说:“不好,已经两个女的了,再来一个女的,要两男两女才好” ,说七哥说过,我说行,所以就找了老班长

老班长:你们该放松放松了,我觉得岛哥……

01:56:32坏事会在推出喜币所有功能和大机构投资者之后才会发生,在这之前共产党会想尽办法阻止

郭文贵先生:真放松不了,我们的挑战就是未来的这所有的坏事都没有发生呢,坏事就是在咱们推出喜币的所有的功能和这些大的机构投资者之后才会发生,在这之前共产党一定想尽办法阻止你。千万记住,雪冰兄,挑战完全没有开始呢。

今天我就知道,你看我们那些战友就是跟我联系的那些战友,一个没有通过的KYC,一个都没通过,很可怕的。

长岛伟哥:钱进不来,大钱进不来。

老班长KYC通过了,钱也打不出来吧?

郭文贵先生:那倒不是,我们通过很多的,我们现在说的战友并不是…..国内战友30不到,我说这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海外的(战友)。

长岛伟哥:钱已经在海外了。

郭文贵先生:特别是我们比较聪明的办法你明白吗?这是很重要的,所以我们现在铁血组,你看昨天我们老凯就是说了句完全是好心的话,说错了话,你看看,“呱唧” 一下子。

老班长:从一方面证明了(注:杂音大,听不清)有高有低的嘛,第二个也可以证明我们市场的真实性,谁也没办法控制,就是这样子的。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让大家在这种波动中锻炼小心脏,总比一条线总往上升好” 。

郭文贵先生:昨天这个事也证明一个问题,就是说共产党也找到了我们的一个弱点,这都直播呢,共产党也都能听到。我和共产党斗这些年,我就特别能了解共产党,我这斗争几年了,这敌人能出啥手我都能想到,就共产党拿我没招儿,它能想啥,它能做啥,内部的事我都能知道,而且我总在它前边出手。

所以说我们这个KYC,咱们战友一定不能……这个上市真的严格讲应该加括弧,严格讲叫虚拟上市,你不形成支付你就不可能的。只有喜币能买东西,能买今天桌上这些吃的,酒、饭,那行了,大家就知道这就流通了嘛。

长岛伟哥:只要开通转账嘛,比如说我们的钱能转到GClub去,就完(事)了,就可以了。

郭文贵先生:咱已经可以转了现在,已经可以转了GClub,当然能转了,当天都转了现在已经快3千万了转的,那可以转了,绝对可以转了。

Rachel:免费是吗?

郭文贵先生:买卡的也是啊,3千多万了,三千多万了。

长岛伟哥:难道不是通过系统里面他们有设计那个……

郭文贵先生:不是,GClub它有在HDO的账号。

长岛伟哥:那是有,但它有那个,老班长知道的,它有那个什么?

郭文贵先生:很容易啊。

Q-May:就相当于一个码。

长岛伟哥:不不,它有一个你需要填写一下。

老班长:它现在应该还没有开始,允许你转的这一项还没开始,应该是这一两天吧。

长岛伟哥:但是你签了那个(协议),那就可以给你划。

老班长:对,签了就可以给你转了。

长岛伟哥:不像我们说的,就跟手机一插就可以(划)过去。

Q-May:现在只要能绑定银行卡之后,很多事情就可以用了。

郭文贵先生:好,现在Q-May,战友们今天直播到此结束啊,把直播关了啊。

Q-May:拜拜!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