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病毒和疫苗的防治

来自NFSC Dictionaries

本文汇集爆料革命提供的重要情报,结合相关科学研究,提供CCP病毒和疫苗的防治的综合性参考。CCP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SARS-CoV-2病毒(以下简称病毒),是中共在跨越数十年的13579计划(由郭文贵先生于2017年首次警告世界[1])下历经多年研发的生物武器中共在2019年香港抵抗运动期间开始投毒,启动了CCP冠状病毒生化战争,引起了2019年至今的全球CCP冠状病毒大流行。在大流行引起全球的恐慌和顺从心理后,中共和世界黑暗力量启动了更重要的步骤,借机在全球范围内推行疫苗(以下简称疫苗),引起了比病毒大流行疫情本身的影响远为严重和深远的疫苗灾难,导致了当前和未来数代人的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将人类带入威胁到生死存亡的危机中。[2][3]

感染病毒(无论是否痊愈)和接种疫苗均会对人体健康产生巨大的威胁,对人体健康的影响是多方面的。[4]病毒和疫苗对人体的影响,在许多生理、病理上都具有类似的机制,最主要的是都会给人体带来大量经过生化武器设计(功能强化)的刺突蛋白。除此之外,疫苗比病毒的危害更严重,疫苗中的佐剂特别是纳米脂质石墨烯难以降解或代谢。对于病毒的预防、治疗,以及疫苗后的排毒,请参考正文相关章节。

免责声明(新中国联邦辞典不是医生)

本文仅限为读者汇集相关的文献信息,不是医疗处置或建议,不为此承担任何法律责任。读者如有任何医疗问题,请自行向专业医师咨询。读者在获取和使用本文涉及的处方药物时,必须遵守所在地的法律,注意用药安全。读者阅读此解说内容,不构成读者与本文贡献者以及新中国联邦辞典之间的医患关系。读者必须承担因为阅读本文所带来的任何风险或后果。

冠状病毒与刺突蛋白

CCP冠状病毒SARS-CoV-2(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病毒,是中共在包括SARS病毒及MERS病毒在内的冠状病毒家族中发展出的生物武器[5],是一种具有包膜正链单股RNA病毒,编码的结构蛋白包括:

刺突蛋白

无论是CCP冠状病毒,还是为此次病毒设计的各种疫苗,都含有共同的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 S蛋白)。刺突蛋白是病毒表面重要的标志蛋白,是一种三个相同亚基以非共价键结合成同源三聚体,同时S蛋白存在多个N-糖基化位点,糖基通过共价键与蛋白相连组成糖蛋白,而大量糖基的存在则可通过糖基化改变蛋白质分子的空间结构而封闭或破坏抗原表位,从而抑制机体产生免疫应答,对病毒起到保护作用。刺突蛋白有S1和S2两个亚单位,S1亚单位介导受体结合,S2亚单位负责膜融合。膜融合刺突蛋白激活的结果,并依赖于宿主细胞蛋白酶(如弗林蛋白酶(Furin)即弗林酶)在S1/S2和S2’位点对刺突蛋白的切割,是病毒进入细胞不可缺少的一步。病毒组装时,刺突蛋白弗林蛋白酶(Furin)作用下被裂解为S1和S2两部分,裂解过程发生于宿主细胞的高尔基体上。S1亚单位划分成2个结构域——N末端结构域(S1-NTD)和C末端结构域(S1-CTD),2个功能域都能作为受体结合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RBD)。

病毒主要通过上呼吸道入侵人体,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和人体多种细胞表面表达的ACE2受体结合,使得冠状病毒可以进入细胞,感染多个主要器官。[7]病毒主要通过病毒表面的刺突蛋白与人体ACE2受体结合感染人体。ACE2高表达于肾脏心脏睾丸,但亦在小肠肝脏等组织表达。刺突蛋白像一把“钥匙”,细胞上的ACE2受体则像一把“锁”。钥匙开了锁,病毒才能进入细胞。刺突蛋白具有柔性,可以像链锤一样在病毒表面自由摆动。刺突蛋白摆动的特征会让病毒在攻击细胞时更具灵活性,有利于刺突蛋白同细胞上的ACE2受体结合,病毒与受体结合的时候刺突蛋白细胞膜发生了膜融合刺突蛋白是冠状病毒致病的关键,现在科学已知病毒通过刺突蛋白与细胞ACE2受体蛋白结合,发生膜融合入侵人体细胞,科学家又发现刺突蛋白的另一个致病机理,那就是体细胞融合,实验发现,仅微量的刺突蛋白就能实现受感染细胞和未感染细胞的融合,进而导致细胞的死亡,表面带有刺突蛋白的病毒颗粒仅仅通过接触就能促使细胞间融合。

病毒外层包裹的膜蛋白打开后,RNA片段释放到人体细胞中,病毒开始利用细胞中的资源进行自我复制。病毒复制过程中大量产生的基因、蛋白都是与细胞正常功能毫无关系的废物,导致细胞的功能无法正常维持。此外,部分病毒的RNA会进入人体细胞的细胞核,可能改写了某些人体遗传信息,最终可能导致被修改的细胞生产并不需要的蛋白,这些蛋白可能最终会被运输到细胞膜,参与细胞识别功能。这样导致感染的细胞和健康的细胞互相不能识别,而免疫系统会主动清除被免疫系统认为异常的物质,使得免疫系统开始攻击正常细胞。

显微镜下的冠状病毒
冠状病毒示意图
刺突蛋白示意图

功能增强

诺贝尔奖获得者、法国病毒学家蒙塔尼耶教授,心脏病专家、物理学博士,律师理查德·弗莱明‎‎,大脑研究科学家Kevin McCairn 博士等人确认,病毒的刺突蛋白中被插入了HIVPRRA序列脯氨酸-精氨酸-精氨酸-丙氨酸)和朊病毒结构域,这些是被多位顶级科学家认为武器化的毒素:[8][9][10]

  1. 刺突蛋白中被插入了HIV标志性的GP120糖蛋白
  2. PRRA序列存在于狂犬病眼镜蛇毒素]]中,PRRA(弗林酶切位点)插入对于病毒感染人至关重要
  3. 受体结合位点的朊病毒结构域, 朊病毒病:引发疯牛病阿兹海默症(Alzheimer)等;刺突蛋白可以穿过血脑屏障,在动物试验中,95%的小白鼠会在两周后死于疯牛病,猴子实验也表明在5-6周后会发生阿兹海默症(Alzheimer)

法国遗传学家亚历山德拉∙亨里昂-考德 (Alexandra Henrion-Caude):关于SARS-CoV-2 病毒,在S1和S2蛋白之间插入了一个序列的功能增强 (gain of function)有点像把钥匙放在门旁边,而且这个序列不是自然产生的,因为它已经获得了专利,你不会为那些自然存在的东西申请专利,专利编号为7223 390 B2[11]

疫苗

在病毒大流行引起全球的恐慌和顺从心理后,中共和世界黑暗力量启动了更重要的步骤,借机在全球范围内推行疫苗(以下简称疫苗),引起了比疫情本身的影响远为严重和深远的疫苗灾难,导致了当前和未来数代人的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将人类带入威胁到生死存亡的危机中。诺贝尔奖获得者,HIV的发现者法国病毒学家蒙塔尼耶教授表示:

我们这一代打过COVID疫苗的人会在5到10年间产生副作用,我们面对后代亦有可能受到疫苗副作用的影响。

目前冠状病毒的疫苗主要有:灭活疫苗[12][13]腺病毒载体疫苗[14]mRNA疫苗[15][16]等,详见CCP冠状病毒疫苗。目前世界无论哪种疫苗,都以SARS-CoV-2病毒的标志性刺突蛋白作为病原体为模版而设计。刺突蛋白本身具有毒性,故接种疫苗或感染病毒两种不同的生理反应,会引发相同的疾病。SARS-CoV-2病毒在大多数人身上都主要停留在呼吸道的局部,而不是进入血液中。

人类免疫系统产生两类抗体。一类属分泌型抗体(分泌型IgA),由不能移动的T淋巴细胞产生。人体最容易被外源病原微生物侵入的部位是呼吸道和食道,T淋巴细胞位于呼吸道和肠道外表粘膜下,将产生的抗体通过粘膜分泌至粘膜的外表面。另一类抗体属循环型抗体(IgG和循环型IgA),由B淋巴细胞产生,产生的抗体分布在血液中,通过血液循环到达身体各处发挥作用。B淋巴细胞分泌的循环抗体主要消灭那些通过血液传播疾病的病原体,来保护身体内部的深部器官。由于疫苗设计只会诱发血液中的循环型抗体IgG和循环型IgA,这些抗体仅在血液循环中停留而不会到达呼吸道粘膜处,不能保护粘膜免受病毒感染。因此对血液中抗体水平的检测是没有意义的。

  • 各种疫苗都可能存在安慰剂组、常规疫苗、实验性疫苗等不同的剂型。被打的人不会知道自己用的是哪一种。
  • 佐剂(adjuvant)纳米氧化石墨烯,因颗粒直径非常小,细胞膜无法阻挡,会像盐放入水中一样产生主动扩散,进入细胞的量很大时会造成细胞功能失调。即使不进入细胞,仅在血液中也可能聚集后成为导致梗塞、凝血的异物[17]。参考:石墨烯了解降解方案
  • 刺突蛋白,至今科研界未完全了解刺突蛋白上到底有什么。总之它会伤害身体。
  • 灭活疫苗可能存在依然有活性的RNA片段,会和感染CCP冠状病毒相似。
  • 无论是CCP冠状病毒,还是为此次病毒设计的各种疫苗,都含有共同的刺突蛋白,所以病毒和疫苗导致的人体各种症状也疾病类似,但由于不同病毒的设计原理以及其中所以的辅料不同,导致的疾病也有一些差异。中共国所用的灭活疫苗由于使用甲醛等对病毒进行灭活,注射疫苗的受害者白血病的发病比例就明显高于mRNA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

每针mRNA/DNA 疫苗含有至少13到500亿个纳米脂质颗粒包裹的刺突蛋白。疫苗给人体带来的刺突蛋白远远多于自然感染,令人体免疫系统瘫痪。

扩展阅读:冠状病毒疫苗的不良后果

灭活疫苗

灭活疫苗(inactivated vaccine)包括科兴疫苗。制造灭活细胞时用甲醛灭活病毒,会导致白血病。根据中共卫健委文件:[18]

附条件批准上市的3个新冠病毒灭活疫苗产品分别由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所)、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武汉所)和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科兴中维)生产。其原理是使用非洲绿猴肾(Vero)细胞进行病毒培养扩增,经β丙内酯灭活病毒,保留抗原成分以诱导机体产生免疫应答,并加用氢氧化铝佐剂以提高免疫原性。

腺病毒载体疫苗

阿斯利康ChAdOx1疫苗,强生疫苗,康希诺疫苗,属于腺病毒载体疫苗(adenovirus-vectored vaccine)使用载体病毒,向人体细胞传递指令。上臂肌肉注射载体病毒进入肌肉细胞后,利用细胞的机制产生刺突蛋白。细胞表面会显示有刺突蛋白,触发人体免疫系统产生抗体并激活其他免疫细胞,以此抵抗它认为出现的感染。

阿斯利康疫苗不仅含有病毒的DNA,还因人类志愿者不足而使用了黑猩猩的血清,用黑猩猩腺病毒作为载体病毒,过敏反应更强。强生疫苗用的是人类腺病毒Ad26和Ad5作为载体病毒阿斯利康疫苗进入人体细胞后,在细胞核中释放DNA,病毒DNA被复制变成mRNA,并从核糖体翻译成刺突蛋白,促发免疫反应。

腺病毒疫苗上市以来,多个国家报告了接种阿斯利康ChAdOx1疫苗及强生Ad26疫苗后出现的一种罕见但严重的血栓血小板减少事件。中共军方陈薇开发的康希诺Ad5也为同类型疫苗,却从未报道过类似血栓不良反应。以上三种疫苗产生血栓的机制基本相同:都是由PF4(Platelet Factor 4,血小板因子4)抗体产生所导致。最近的病例报告显示,超90%的接种COVID-19腺病毒疫苗后出现血栓的患者PF4抗体检测呈阳性,这也印证了血栓形成与PF4抗体有关。

研究者通过冷冻电镜技术获得了腺病毒疫苗的高分辨率结构,使用最先进的计算模拟证明了腺病毒疫苗颗粒与PF4之间的静电相互作用机制。另外,体外的表面等离子体共振技术也证实了PF4能够与腺病毒形成稳定的复合物,复该合物可以诱导PF4自身抗体的产生。[19]特别需要注意的是中共开发的Ad5腺病毒疫苗与PF4的结合力强于阿斯利康ChAdOx1疫苗及强生Ad26疫苗。 在这种潜在机制中,少量腺病毒疫苗通过肌肉注射引进入血液,然后可以形成疫苗/PF4复合物。这些复合物可能会刺激B细胞分化为浆细胞,分泌抗PF4抗体,从而诱发血栓的形成。[20]

mRNA疫苗

mRNA疫苗的主要产品是辉瑞疫苗,Moderna疫苗。BioNTech是位于德国美因茨的生物科技公司。辉瑞BioNTech研发的BNT162b2疫苗是一种脂质纳米颗粒(lipid nanoparticle)配制的核苷修饰(nucleoside-modified)的RNA疫苗,编码融合前稳定、膜锚定的SARS-CoV-2全长刺突蛋白脂质纳米颗粒的作用是将mRNA带入人体细胞。mRNA也被称为信使RNA即信使核糖核酸,是由DNA转录后带有遗传讯息,用于翻译成蛋白质的遗传物质。mRNA疫苗将人工重组的病毒mRNA送入人体细胞核糖体,合成含有病毒所特有的刺突蛋白,刺激人体产生免疫反应,形成免疫记忆

辉瑞疫苗的副作用已经加速向公众披露,详见FDA败诉

理想状态下,mRNA疫苗中的病毒RNA在接种者的细胞质中翻译出刺突蛋白,不会进入细胞核影响人类细胞的遗传物质,且会很快降解。然而,SARS-CoV-2已被发现可能具有类似HIV的逆转录能力。在存在逆转录酶的情况下,mRNA疫苗中病毒的RNA遗传信息是可以复制到人类的细胞核DNA之中,改变人类的基因。mRNA疫苗中,一针大约有40万亿个mRNA,进入体内除少部分在肌肉部位停留,超过75%会进入血液循环从而分布到人体所有器官。

郭文贵2021年8月23日直播中提到了mRNA的潜在副作用,他通俗的描述了mRNA疫苗会导致人的免疫系统疲劳,这种现象的专业名词叫做T细胞耗竭(T cell exhaustion)[21],这会造成人体免疫系统障碍,T细胞功能耗竭,成为无能的T细胞,是免疫逃逸的重要机制。而当真正的SARS-CoV-2病毒进入体内时,免疫系统T细胞则不能有效识别病毒的刺突蛋白,并阻止病毒入侵人体细胞,

T细胞耗竭也是癌症病人免疫功能障碍主要因素之一。通常见于慢性感染和癌症患者体内T细胞功能丧失。由于长期暴露于持续性抗原或慢性炎症,疲惫的T细胞逐渐失去效应功能,记忆T细胞特征也开始缺失。[22][23][24]当大量的外源性mRNA进入人体,并长期持续表达刺突蛋白的时候,就相当于人体进入一个“慢性感染期”,从而造成T细胞耗竭

无论是辉瑞还是Moderna疫苗,都是将大量mRNA注射入人体的。更为可怕的是,虽然不会所有的mRNA分子都被吸收,但是被人体细胞吸收后,每个mRNA分子都可以翻译表达出多个刺突蛋白!而且究竟mRNA可以表达多长时间,似乎还没有研究结果。长时间、大量持续的刺突蛋白就会导致我们前面说的T细胞耗竭现象。导致人体免疫系统功能障碍,反而不能有效防御真正入侵的病毒,加剧感染发生!

注入身体的mRNA有多少刺突蛋白的表达?刺突蛋白表达在人体的哪些部位?如果工作中必须接触一些打过疫苗的人,应该注意些什么?有没有直接或间接的接触性感染风险?(脱落的刺突蛋白会不会通过间接接触被感染)mRNA疫苗理论上是一过性的,mRNA会慢慢被机体降解掉,但是所产生的刺突蛋白会在体内长期存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会淡化。如果产生的抗体起作用,会产生B细胞B细胞刺突蛋白有记忆,当再次遇到(相同病毒入侵人体)时,就会对刺突蛋白产生攻击作用。

刚注射过疫苗,体循环内的蛋白量比较高,有报导指出,精液以及哺乳母亲的乳汁内含量较高,注射过疫苗人群的更大的危险性有可能是携带大量病毒而没有任何表现(作为类似于无症状的高剂量带菌者)存在于人群中间。 变体出现的时间和打疫苗的时间有高度重合性,可以假设,注射过疫苗的群体促进了变体的产生,有一种说法——打过疫苗的人可以带着病毒到处行走,会造成人群感染,这种情况是现在纽约这种城市广泛存在的。

对于个人而言,接种疫苗后的危险是刺突蛋白,对于没有接种疫苗的人来说,不发病的疫苗接种者携带大量病毒是很危险的。接种过疫苗的人可以表现为暂时不发病,但具有传染性;对于亲密接触者也可能有害,有案例报道与接种疫苗者亲密接触,会引发未接种者皮疹,头痛,嗜睡,妇女生理周期改变等等;另外有多起母亲哺乳期间接种新冠疫苗,导致母乳喂养的婴儿发生过敏反应甚至死亡。目前,已有许多案例证实由疫苗产生的刺突蛋白的间接危害。[25]

身体的许多系统中都能检测到疫苗携带的脂质微小颗粒成份。这些颗粒中包含着指导机体产生刺突蛋白的基因序列信息。机体根据疫苗基因信息生成的刺突蛋白可以发挥病毒一样的功能,诱发与SARS-CoV-2病毒相同的疾病。研究发现,疫苗注射后在外泌体(细胞衍生的囊泡)上发现了刺突蛋白。外泌体是胞内多泡体与细胞膜融合后,释放到细胞外的膜性小囊泡,是细胞间信号传输的载体。只要可以在细胞衍生的膜囊泡上检测到刺突蛋白,免疫系统就会把其当成外源异物而进行攻击释放这些囊泡的细胞,即触发了免疫系统的自我攻击。

石墨烯、纳米脂质等

石墨烯(Graphene)是只有一个碳原子厚度的二维蜂窝状结构的新型碳基纳米材料。2004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物理学家安德烈·海姆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成功從石墨中分离出石墨烯,并因此获得201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石墨烯是世界上最薄、最坚硬、电阻率最小,几乎完全透明且具有高导热性的材料,在生物医药、生物传感器及电化学等方面具有潜在的应用。

石墨烯具有较大的比表面积,可以通过上下表面及其边缘负载药物,其负载能力远胜于其它纳米材料。当石墨烯氧化成氧化石墨烯后,增加了羧基羟基环氧基团等结构,提高了氧化石墨烯在水中的分散性和易于功能化的优势,使氧化石墨烯更易于修饰靶向分子并增加了其在人体血液中的流动性,从而实现更高效更安全和靶向的药物递呈。氧化石墨烯纳米颗粒形成复合体,可被制成给药系统[26] 氧化石墨烯,polyethylene glycol (PEG)与polyethylenimine (PEI)三者配合形成纳米颗粒,可以搭载Cas9/sgRNA,作为有效的基因编辑手段。[27]

辉瑞Moderna疫苗使用纳米颗粒,提到其中含有PEG,但它们并没有在申请文件中承认使用了氧化石墨烯,也没有公开回应疫苗磁性问题。氧化石墨烯是致癌物质。[28][29]

每针mRNA/DNA 疫苗含有至少13到500亿个纳米脂质颗粒包裹的刺突蛋白。用于包裹的脂质会导致某些人立即出现过敏性休克氧化石墨烯在体内被免疫系统视为病原体。一旦接种疫苗,氧化石墨烯会直接攻击中枢神经系统,包括脊髓大脑,会导致四肢的异常、中风、截瘫和神经系统的改变。氧化石墨烯也会促成血栓的形成。血栓的最终后果是各种心血管疾病,如栓塞、缺血、中风、动脉瘤等。氧化石墨烯也影响带微电流的器官,如心脏。特别是当心脏活动增加时,氧化石墨烯导致心肌炎心包炎。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么多运动员在心脏活动增加时都会出现心律失常。这些心律失常的后果是昏厥,眩晕或意外死亡。氧化石墨烯还能引发基因突变癌症。因此,那些患有肿瘤或癌症的病人,在接种病情会迅速恶化。而那些完全健康的人在接种后将面临患癌的高风险。氧化石墨烯的毒性极大,其毒性取决于吸收的电磁辐射量。无论它到身体的任何部位,都会产生炎症和一系列的损害。当这种有毒物质在体内产生的氧化压力打破了平衡,我们的免疫系统就会崩溃,并形成著名的细胞因子风暴[30]

此外,也有人发现疫苗可能含有莫名其妙的杂质,一小块金属、一小块玻璃等等。比如辉瑞疫苗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可以在光学显微镜下观察到的异常物质。已有不少视频佐证这一点。

各国批准情况

欧洲药品管理局(EMA)批准的疫苗: https://www.ema.europa.eu/en/human-regulatory/overview/public-health-threats/coronavirus-disease-covid-19/treatments-vaccines/covid-19-vaccines

中国国内上市疫苗:[31]

病理

疫苗刺突蛋白导致的疾病不胜枚举,对生殖系统免疫系统、耳鼻喉,几乎你能想到的任何一类疾病疫苗都可以导致。刺突蛋白除了在传染机制上的作用,在致病机制上同样发挥重要作用,病亡患者肺部融合细胞是其致病机理已经得到了实验室证实。刺突蛋白在介导细胞融合方面具有巨大的活性,几乎无法检测到的微量刺突蛋白就足以引发细胞融合,与刺突蛋白的接触可以导致临近细胞膜的打开,然后融合在一起,一方面,这是受感染细胞新产生并向外转化的病毒蛋白发生的,但也可能是由分离的浮峰蛋白引起的,另一方面,还有一种从无到有的融合(fusion from without)细胞融合,即无需完整的病毒,仅仅刺突蛋白就能介导细胞融合,从而导致细胞死亡,此类病毒细胞融合也发生在麻疹病毒、单纯疱疹病毒和逆转录病毒HIV)感染中。这种融合也解释了为什么许多患者肺组织中由融合巨型细胞,目前此类现象还未在其它肺部感染疾病中观察到。此外,研究还发现,向患者注射含有单克隆抗体血清,虽然能够抑制病毒通过膜融合入侵人体细胞,中和率达到97-99%,但抗体完全不能阻止细胞融合,因此,这也说明通过血清疗法无法彻底治愈,即使免疫系统成功抵抗了病毒,这种细胞损伤的形式也会持续一段时间。[32][33]

疫苗急性反应主要是短期的疼痛、发热、疲劳、晕厥。不多赘述。

症状与诊断

症状

  • 嗅觉、味觉丧失 (判断感染的最简单方式,是重要的参考依据)
  • 发热
  • 呼吸困难、血氧降低

常用的PCR诊断准确性被质疑。[56]

刺突蛋白脱落

刺突蛋白脱落:接种疫苗的人可以产生刺突蛋白刺突蛋白通过口腔,呼吸、皮肤接触和体液等方式脱落,感染周围的人导致血栓中风、心脏病、肺栓塞和不孕症等各种严重不良反应。由于刺突蛋白的可传播性,只需要大部分人接种了疫苗,就可以把刺突蛋白传播给所有不打疫苗的人,所以疫苗成为二元生物武器。应该防范的是接种疫苗的人,他们不仅容易被病毒感染,而且更是超级传播者,是行走的生物炸弹。[57]

疫苗导致的刺突蛋白削弱了人体免疫系统,还可能导致癌症。研究发现,在细胞核中的刺突蛋白进入细胞核并严重干扰了人体DNA的损伤修复功能,这也损害了个体的适应性免疫力,甚至可能导致癌细胞的形成。细胞核是主要的控制中心,任何东西都不应该进入那里,比如[[刺突蛋白]。甚至在刚推出mRNA疫苗时,我们被告知疫苗不会进入细胞核DNA不会被改变。而现在这项研究却证明了那是不对的。”2021年3月,经过认证的病理学家瑞安·科尔(Ryan Cole)博士报告说,在接种过新冠疫苗的患者中,自身免疫性疾病和癌症出现了明显的上升。他说:“自1月1日以来,在实验室中,我看到子宫内膜癌的发病率比我每年看到的要增加20倍。”就整体适应性免疫而言,科尔说:“接种疫苗后,我们看到的是你的杀伤性T细胞下降,这些细胞‘使所有其他病毒受到控制’,而这反过来又使病人更容易受到各种疾病的影响。”据美国西部山间医疗保健(Intermountain Healthcare)的医生说,最近接种过新冠疫苗的妇女可能会出现乳腺癌的症状,这是疫苗的副作用。[58][59] [60][61]

  • 新冠疫苗导致的刺突蛋白会抑制DNA修复并诱发癌症[62][63]

循环系统

  1. 刺突蛋白通过血管传播散播到全身
  2. 疫苗引起的心脏问题比自然感染严重10到100倍,90%的孩子要住院治疗

根据美国CDC报告,截至2021年12月8日,VAERS已收到1,908份12-29岁人群接种疫苗后的心肌炎(myocarditis)或心包炎(pericarditis)报告。尤其是在男性青少年和年轻人中,大多数病例是在接种辉瑞ModernamRNA疫苗后报告的。通过包括病历审查在内的随访,CDCFDA已确认1,106份心肌炎心包炎报告。[64][65][66]

据《国家脉动》(The National Pulse)2021年12月20日报道,辉瑞公司日前以67亿美元收购了Arena制药公司(Arena Pharmaceuticals)。 总部位于美国犹他州的Arena公司正在扩大对心力衰竭(Acute heart failure)和微血管阻塞(Microvascular obstruction)的研发。[67][68]

2021年12月25日牛津大学团队的论文发现,在40岁以下的男性中,接种造成心肌炎的风险最高可比感染造成心肌炎的风险高14倍。该研究是通过分析42,200,614列接种疫苗后的数据完成,包括10,978,507已经接种过第3针加强针的案列。[69]

来自加拿大的查尔斯·霍夫(Charles Hoffe)博士也报告接种了mRNA疫苗的人血液凝集显著增加的现象。源自LifeSiteNews新闻。[70]他所见到的核心问题是在患者最小的毛细血管中出现了微小凝块。他说:“血液凝集发生在毛细血管水平,这是前所未见的。这不是一种罕见的疾病,但这绝对是一个全新的病理现象。” 最重要的是,他强调这些微凝块太小,无法通过CT扫描、MRI和其他常规检查(例如血管造影)得到显示,而只能用检测D-二聚体的方法测试,因为这种方法可证明在血管系统内是否血凝块正在活跃地形成。 他在使用D-二聚体测试法检测时,发现注射mRNA疫苗的人中,62%呈现血液凝集状态,这绝非一个被轻易忽略的小部分。

免疫系统

疫苗的设计缺陷:疫苗不但不能发挥疫苗的功能,反而会诱发自身免疫攻击,引起机体的自我毁灭过程。[71][72]

以色列纯粹与应用知识研究所的研究员杰西卡·罗斯博士(Jessica Rose)是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 (VAERS) 分析师和计算生物学家,专门从事生物数学和分子研究,论文[73][74]提出了mRNA疫苗可能干扰先天免疫。辉瑞NT162b2在受到特异性和非特异性刺激后,调节先天免疫细胞产生炎性细胞因子。病毒、真菌和细菌刺激,即注射BNT162b2后,先天免疫细胞对 TLR4和TLR7/8配体的反应较弱,而真菌诱导的细胞因子反应较强。mRNA疫苗 BNT162b2可诱导先天免疫反应的复杂功能重编程。细菌或病毒表面都有病原相关分子模式(Pathogen-Associated Molecular Patterns,PAMP)的分子,可被免疫细胞表面的同源分子检测到,称为模式识别受体(Pattern Recognition Receptor,PRR)。Toll样受体(Toll-Like Receptor,TLR)是一类PRR,这些TLR有多种类型,并与特定类型的分子结合。例如,TLR-7 结合单链 RNA (ssRNA)。SARS-CoV-2是一种ssRNA病毒[75] [76] [77]

疫苗破坏癌症抑制机制,注射数周或数月后癌症快速发作。刺突蛋白抑制非同源性末端接合(NHEJ)介导的V(D)J 重组,从而抑制DNA损伤修复功能。mRNA疫苗注射后在人体产生全长度的刺突蛋白,也会以同样的机制抑制DNA损伤修复功能。电离辐射(IR)能导致人体细胞DNA双链断裂(DSB),NHEJ-V(D)J修复机制是维持人体细胞抗电离辐射的关键。电离辐射 (IR)、拓扑异构酶毒物(topoisomerase poisons)、拟放射药物(radiomimetic drugs),会对那些NHEJ-V(D)J修复机制缺陷的人体造成致命性伤害。

抗体依赖性增强(ADE)使接种者将来更容易受到新变异病毒的感染, 症状更严重

刺突蛋白被人为插入了HIVGP120,它会耗尽人体的CD4细胞,发病过程类似于艾滋病

一旦mRNA疫苗开始在人体内产生刺突蛋白纳米颗粒,这些刺突蛋白的一部分就会进入细胞核,并实现对“非同源末端连接途径”(NHEJ)机制产生约90%的抑制,而我们知道,NHEJ是维持人体遗传基因完整性的染色体修复机制。

疫苗刺突蛋白进入细胞核,抑制人体的DNA修复,将引发癌症免疫缺陷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爆发,并加速衰老。[78]

刺突蛋白显著抑制了BRCA1和53BP1集聚的形成。SARS-CoV-2全长刺突蛋白通过阻碍‘募集DNA修复蛋白’的过程抑制DNA损伤的修复。NHEJ的活性抑制表现出对刺突蛋白存在的剂量依赖性反应。这意味着细胞中的刺突蛋白会抑制染色体修复机制,随着时间的推移导致遗传完整性的丧失。注射了mRNA疫苗,当随后暴露于即使是温和的电离辐射源时,体内的肿瘤癌症就会开始不受控制地生长,这是由于NHEJ体系已经不再发挥修复DNA的功能。由于刺突蛋白使NHEJ修复机制受到抑制,人体将无法再保持遗传的完整性而成为突变体。[79]

mRNA疫苗导致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淋巴细胞组织在本不应立足的地方(例如心脏和其它器官)生长。

2022年3月,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团队发表论文,证实SARS-CoV-2刺突蛋白HIV一样杀死免疫T细胞[80][81]

神经系统

疫苗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伤害已经有大量案例[82][83]

纳米脂质包裹和氧化石墨烯颗粒使刺突蛋白能够轻松穿过血脑屏障

刺突蛋白损伤大脑: 血块和出血。

朊病毒引起神经系统疾病: 疯牛病阿茨海默症帕金森症渐冻症[84][85][86][87][88]

纳米脂质包裹的刺突蛋白脑细胞的结合比原始病毒的刺突蛋白强10到20倍。

刺突蛋白S1上的RBD与许多易于聚集的肝素结合蛋白结合可以导致大脑神经变性,导致神经症状。

生殖系统

流产问题[89][90]

电磁作用

研究发现,5G辐射促进了病毒感染:[91][92][93]

  1. 引起红细胞的形态学改变,包括棘状红细胞,以及可导致血栓的红细胞叠连;
  2. 损害微循环,降低红细胞和血红蛋白水平,加重缺氧;
  3. 放大免疫系统功能障碍,包括免疫抑制、自身免疫紊乱和过度炎症反应;
  4. 增加细胞氧化应激和自由基的产生,导致血管损伤和脏器损伤;
  5. 增加细胞内对病毒进入、复制和释放至关重要的Ca2+(钙离子),并促进感染途径;
  6. 加重心律失常和心脏疾病。

病毒的防治方案

参见:CCP冠状病毒的防治

根据病毒感染人体的过程,实际上预防和治疗可能遭遇的状况及其结局可能是多种多样的:

  • 防止病毒进入人体:戴口罩、减少近距离接触他人。
  • 防止病毒进入细胞:细胞将病毒吞入细胞内这个过程是可以通过一些物质阻断的,比如预防方案中的羟氯喹+,这些物质可能可以阻碍病毒进入细胞。(需补充依据)(理论上疫苗有这种作用,但目前事实证明这样做是完全无效的,其原因可能是因为病毒表面刺突的多样性,太容易迷惑细胞的识别功能了。)
  • 使病毒变性、或减缓病毒的复制:伊维菌素阿奇霉素青蒿素可能有类似的功能。(需补充依据)
  • 消灭被重度感染的细胞:增强自身免疫力,让免疫系统清除不良细胞,完成人体自我修复。但如果已经被严重感染,试图增强自身免疫力的做法有可能加速病人死亡。此时就可能需要经验丰富的医生使用适量的激素稍微抑制免疫功能,以防止免疫系统杀伤太多体细胞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
  • 与病毒共存:病毒永远地留在体内,这些新进入细胞核的基因最终所产生的蛋白质并不会造成细胞功能丧失。即进化论中的优胜劣汰原则,完成了黑暗势力所规划的基因筛选过程。或某些公共卫生专家所述“与病毒长期共存”的最终结局。一些无症状感染最终痊愈的人,最终会是这样的结果,也许是因祸得福,也许是更大的灾难,目前还不可知。

“任何疾病的治疗有着共通的治疗原则。”在这个前提下,疾病的治疗过程中会提到对症治疗对因治疗两种治疗策略。

简单地讲,对症治疗是对疾病造成的后果进行治疗,比如感冒之后呼吸道受损,会引发咳嗽症状,而咳嗽过多过强会造成更严重的呼吸道受损,那么我们就必须要打破这个恶行循环。使用药物停止咳嗽。

对因治疗则是我们经过各种判断之后,发现造成这个感冒的原因是细菌感染,那么我们就要考虑如何清除这些细菌,此时又有两种可以同时进行的治疗方案:①提高自身免疫力,靠自身免疫系统杀灭细菌。②使用可以杀灭细菌的特效药,想办法让特效药进入血液、组织、器官,在足够浓度的特效药下让细菌死亡,又不损伤人体。

很多人感冒并不需要吃特效药,慢慢就能缓解,就是自身免疫系统完成了自我治疗。但自身免疫系统不一定强大到可以没有辅助杀灭一切细菌病毒,比如新冠病毒仅靠自身免疫力不一定能成功康复。

在这个过程力,我们可以看到对症治疗是“简单粗暴”的,有什么我们认为不好的症状,只要用药控制住就可以了。但是对因治疗是非常复杂的,不同医生的理解、策略也各有不同,这就造成了治疗一个疾病有诸多方案。我们学习一下通用的治疗原则,有助于理解为什么不同的治疗方案能达到相同的结果。

扩展阅读:

  • 新冠感染防治方案详解[94]
  • 初探新冠后遗症的诊治[95]
  • Eglise医生新冠治疗的观察摘要[96]

大胡子医生(泽连科)

大胡子医生泽连科方案:

2020年3月23日,泽连科发表了一封致美国前总统川普的公开信,他称自己已经成功地治疗了数百名COVID-19患者,他采用的是5天的羟氯喹阿奇霉素硫酸锌疗法。

泽连科博士因使用羟氯喹和锌治疗COVID-19患者而在世界范围内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他发现使用这两种药物后,死亡率下降了8倍。他说,在头5天内用羟氯喹和锌进行治疗,可使死亡率降低85%。

“基本上,这种治疗方法的主要元素是锌”,他在一次采访中说。“能抑制一种非常重要的酶,即RNA依赖性RNA聚合酶或复制酶。它基本上阻止了病毒的复制或复制其遗传物质,本质上减少了病毒的数量。

然而,不能进入病毒的细胞,它们需要一种方法将送入细胞,这就是羟氯喹在门诊的作用。羟氯喹还有其他四种作用机制,但这些都与疾病的后期阶段有关。我特别关注的是羟氯喹的锌离子团特性或锌运输通道特性,它让锌从细胞外进入细胞内。

而其中的第3个组成部分是我使用的抗生素阿奇霉素,基于劳尔博士的工作,事实证明,阿奇霉素既有抗病毒特性,又有抗菌特性,似乎可以防止肺部并发症。但事实证明,非常简单。如果你等待超过五、六天,那就是所有肺部损伤和血凝块发生的时候。所以尽快干预是非常重要的,一旦你看到病人并有临床怀疑,就应该尽快干预。而做出诊断是非常容易的”。

超过45岁,或者年龄小于45岁,但有其他健康状况,则强烈鼓励这些人士按照以下规程预防

低风险:年轻健康的人不需要对Covid 19进行预防。在年轻和健康的人中,这种感染会引起轻微的类似感冒的症状。让这些病人接触Covid-19,建立他们的抗体并让他们的免疫系统清除病毒是有利的。这将促进群体免疫力的发展,并有助于防止未来Covid-19大流行。然而,如果这些病人希望对Covid-19进行预防,那么他们应该采取下面提到的方案。

高风险:如果患者年龄超过45岁,或者年龄小于45岁但有合并症,即有其他健康状况使他们处于危险之中,则被视为高风险。这些病人如果感染了Covid-19,其死亡率在5%到10%之间。应强烈鼓励这些病人按照下面提到的方案对Covid-19进行预防性治疗。

预防方案(中低风险人群):

预防方案(高风险人群):

  • 元素锌(Elemental Zinc):25mg,一天一次
  • 维生素D3:5000IU,一天一次
  • 维生素C:1000mg,一天一次
  • 硫酸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每天200mg,连续服用5天后改为每周200mg

如果没有羟氯喹请参照中低风险人群预防方案

美国纽约香草山农场医疗组方案

美国纽约香草山农场医疗组方案,以FLCCC公布的I-RECOVER長期COVIDl-19症候群(LHCS)管理試驗計畫書[97] 方案为基础:

  • 目前降解疫苗在体内毒副作用最有效且安全的方案是以伊维菌素为主要药物。
  • 刺突蛋白分子量相对较大,一般社交不容易传播。但是和接种者亲密接触,就有获得接种者脱落的刺突蛋白的可能性。绝大多数人不会对这些少量的刺突蛋白有严重的免疫反应。但是有过敏史的人,很容易对微量的剌突蛋白产生过激的免疫反应。这就需要注意防护,多洗手,不共用餐具,不亲密接触,使用抗过敏药物,比如槲皮素就有非常好的抗氧化抗炎调节免疫又可长期安全服用的保健品。
  • 美国市面上卖的保健品青蒿素,若是纯化后以artemisinin计,含量在98%以上,跟药差不多了,只是药效没有药品级的强而已。20:1,30:1等产品就是变相注明了青蒿素植物提取物跟其他成份的比例是20:1或30:1。价格差不多不代表成分差不多。
  • 在动物实验和细胞实验中,青蒿素展示了杀死癌细胞的能力。然而,在这样的实验中能杀死癌细胞的物质,每年能发现无数种,最后能够被证明真能抗癌的极少。所以关于青蒿素治疗癌症多数是研究层面数据,但终究目前有效的临床数据甚少。
  • 服用青蒿素四个小时内不能饮酒。青蒿素不能和维生素C,NAC槲皮素抗氧化剂同时服用的,会与它们进行化学反应而失效。服用期间应避免吃葡萄柚或喝葡萄柚汁。葡萄柚可以增加血液中这种药物的用量。不要跟羟氯喹,控制血压的钙通道阻滞剂,胃酸抑制剂等药物一起服用。肝肾功能不全,对菊科植物过敏,铁血性贫血患者不宜服用。
  • 因接种了疫苗导致血液变粘稠,脑部发生疾病、脑梗,中枢神经系统感染等现象都可导致全身抽搐
  • 伊维菌素与SARS-CoV-2刺突蛋白的宿主受体结合区的竞争性结合,限制了与ACE2受体的结合。 与SARS-CoV-2 RNA依赖性RNA聚合酶(RdRp)结合,从而抑制病毒复制,起到了阻断作用。与病毒复制所需的多种基本结构和非结构蛋白的结合/干扰。至于排毒效果也是因人而异,尤其跟个人的基因有关。如果您想服用更长的时间,可以把伊维菌素当成预防用药一直使用。
  • 疫苗解毒方案,不是预防方案,所以不需要加锌(预防:羟氯喹槲皮素绿茶素才需要加锌)参照此方案,根据自身情况服用伊维菌素2-4周后可以停药

关键药物:地塞米松 羟氯喹+ 青蒿素 伊维菌素 阿奇霉素 维生素C 维生素D 槲皮素 溴己新

COVID-19在肺部感染后,随着病程发展,最不好的状况会发生肺泡产生大量粘液,无法正常完成气体交换(呼吸)。此时“粘液过多”就是症状,这个症状会造成无法呼吸,表现为血氧降低。此时我们需要改善这个症状,即对症治疗:使用地塞米松溴已新,这两种或其他类似的药物作用是“降低肺部分泌粘液的量”。从而打破“恶性循环”。(“地塞米松可以提高血氧”的原理,大卫康复大直播)

虽然打破了恶行循环,但是冠状病毒依然存在于体内,人体依然无法足够快速地杀灭不停复制的冠状病毒。此时对因治疗也是必须的。

对因治疗又分为:

  • 提高免疫力:维生素C 维生素D 槲皮素 复合维生素 …… 可以提高自身免疫力的药物太多了,医生会选择自己认为最有效的组合,这也是不同医生的配方差异很大的原因。
  • 特效药:羟氯喹+效果不够强,所以额外+伊维菌素或者+阿奇霉素。多种药物联合,虽然不一定能杀灭病毒,但可能减缓病毒的复制。

在特效药的抑制和免疫力提高的双重作用下,人体杀灭病毒的速度高于病毒复制的速度时,病就慢慢好了。对症治疗目的就是为了尽可能让人能更久地生存下去,延长这个对抗时间,最终杀灭病毒。


其它类似方案

美国洛杉矶盘古农场 @73stolencountry方案[98]

新冠病例分为轻型、中型、危重型三类;

  • 轻型给与口服2.4mg/kg 青蒿琥酯治疗,一天两次,测量症状消失和RNA转移时间;转阴或症状消失(以时间延后者为准)后维持3天治疗结束。
  • 中型:给与 口服3.6mg/kg 青蒿琥酯治疗,同时配合NAC、ZINC 750MG 50MG治疗,儿童减半。测量症状消失和RNA转移时间;转阴或症状消失(以时间延后者为准)后维持3天治疗结束。
  • 危重型: 给与静脉注射4.8mg/kg 青蒿琥酯治疗,一天两次,同时配合地塞米松、NAC、ZINC治疗,可以使用脂质纳米颗粒维生素C、D3、E配合治疗;后维持3天治疗结束。,3天测量一次免疫学指标,以免疫学指标正常、症状消失和RNA转移时间转阴或症状消失(以时间延后者为准)后维持3天治疗结束。

疫苗的排毒方案

避免接种和劝说他人不要接种,[99][100] 朋友、家人不相信时

  • 不要争吵,也不能急于求成。因为经常接触,可以学习CCP洗脑技术,唐僧一样不停地讲,找机会给他们看视频。人在放松的状态才更容易相信。
  • 人各有命,虽然是亲朋好友,但毕竟是别人,天渡有缘人。
  • 不吃药,保健品总是可以吃的。提高身体素质,虽然不能解毒,但也许能活下来,正常的天然人体机能是最厉害的解药。
  • 一旦相信后需要一定程度地帮助他们坚持下去,病去如抽丝,过程是漫长的。服用这些药物可能会产生短期的各种不适感,在内心不够相信效果时很容易放弃。


副作用的发现

通过外周血单核细胞(PBMC,peripheral blood mononuclear cells)的单细胞RNA测序(scRNA-seq,single-cell RNA sequencing) 可以发现,在感染SARS-CoV-2病毒后,CD4CD8显著下降,发生了T细胞耗竭。衡量疫苗是否清除干净就是免疫系统指标,包括CD4CD8B细胞NK细胞,C反应蛋白,糖化血红蛋白、D-二聚体水平等[101]。如果要衡量是否清除干除了副作用消失完,最重要就是免疫系统、血液系统指标完全正常。[102]

  • 应隔一段时间检测一次血常规D-二聚体血常规主要是观察白细胞数量以判断免疫系统状况,D-二聚体可鉴别是否在体内产生了微小血栓,早期发现血栓危险。
  • 在有知识储备的情况下,有机会可以尝试测试疫苗对应的IgG抗体情况。如果没有感染过病毒,而检查发现冠状病毒IgG含量高,那么你打的是真疫苗。请认真保护自己的身体。如果发现IgG阴性,那么有可能打到的疫苗是安慰剂,不过即使是安慰剂,其中也必定是有佐剂的,如石墨烯等等
  • 身体哪里出了问题,需要仔细体会,不要骗自己来获取安慰感。此时适度的紧张情绪是有益的。
  • 使用特效药缓解。


针对血栓副作用

参考方案:赞德蕾·博塔Zandre Botha医生分享打疫苗后缓解血栓的治疗方案[103][104][105]


特效药

  • 首先仔细阅读CCP冠状病毒的防治,缓解疫苗毒性的方案与防治方案有一定的相似性。
  • 羟氯喹+
  • 青蒿素伊维菌素
  • N-乙酰半胱氨酸NAC)对石墨烯代谢有作用,待更多材料验证。NAC本身没什么毒性,也可以与其他的东西同时服用,所以暂时可以“宁可信其有”
  • 槲皮素是存在于各种食物中的,饮食种类多且量足的人实际上不是很需要额外补充。额外补充时也可以与上述其他药物一起吃。但它有可能造成临时的胃部不适。

改善生活方式

  • 疫苗后不再建议剧烈运动,但可以适度运动。
  • 使用微量元素补充剂使身体营养平衡。(复合维生素、矿物质、额外的维生素C维生素D
  • 调节饮食、作息习惯。每个人经过学习可以逐渐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人的习惯是很难改变的,只能靠自己找到适合自己且更健康的方式。
  • 调节心情,不要回避和自我安慰,应努力、坦然面对各种困难。发自内心的舒适感和生存意志可以让人活更久。可参照郭文贵先生有关感恩的解释去理解。
  • 禁酒,实在戒不了可微量,每周总酒精50ml以下。
  • 咖啡、茶不要过量。
  • 不要过度减肥,BMI<26即可。脂肪可以缓解许多毒性,适当的脂肪储存会使人在疾病状态也能存活更久。


氧化石墨烯的降解

有望降解氧化石墨烯的药物包括抗氧化剂谷胱甘肽N-乙酰半胱氨酸NAC),虾青素槲皮素维生素D3褪黑素等。 (需要补充细节)

大胡子医生(泽连科)给出了完整的排毒方案[106][107]

注意:如果你每天服用超过10,000国际单位的维生素D3,你必须停止食用所有乳制品和维生素C补充剂,以避免钙凝块。

使用NAC氧化石墨烯从人体中移除。NAC使身体内源性地分泌谷胱甘肽,而谷胱甘肽可以将氧化石墨烯的毒性降低。[109]

说明:建议服用NAC 600-14000毫克,在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空腹。同时服用两片锌片,每片25毫克。由于NAC是一种氨基酸,以非药品的天然形式食用是安全的。如果使用合成药物NAC,请咨询医生的剂量。

虽然NAC能够有效地使你的细胞产生谷胱甘肽,但它有一些局限性。例如,它在注射和口服时更有效。此外,它的效力在大约3个月后开始下降,所以必须使用长期的解决方案。

氧化石墨烯的毒性会引起细胞内的氧化压力,导致细胞毒性和细胞增殖的抑制。谷胱甘肽是身体主要的抗氧化剂之一,可以根除体内的自由基和毒物。谷胱甘肽是一种由我们的细胞创造的细胞信号分子,并由我们的身体使用。谷胱甘肽在调节氧化压力水平以维持正常细胞功能方面至关重要。然而,它的浓度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减少,故谷胱甘肽成为中老年的常用保健品。

药物

郭文贵先生公布的解药:D-NAB青蒿素[110][111]


羟氯喹

羟氯喹

羟氯喹 (hydroxychloroquine, HCQ),又名羟氯奎宁、氢氧奎宁。其单体不易单独存在,口服药以化合物形式存在,如硫酸羟氯喹 (hydroxychloroquine sulfate)。

羟氯喹类物质

几种物质的用途类似,主要用于治疗疟疾,代谢途径类似,且代谢速度非常慢,容易慢性中毒,所以不能同时服用。

硫酸羟氯喹的常见品牌

  • 赛能赛诺菲生产,进口药,另有名称必赖克瘘 (Plaquenil)
  • 纷乐:上海上药中西制药有限公司生产,国产

用于预防、治疗COVID-19:羟氯喹在人体代谢的速度非常慢,其半衰期为32~50天。

  • 连续5天200mg后,每周200mg。该方案可维持羟氯喹在血液中总量约800mg。
  • 连续9天200mg后,休息4周,再重复。该方案使羟氯喹在血液中总量在1200~2400mg之间浮动。

单独服用羟氯喹不起作用,需同时服用锌补充剂才能产生一定效果。目前认为有青蒿素、伊维菌素效果更好,不再推荐使用羟氯喹预防。

不良反应,主要是因积累过量导致的慢性中毒。

  • 视网膜、角膜变化。变黄、变浑浊、视力受损
  • 皮肤过敏
  • 骨髓功能抑制
  • 儿童对该药代谢中间物非常敏感,极易中毒

羟氯喹的作用机理尚未完全阐明,但主要理论集中在:

  1. 体外抗病毒活性:改变ACE2受体糖基化修饰,导致刺突蛋白ACE2受体结合的亲和力降低,

从而防止病毒进入宿主细胞,启动病毒感染过程[115][116][117]

  1. 提高pH值

青蒿素

青蒿素

青蒿素 (Artemisinin),分子式为C15H22O5,相对分子质量282.34。提取自“黄花蒿” (Artemisia annua)。2015年10月,屠呦呦因创制新型抗疟药—青蒿素双氢青蒿素获2015年度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青蒿素衍生物有双氢青蒿素青蒿琥酯蒿甲醚[118]

  • 青蒿素双氢青蒿素及其它衍生物提纯物原料粉:主要还是中国生产的,生产厂家非常多,可以在1688和淘宝上找到,另外"中国制造"这个出口网站可以查到许多做青蒿素出口的国内厂家(网址)。想使用该产品的请务必学习足够多的药物和化学知识,否则无法分辨真假,另可能无法正确掌握用量造成中毒。 使用剂量为100mg~200mg/日,可分两次服用。
  • 青蒿素哌喹(Artemisinin and Piperaquine)片,广东新南方青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产品“粤特快” (Artequick),每片含青蒿素62.5mg,哌喹375mg。经战友尝试使用,目前认为该药物副作用较大,不推荐使用。
  • 双氢青蒿素哌喹片有多种产品。桂林南药(复兴医药企业成员)产品D-ARTEPP。贝克诺顿(浙江)制药有限公司产品双氢青蒿素哌喹片(科泰复),每片含双氢青蒿素40mg、磷酸哌喹320mg,治疗疟疾时每日两次每次两片。
  • 蒿甲醚注射液
  • 注射用青蒿琥酯 国内有厂家。进口商品名Artesun,厂家为Ubisson 優必勝(链接)。另外可以查到上海复兴医药经销Artesun。(链接)也可查到一个网络销售店(链接)
  • 复方蒿甲醚 (Artemether/lumefantrine),常见商品名Coartem,为由蒿甲醚及苯芴醇混和而成的副方抗疟药。
  • 青蒿琥酯阿莫地喹 (Artesunate/amodiaquine),商品名Camoquin,与复方蒿甲醚同样有效。青蒿琥酯阿莫地喹片,桂林南药生产(复兴医药企业成员)
  • Pyramax 成份为青蒿琥酯+咯萘啶(Pyronaridine),韓國藥廠Shin Poong生产,已通过歐洲藥品管理局(英語: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EMA)認證。[119][120]

青蒿素提纯技术路线非常多。[121] 黄花蒿的品质体现在青蒿素及其衍生品的含量。[122]

青蒿素在体内经过代谢,会成为双氢青蒿素,一种说法认为双氢青蒿素红细胞内发生过氧化物环的裂解。当药物分子与血红素(与红细胞血红蛋白相关)接触时,氧化铁(二价)会破坏内过氧化物环,这个过程会产生自由基,进而破坏易感蛋白质,导致寄生虫死亡。实际上青蒿素在体内的作用机制更加复杂。在对抗疟疾治疗时,单独使用青蒿素容易使疟原虫产生抗药性,进而会培养出超级疟原虫,因此一般制作成为复合药剂用于治疗疟疾,不再单独使用青蒿素。在治疗COVID-19方面对于耐药性的相关研究不多,目前没有明确结论。青蒿素经由肝脏代谢,它体内代谢速度快,目前认为其在人体内的半衰期仅1~2小时(转化为有治疗效果的物质双氢青蒿素)。双氢青蒿素的半衰期为4~11小时。[123]

研究发现青蒿琥酯可以显著改变SARS-CoV-2中的蛋白质构象[124]

青蒿素哌喹治疗COVID-19的研究[125]

郭文贵在2020年壬寅新春大直播中透露,青蒿素鸡尾酒疗法的研究与测试能更深度的清除疫苗余毒,其成本约为一美金。[126][127]


作为保健品

(本部分待讨论)理论上每日总口服量最高不高于0.5g。 根据双氢青蒿素半衰期,可认为如果想保持体内血药浓度,每天应该分两次服用。 因不同人口服青蒿素及其衍生物的不良反应差异较大,可考虑从日服总量0.1g(两次0.05g),若无不良反应,可以增加剂量,为保证不产生毒性,日服总量最好在0.3g以内。每个人都应自己找到适合自己的剂量。

服用注意事项

  • 另外为防止长期服用导致的不可预知毒性,每服用5~7天之后应该休息3天再开始使用。
  • 服用应在饭后,防止对肠胃的刺激。
  • 尽量与其他药品、保健品分开服用(间隔30分钟~1小时),因青蒿素化学活性较高,防止产生相互作用。

与铁补充剂一起服用

根据目前对青蒿素代谢原理的认识,体内铁(二价)是其标靶,因此应使用青蒿素时应同时考虑补充铁。因为铁过量会造成中毒,人体铁流失的速度并不快,因此补充时应注意不要过量。铁在体内代谢有三条保障机制:

  1. 铁在体内生物半衰期在成年男子为5.9年,成年女子(绝经期前)为3.8年。
  2. 人体会根据体内铁的多少,一定程度上调节经肠道的铁吸收。
  3. 增加独特的储存蛋白——铁蛋白可储存或释放以满足额外铁的需要。

补充量:8~15mg/日(未绝经女性在此基础上可额外+10mg),应考虑与维生素C同服以增加其吸收量。另外,肉类中有一些肽类物质可促进铁的吸收。茶、咖啡、钙、植酸、鞣酸、植物纤维会阻碍铁吸收。根据饮食习惯,素食者应多吃一些补充剂,肉食者可少补充或不补充。补充频率:可以和青蒿素一样,每服用5~7天之后停3天再开始使用。注意:不少复合维生素保健品中已经含有铁,请注意计算用量。

含铁较多的食物:

  • 蛤蜊(100g约含30mg);
  • 动物的肝脏、血液、肉类(100g约含4mg);
  • 豆类、蔬菜(100g约含2mg)

拥有足量的铁蛋白血红蛋白和转铁蛋白对于青蒿衍生物能否发挥最佳功效至关重要,这与青蒿素的亲铁性有关。青蒿素的过氧桥会被细胞内的铁所吸引,它们反应后所产氧自由基再与病毒或含高铁的细胞发生氧化反应,造成的破坏可致细胞死亡,起到杀灭作用。癌症治疗中的所谓“铁死亡”,由此而来。 因为氧化自由基只认铁元素浓度高的细胞,使得含铁量偏高的癌细胞疟原虫成为靶向性明确的被攻击目标。其实,人体内的血液循环系统的铁元素含量最高,都集中在红细胞的血红素里。在健康情况下,它们都紧密地结合在血红素上,不会招来青蒿素的聚集。但当有外伤,炎症,病毒等造成了血红素的泄露时,青蒿素就像狼群嗅到腥味,立即靶向聚集到问题部位。由此原理,青蒿素可被用于治疗疟疾,炎症,甚至癌症。 所以,对于有缺铁性贫血的人,甚至是处于生理周期的健康女性,如服用青蒿素,需提前考虑补充缺失的铁剂。人体吸收率最高,副作用最低的铁产品是亚铁血红素,因它与所有青蒿衍生物结合。同时,维生素C与铁同服可以增加铁元素的吸收。所以,用橙汁服用铁剂是合理的,尽管违反了清水送服药物的普遍规则。但铁不宜与锌,钙,镁和茶一起服用,会降低其被吸收。[128][129]

通常如果饮食合理的话,所摄取的铁已经足够,根本不需要另外补充。铁的需求量和年龄、性别、健康状况有关。通常,女性需要更多的铁,因为月经期间铁会流失。孩子需要更多的铁来长身体。孕妇需要的铁最多,而成年男子需铁量相对最少。除非真的需要,否则不要服用含无机铁盐的铁剂,如柠檬酸铁、硫酸铔铁、葡萄糖酸铔铁等。铁盐浓度很高,对肠道而言太过强劲,也会导致便秘,最好只在特殊情况下使用。

根据铁质异常疾病研究所(Iron Disorders Institute),补铁过量会增加患肝癌、心脏病、糖尿病、阿兹海默症帕金森症的风险。可能会出现脱发、慢性疲劳、关节痛和内分泌失调。建议在决定补充前先去医院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是否需要补铁。

服用效果

爆料革命战友的统计报告,中文版[130],英文版[131]

(请补充统计结果或临床案例)

  • 睡眠更好
  • 精力更充沛
  • 排便顺畅
  • 皮肤过敏减轻
  • 皮肤变得更好
  • 关节炎缓解
  • 治疗COVID-19
  • 治疗癌症[132]
  • 男性额外效果
  • 缓解痛经
  • 治疗高血压、糖尿病

不良反应

  • 嗜睡、头晕,可能是肝脏负担增大导致的。
  • 恶心,可能是因空腹服用对胃刺激较大导致的。

伊维菌素

主词条:伊维菌素

类似于羟氯喹伊维菌素可以作用在刺突蛋白RBD部分结合来阻止刺突蛋白ACE2的结合,从而达到抑制病毒进入细胞的目的。

NAC

NACN-乙酰半胱氨酸(N-acetylcysteine),或N-乙酰-L-半胱氨酸(N-acetyl-L-cysteine)。[133][134]

在某些方面,NAC可以起到类似于羟氯喹的作用。NAC本是氨基酸的前提,副作用相比羟氯喹更小。NAC的雾化疗法早已是呼吸科的成熟方案,在预防CCP冠状病毒方面亦有显著效果:

  1. 抗氧化,在细胞外清除ROS(活性氧类,Reactive oxygen species,ROS)自由基
  2. 抑制病毒复制(NF-kB,核因子活化B细胞κ轻链增强子,nuclear factor kappa-light-chain-enhancer of activated B cells)
  3. 减少炎症反应,控制细胞因子风暴
  4. 提高细胞内谷胱甘肽(glutathione,r-glutamyl cysteingl +glycine,GSH):让肝脏得以排出化合物,增加T细胞中谷胱甘肽含量
  5. 降低气管粘液粘稠度
  6. 泰诺中毒的解药

黑孜然籽油

黑孜然籽油在某些方面具有伊维菌素的效果。[135][136]

其它


阿奇霉素 氟伏沙明 维生素C 维生素D 槲皮素 褪黑素

相关词条

参考资料

  1. 郭文贵2017年10月5日
  2. GNEWS - 全球警报:预计每天有1000万人进入疫苗死亡倒计时 https://gnews.org/zh-hans/1831114/
  3. Natural News - GLOBAL ALERT: An estimated 10 million people PER DAY are set on irreversible countdown to vaccine death that could exterminate BILLIONS if not stopped in the next year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2-01-04-10-million-people-per-day-are-set-on-irreversible-countdown-to-vaccine-death.html
  4. GNEWS - 长病程“中共病毒”综合征和“中共病毒疫苗”后炎症综合征治疗解说 https://gnews.org/zh-hans/1960883/
  5. 郭文贵2020年3月14日视频
  6. SARS-CoV-2 spike engagement of ACE2 primes S2′ site cleavage and fusion initiation Shi Yu, Xu Zheng, Bingjie Zhou, Juan Li, Mengdan Chen, Rong Deng, Gary Wong, Dimitri Lavillette, Guangxun Meng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Jan 2022, 119 (1) e2111199119; DOI: 10.1073/pnas.2111199119 https://doi.org/10.1073/pnas.2111199119
  7. Nature - Lan, J., Ge, J., Yu, J. et al. Structure of the SARS-CoV-2 spike receptor-binding domain bound to the ACE2 receptor. Nature 581, 215–220 (2020).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180-5
  8. Perez, J. C., & Montagnier, L. (2020). COVID-19, SARS AND BATS CORONAVIRUSES GENOMES PECULIAR HOMOLOGOUS RNA SEQUENC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Research -GRANTHAALAYAH, 8(7), 217–263. https://doi.org/10.29121/granthaalayah.v8.i7.2020.678
  9. Dr. Richard M. Fleming Is COVID-19 a Bioweapon? A Scientific and Forensic investigation (Children’s Health Defense) Skyhorse (September 7, 2021) ISBN-10: ‎1510770194 ISBN-13‏: ‎978-1510770195
  10. Carossino M, et al. biorxiv - Fatal neuroinvasion and SARS-CoV-2 tropism in K18-hACE2 mice is partially independent on hACE2 expression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1.01.13.425144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1.01.13.425144v3
  11. Patent: US-7223390-B2 Insertion of furin protease cleavage sites in membrane proteins and uses thereof https://pubchem.ncbi.nlm.nih.gov/patent/US-7223390-B2
  12. Lancet - Xia, S. et al. 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 of an inactivated SARS-CoV-2 vaccine, BBIBP-CorV: a randomis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phase 1/2 trial. Lancet Infect. Dis. 21, 39–51 (2021).
  13.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 Xia, S. et al. Effect of an inactivated vaccine against SARS-CoV-2 on 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 outcomes: interim analysis of 2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s. J. Am. Med. Assoc. 324, 951–960 (2020).
  14. Lancet - Ramasamy, M. N. et al. Safety and immunogenicity of ChAdOx1 nCoV-19 vaccine administered in a prime-boost regimen in young and old adults (COV002): a single-blind, randomised, controlled, phase 2/3 trial. Lancet 396, 1979–1993 (2020).
  15. Nature - Mulligan, M. J. et al. Phase I/II study of COVID-19 RNA vaccine BNT162b1 in adults. Nature 586, 589–593 (2020).
  16.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 Jackson, L. A. et al. An mRNA vaccine against SARS-CoV-2—preliminary report. N. Engl. J. Med. 383, 1920–1931 (2020).
  17. 郭文贵2021年8月25日直播
  18. 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 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第一版) http://www.nhc.gov.cn/jkj/s3582/202103/c2febfd04fc5498f916b1be080905771.shtml
  19. Baker, A. et al. ChAdOx1 interacts with CAR and PF4 with implications for thrombosis with thrombocytopenia syndrome. SCIENCE ADVANCES, 1 Dec 2021, Vol 7, Issue 49, DOI: 10.1126/sciadv.abl8213 https://www.science.org/doi/10.1126/sciadv.abl8213
  20. GNEWS - 《SCIENCE ADVANCES》论文揭示腺病毒疫苗引发血栓机制 https://gnews.org/zh-hans/1729171/
  21. Blank, C.U., Haining, W.N., Held, W. et al. Defining ‘T cell exhaustion’. Nat Rev Immunol 19, 665–674 (2019). https://doi.org/10.1038/s41577-019-0221-9
  22. GNEWS - mRNA疫苗与可能造成的免疫系统T细胞耗竭 https://gnews.org/zh-hans/1491208/
  23. mRNA Covid-19 vaccines by Pfizer and Moderna have serious side effects, shows study: How India may have saved itself from disaster https://www.opindia.com/2021/11/mrna-covid-19-vaccines-increase-possibility-of-coronary-diseases-study/
  24. mRNA COVID-19 Vaccination Increases Endothelial Inflammatory Markers and ACS Risk November 22, 2021 • 2:10 pm CST https://www.coronavirustoday.com/2021/11/22/mrna-covid-19-vaccination-increases-endothelial-inflammatory-markers-and-acs-risk
  25. GNEWS - 香草山医疗视角节目中战友关心的问题及回答(2021-9-26) https://gnews.org/zh-hans/1567932/
  26. Kooti, M., Sedeh, A.N., Motamedi, H. et al. Magnetic graphene oxide inlaid with silver nanoparticles as antibacterial and drug delivery composite. Appl Microbiol Biotechnol 102, 3607–3621 (2018). https://doi.org/10.1007/s00253-018-8880-1
  27. Yue, H. et al. Graphene oxide-mediated Cas9/sgRNA delivery for efficient genome editing Nanoscale, 2018,10, 1063-1071 https://doi.org/10.1039/C7NR07999K
  28. 中科院理化所,理化所在氧化石墨烯潜在生物毒性研究方面取得新进展 https://www.cas.cn/syky/201412/t20141215_4275134.shtml
  29. Fu, C. et al. Effects of graphene oxide on the development of offspring mice in lactation period Biomaterials . 2015 Feb;40:23-31. doi: 10.1016/j.biomaterials.2014.11.014. Epub 2014 Dec 3.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25498802/
  30. GNEWS - 生物统计学家谈新冠疫苗中的氧化石墨烯对人体产生的损害(一) https://gnews.org/zh-hans/1796859/
  31.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 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第一版) http://www.nhc.gov.cn/xcs/yqfkdt/202103/c2febfd04fc5498f916b1be080905771.shtml
  32. GNEWS - 刺突蛋白危害及其解毒方法 https://gnews.org/zh-hans/1570144/
  33. GNEWS - 为什么SARS-CoV-2 刺突蛋白如此毒 https://gnews.org/zh-hans/1735158/
  34. Juan Pablo Robles, Magdalena Zamora and Gonzalo Martinez de la Escalera et al. The spike protein of SARS-CoV-2 induces endothelial inflammation through integrin α5β1 and NF-κB. DOI: 10.1101/2021.08.01.454605 https://doi.org/10.1101/2021.08.01.454605
  35. Raghavan S, Kenchappa DB, Leo MD. SARS-CoV-2 Spike Protein Induces Degradation of Junctional Proteins That Maintain Endothelial Barrier Integrity. Front Cardiovasc Med. 2021 Jun 11;8:687783. doi: 10.3389/fcvm.2021.687783. https://doi.org/10.3389/fcvm.2021.687783
  36. Bozkurt B, Kamat I, Hotez PJ. Myocarditis With COVID-19 mRNA Vaccines. Circulation. 2021 Aug 10;144(6):471-484. doi: 10.1161/CIRCULATIONAHA.121.056135 https://doi.org/10.1161/CIRCULATIONAHA.121.056135
  37. Oster ME, Shay DK, Su JR, Gee J, Creech CB, Broder KR, Edwards K, Soslow JH, Dendy JM, Schlaudecker E, Lang SM, Barnett ED, Ruberg FL, Smith MJ, Campbell MJ, Lopes RD, Sperling LS, Baumblatt JA, Thompson DL, Marquez PL, Strid P, Woo J, Pugsley R, Reagan-Steiner S, DeStefano F, Shimabukuro TT. Myocarditis Cases Reported After mRNA-Based COVID-19 Vaccination in the US From December 2020 to August 2021. JAMA. 2022 Jan 25;327(4):331-340. doi: 10.1001/jama.2021.24110. https://doi.org/10.1001/jama.2021.24110
  38. Patone M, Mei XW, Handunnetthi L, Dixon S, Zaccardi F, Shankar-Hari M, Watkinson P, Khunti K, Harnden A, Coupland CAC, Channon KM, Mills NL, Sheikh A, Hippisley-Cox J.
  39. Risks of myocarditis, pericarditis, and cardiac arrhythmias associated with COVID-19 vaccination or SARS-CoV-2 infection. Nat Med. 2021 Dec 14. doi: 10.1038/s41591-021-01630-0. https://doi.org/10.1038/s41591-021-01630-0
  40. Sharifian-Dorche M, Bahmanyar M, Sharifian-Dorche A, Mohammadi P, Nomovi M, Mowla A. Vaccine-induced immune thrombotic thrombocytopenia and cerebral venous sinus thrombosis post COVID-19 vaccin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J Neurol Sci. 2021 Sep 15;428:117607. doi: 10.1016/j.jns.2021.117607. https://doi.org/10.1016/j.jns.2021.117607
  41. Cines DB, Bussel JB. SARS-CoV-2 Vaccine-Induced Immune Thrombotic Thrombocytopenia. N Engl J Med. 2021 Jun 10;384(23):2254-2256. doi: 10.1056/NEJMe2106315. https://doi.org/10.1056/NEJMe2106315
  42. Wu X, Liang JLH, Siong See JL, Chio MT. Recurrent erythema nodosum after second dose of the Pfizer-BioNTech BNT162b2 COVID-19 messenger RNA vaccine. JAAD Int. 2021 Dec 28. doi: 10.1016/j.jdin.2021.12.009. https://doi.org/10.1016/j.jdin.2021.12.009
  43. Hsu HT, Su HA, Chen YC. Erythema nodosum, after Medigen vaccination against COVID-19? [published online ahead of print, 2021 Oct 9]. J Formos Med Assoc. 2021;S0929-6646(21)00474-5. doi:10.1016/j.jfma.2021.10.002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929664621004745?via%3Dihub
  44. Aly M H, Alshehri A A, Mohammed A, et al. (November 13, 2021) First Case of Erythema Nodosum Associated With Pfizer Vaccine. Cureus 13(11): e19529. doi:10.7759/cureus.19529 https://doi.org/10.7759/cureus.19529
  45. Teymour S, Ahram A, Blackwell T, Bhate C, Cohen PJ, Whitworth JM. Erythema nodosum after Moderna mRNA-1273 COVID-19 vaccine. Dermatol Ther. 2022 Jan 4:e15302. doi: 10.1111/dth.15302. https://doi.org/10.1111/dth.15302
  46. Lam DL, Flanagan MR. Axillary Lymphadenopathy After COVID-19 Vaccination in a Woman With Breast Cancer. JAMA. 2022;327(2):175–176. doi:10.1001/jama.2021.20010 https://doi.org/10.1001/jama.2021.20010
  47. Garreffa E, Hamad A, O’Sullivan CC, Hazim AZ, York J, Puri S, Turnbull A, Robertson JF, Goetz MP. Regional lymphadenopathy following COVID-19 vaccination: Literature review and considerations for patient management in breast cancer care. Eur J Cancer. 2021 Dec;159:38-51. doi: 10.1016/j.ejca.2021.09.033. https://doi.org/10.1016/j.ejca.2021.09.033
  48. Xu G, Lu Y. COVID-19 mRNA Vaccination-Induced Lymphadenopathy Mimics Lymphoma Progression on FDG PET/CT. Clin Nucl Med. 2021 Apr 1;46(4):353-354. doi: 10.1097/RLU.0000000000003597. https://doi.org/10.1097/RLU.0000000000003597
  49. Tu W, Gierada DS, Joe BN. COVID-19 Vaccination-Related Lymphadenopathy: What To Be Aware Of. Radiol Imaging Cancer. 2021 May;3(3):e210038. doi: 10.1148/rycan.2021210038. https://doi.org/10.1148/rycan.2021210038
  50. Hamouche W, El Soufi Y, Alzaraq S, Okafor BV, Zhang F, Paras C. A case report of new onset graves’ disease induced by SARS-CoV-2 infection or vaccine? J Clin Transl Endocrinol Case Rep. 2022 Mar;23:100104. doi: 10.1016/j.jecr.2021.100104. https://doi.org/10.1016/j.jecr.2021.100104
  51. Lui DTW, Lee KK, Lee CH, Lee ACH, Hung IFN, Tan KCB. Development of Graves’ Disease After SARS-CoV-2 mRNA Vaccination: A Case Report and Literature Review. Front Public Health. 2021;9:778964. 2021 Nov 23. doi:10.3389/fpubh.2021.778964 https://www.frontiersin.org/articles/10.3389/fpubh.2021.778964/full
  52. Razok A, Shams A, Almeer A, Zahid M. Post-COVID-19 vaccine Guillain-Barré syndrome; first reported case from Qatar. Ann Med Surg (Lond). 2021;67:102540. doi:10.1016/j.amsu.2021.102540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2049080121004908?via%3Dihub
  53. Hasan T, Khan M, Khan F, et al. Case of Guillain-Barré syndrome following COVID-19 vaccine BMJ Case Reports CP 2021;14:e243629.
  54. Hanson K E, Goddard K, Lewis N, Fireman B, Myers T R, Bakshi N, Weintraub E, Donahue J D, Nelson J C, Xu S, Glanz J M, Williams J T B, Alpern J D, Klein N P. Guillain-Barré Syndrome after COVID-19 Vaccination in the Vaccine Safety Datalink medRxiv 2021.12.03.21266419;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1.12.03.21266419
  55. Queler SC, Towbin AJ, Milani C, Whang J, Sneag DB. Parsonage-Turner Syndrome Following COVID-19 Vaccination: MR Neurography. Radiology. 2022 Jan;302(1):84-87. doi: 10.1148/radiol.2021211374.
  56. GNEWS - 2019-新冠病毒(2019-nCoV)实时RT-PCR诊断寿终正寝 https://gnews.org/zh-hans/1811334/
  57. GNEWS - 一种被忽视的毒疫苗杀手锏——刺突蛋白脱落 https://gnews.org/zh-hans/1561787/
  58. GNEWS - 新冠疫苗导致的刺突蛋白会抑制DNA修复并诱发癌症 https://gnews.org/zh-hans/1732631/
  59. Spike Protein Induced By COVID Vaccines Inhibits DNA Repair & Is Linked To Cancer Finds Major Swedish Study https://greatgameindia.com/spike-protein-inhibits-dna-repair/
  60. Jiang, H.; Mei, Y.-F. SARS–CoV–2 Spike Impairs DNA Damage Repair and Inhibits V(D)J Recombination In Vitro. Viruses 2021, 13, 2056. https://doi.org/10.3390/v13102056
  61. S2 Subunit of SARS-nCoV-2 Interacts with Tumor Suppressor Protein p53 and BRCA: an In Silico Study Transl Oncol. 2020 Oct; 13(10): 100814. Published online 2020 Jun 30. doi: 10.1016/j.tranon.2020.100814 https://www.ncbi.nlm.nih.gov/labs/pmc/articles/PMC7324311/
  62. GNEWS - 新冠疫苗导致的刺突蛋白会抑制DNA修复并诱发癌症 https://gnews.org/zh-hans/1732631/
  63. Spike Protein Induced By COVID Vaccines Inhibits DNA Repair & Is Linked To Cancer Finds Major Swedish Study https://greatgameindia.com/spike-protein-inhibits-dna-repair/
  64. GNEWS - 【Michael.Tonny专栏】辉瑞CCP病毒疫苗临床试验中,儿童不良反应率为86.2% https://gnews.org/zh-hans/1775124/
  65. GNEWS - [Michael.Tonny专栏]临床研究证明 接种疫苗会导致患心脏病风险显著增加 https://gnews.org/zh-hans/1705941/
  66. Steven R Gundry Abstract 10712: Mrna COVID Vaccines Dramatically Increase Endothelial Inflammatory Markers and ACS Risk as Measured by the PULS Cardiac Test: a Warning 8 Nov 2021 Circulation. 2021; 144:A10712 https://www.ahajournals.org/doi/10.1161/circ.144.suppl_1.10712
  67. GNEWS - 辉瑞以67亿美元收购了研究心血管疾病的生物制药公司Arena https://gnews.org/zh-hans/1777614/
  68. The National Pulse - Pfizer is Buying a Cardiovascular Biopharma Company for $6.7Bn. https://thenationalpulse.com/2021/12/20/pfizer-is-buying-a-cardiovascular-biopharma-company-for-6-7bn/
  69. Risk of myocarditis following sequential COVID-19 vaccinations by age and sex Martina Patone, Xue W Mei, Lahiru Handunnetthi, Sharon Dixon, Francesco Zaccardi, Manu Shankar-Hari, Peter Watkinson, Kamlesh Khunti, Anthony Harnden, Carol AC Coupland, Keith M. Channon, Nicholas L Mills, Aziz Sheikh, Julia Hippisley-Cox medRxiv 2021.12.23.21268276; https://doi.org/10.1101/2021.12.23.21268276
  70. LifeSite - From shots to clots: considerable medical evidence of COVID vaccine-induced blood clots https://www.lifesitenews.com/opinion/from-shots-to-clots-covid-vaccine-induced-blood-clots/
  71. GNEWS - COVID-19疫苗设计的重大缺陷:自身免疫攻击引致的自我毁灭 https://gnews.org/zh-hans/1832140/
  72. Long-term persistence of the SARS-CoV-2 spike protein: evidence and implications https://doctors4covidethics.org/long-term-persistence-of-the-sars-cov-2-spike-protein-evidence-and-implications-2/
  73. The BNT162b2 mRNA vaccine against SARS-CoV-2 reprograms both adaptive and innate immune responses F. Konstantin Föhse, Büsranur Geckin, Gijs J. Overheul, Josephine van de Maat, Gizem Kilic, Ozlem Bulut, Helga Dijkstra, Heidi Lemmers, S. Andrei Sarlea, Maartje Reijnders, Jacobien Hoogerwerf, Jaap ten Oever, Elles Simonetti, Frank L. van de Veerdonk, Leo A.B. Joosten, Bart L. Haagmans, Reinout van Crevel, Yang Li, Ronald P. van Rij, Corine GeurtsvanKessel, Marien I. de Jonge, Jorge Domínguez-Andrés, Mihai G. Netea medRxiv 2021.05.03.21256520; doi: https://doi.org/10.1101/2021.05.03.21256520
  74. The Defender - Jessica Rose, Ph.D. Here’s Why mRNA COVID Vaccines Might Be Messing With Our Innate Immunity https://childrenshealthdefense.org/defender/jessica-rose-mrna-covid-vaccines-innate-immunity/?utm_source=salsa&eType=EmailBlastContent&eId=313f5c39-0690-421a-9124-f8861b4b1e8f
  75. GNEWS - 为什么mRNA新冠疫苗可能会干扰我们的先天免疫(1/3) https://gnews.org/zh-hans/1786662/
  76. GNEWS - 为什么mRNA新冠疫苗可能会干扰我们的先天免疫(2/3) https://gnews.org/zh-hans/1786611/
  77. GNEWS - 为什么mRNA新冠疫苗可能会干扰我们的先天免疫(3/3) https://gnews.org/zh-hans/1789613/
  78. SpikeProtein.News - SCIENCE HORROR: Vaccine spike protein enters cell nuclei, suppresses DNA repair engine of the human body, will unleash explosion of cancer, immunodeficiency, autoimmune disorders and accelerated aging https://spikeprotein.news/2021-11-02-science-horror-vaccine-spike-protein-enters-cell-nuclei-suppresses-dna-repair-engine-of-the-human-body-cancer-aging.html
  79. Jiang, H.; Mei, Y.-F. SARS–CoV–2 Spike Impairs DNA Damage Repair and Inhibits V(D)J Recombination In Vitro. Viruses 2021, 13, 2056. https://doi.org/10.3390/ v13102056
  80. Shen, XR., Geng, R., Li, Q. et al. ACE2-independent infection of T lymphocytes by SARS-CoV-2. Sig Transduct Target Ther 7, 83 (2022). https://doi.org/10.1038/s41392-022-00919-x
  81. Wuhan Lab Scientists confirm Covid-19 kills T-Cells just like HIV; Have 5 billion people been injected with the AIDS causing Virus? – The Expose https://notaakhirzaman.com/9553/
  82. GNEWS - Covid 疫苗可能会导致中枢神经系统终生瘫痪(1/2) https://gnews.org/zh-hans/1760750/
  83. GNEWS - Covid 疫苗可能会导致中枢神经系统终生瘫痪(2/2) https://gnews.org/zh-hans/1760806/
  84. GNEWS - 新冠疫苗与朊蛋白疾病 https://gnews.org/zh-hans/1764210/
  85. GNEWS - 证据:中共病毒COVID疫苗导致朊病毒疾病 https://gnews.org/zh-hans/1762951/
  86. Natural News - PROOF: COVID vaccines cause prion diseases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12-10-proof-covid-vaccines-cause-prion-diseases.html
  87. GNEWS - Covid 疫苗可能会导致中枢神经系统终生瘫痪(1/2) https://gnews.org/zh-hans/1760750/
  88. GNEWS - Covid 疫苗可能会导致中枢神经系统终生瘫痪(2/2) https://gnews.org/zh-hans/1760806/
  89. GNEWS - 婴儿谋杀: 82% 妊娠中早期接种孕妇发生自然流产 https://gnews.org/zh-hans/1772127/
  90. Natural News - BABY MURDER REGIME: COVID jab injury overview reveals 82% of pregnant women vaccinated in the first or second trimester suffer spontaneous abortions https://www.naturalnews.com/2021-12-17-82-percent-women-suffer-abortion-covid-jab.html
  91.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research - Rubik, B., & Brown, R. R. (2021). Evidence for a connection between coronavirus disease-19 and exposure to radiofrequency radiation from wireless communications including 5G. Journal of clinical and translational research, 7(5), 666–681. https://www.ncbi.nlm.nih.gov/labs/pmc/articles/PMC8580522/
  92. Bombshell Study Confirms Link Between 5G Wireless Exposure and Covid https://basedunderground.com/2022/02/20/bombshell-study-confirms-link-between-5g-wireless-exposure-and-covid/
  93. GNEWS - 5G辐射与中共病毒感染之间的联系 https://gnews.org/zh-hans/2051092/
  94. GNEWS - 新冠感染防治方案详解 https://gnews.org/zh-hans/1609900/
  95. GNEWS - 初探新冠后遗症的诊治 https://gnews.org/zh-hans/1666901/
  96. GNEWS - Eglise医生新冠治疗的观察摘要 https://gnews.org/zh-hans/1687346/
  97. I-RECOVER長期COVIDl-19症候群(LHCS)管理試驗計畫書 https://covid19criticalcare.com/wp-content/uploads/2021/07/FLCCC_Alliance-I-RECOVER-Post-COVID19-Protocol-%E7%B9%81%E9%AB%94%E4%B8%AD%E6%96%87-Chinese-TC.pdf
  98. 盖特 - https://gettr.com/post/pjlgi30f8f
  99. GNEWS - 一则宗教豁免避开强制疫苗的经历 https://gnews.org/zh-hans/1647234/
  100. GNEWS - 文贵先生教套路:如何用常识劝人别打疫苗 https://gnews.org/zh-hans/1582552/
  101. Nature子刊 - Liu, J., Wang, J., Xu, J. et al. Comprehensive investigations revealed consistent pathophysiological alterations after vaccination with COVID-19 vaccines. Cell Discov 7, 99 (2021). https://doi.org/10.1038/s41421-021-00329-3
  102. 盖特 - https://gettr.com/post/pk2mju533c
  103. GNEWS - 赞德蕾·博塔医生分享打疫苗后缓解血栓的治疗方案 https://gnews.org/zh-hans/1738463/
  104. Doctor Finds Treatment For Vaxx Victims, Sees Major Improvement in Blood! The Stew Peters Show BY STEW PETERS SHOW DECEMBER 2, 2021 https://www.redvoicemedia.com/2021/12/doctor-finds-treatment-for-vaxx-victims-sees-major-improvement-in-blood/
  105. GNEWS - 一个对疫苗引发的血液栓塞的治疗方案 https://gnews.org/zh-hans/1738361/
  106. GNEWS - 秘翻在线:氧化石墨烯的排毒方案 适用于已接种疫苗和未接种疫苗的人 https://gnews.org/zh-hans/1492248/
  107. Graphene Oxide Detox Protocols For The Vaxxed and Unvaxxed https://ambassadorlove.wordpress.com/2021/08/24/graphene-oxide-detox-protocols-for-the-vaxxed-and-unvaxxed/
  108. Khosroshahi1 Z. et al. Green reduction of graphene oxide by ascorbic acid AIP Conference Proceedings 1920, 020009 (2018); https://doi.org/10.1063/1.5018941
  109. Biocompatible N-acetyl cysteine reduces graphene oxide and persists at the surface as a green radical scavenger Chem Commun (Camb). 2019 Apr 4;55(29):4186-4189. doi: 10.1039/c9cc00429g. https://pubmed.ncbi.nlm.nih.gov/30892320/
  110. 郭文贵2021年8月30日直播
  111. GNEWS - 科学证明:郭文贵爆料“新冠治疗药物和疫苗解药”的准确性 https://gnews.org/zh-hans/1720668/
  112. GNEWS - 防治新冠药物的作用机理汇总 https://gnews.org/zh-hans/1624095/
  113. GNEWS - Eglise谈青蒿素和羟氯喹吃法 https://gnews.org/zh-hans/1720602/
  114. GNEWS - Eglise医生讲解伊维菌素等用药时机 https://gnews.org/zh-hans/1706233/
  115. Vincent M J, Bergeron E, Benjannet S, et al. Chloroquine is a potent inhibitor of SARS coronavirus infection and spread. J Virol. 2005;2(69):1–10. 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16115318
  116. de Wilde AH, Jochmans D, Posthuma CC, et al. Screening of an FDA-Approved Compound Library Identifies Four Small-Molecule Inhibitors of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Replication in Cell Culture. Antimicrob Agents Chem. 2014;58(8):4875–84. doi: 10.1128/AAC.03011-14. https://journals.asm.org/doi/10.1128/AAC.03011-14
  117. Keyaerts E, Vijgen L, Maes P, et al. In vitro inhibition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by chloroquine. Biochem Biophys Res Commun. 2004;323(1):264–8. doi: 10.1016/j.bbrc.2004.08.085.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006291X0401839X?via%3Dihub
  118. 浅析青蒿素哌喹及青蒿素衍生物 https://gnews.org/zh-hans/1627919/
  119. GNEWS - COVID-19 最新情報|研究顯示:韓國製青蒿琥酯咯萘啶對新冠病毒有效 經EMA認證 兒童可用 https://gnews.org/zh-hans/1715799/
  120. GTV - Eglise医生讲解如何挑选青蒿素保健品 12.3 江山菩提 分享生命希望 從保健品青蒿素選擇服用到案例分享 1小时05分开始 https://gtv.org/video/id=61a90613d6388d550414cf05
  121. Nahar, Lutfun, Mingquan Guo, and Satyajit D. Sarker. A review on the latest advances in extraction and analysis of artemisinin. Phytochemical Analysis 31.1 (2020): 5-14. https://analyticalsciencejournals.onlinelibrary.wiley.com/doi/10.1002/pca.2873
  122. Wiedosari, Ening, and April Hari Wardhana. Anticoccidial activity of Artemisinin and Extract of Artemesia annua leaves in chicken infected by Eimeria tenella. Jurnal Ilmu Ternak dan Veteriner 22.4 (2018): 196-204. http://medpub.litbang.pertanian.go.id/index.php/jitv/article/view/1622/1573
  123. GNEWS - 青蒿素的药物动力学以及青蒿素保健品简介 https://gnews.org/zh-hans/1604943/
  124. Gurung et al. Artesunate induces substantial topological alterations in the SARS-CoV-2 Nsp1 protein structure Journal of King Saud University - Science Volume 34, Issue 2, February 2022, 101810 https://doi.org/10.1016/j.jksus.2021.101810
  125. Li G, Yuan M, Li H, Deng C, Wang Q, Tang Y, Zhang H, Yu W, Xu Q, Zou Y, Yuan Y, Guo J, Jin C, Guan X, Xie F, Song J. Safety and efficacy of artemisinin-piperaquine for treatment of COVID-19: an open-label, non-randomised and controlled trial. Int J Antimicrob Agents. 2021 Jan;57(1):106216. doi: 10.1016/j.ijantimicag.2020.106216. Epub 2020 Nov 2. PMID: 33152450; PMCID: PMC7605811.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pii/S0924857920304271?via%3Dihub
  126. 郭文贵2022年2月1日直播
  127. GNEWS - COVID-19 最新情报|病毒解药大爆料!? 青蒿素鸡尾酒疗法有望成为疫情终结者 https://gnews.org/zh-hans/1941897/
  128. https://gettr.com/post/phw0q11cfa
  129. GNEWS - 12.1大直播Elise医生谈青蒿素与铁元素 https://gnews.org/zh-hans/1712610/
  130. https://gettr.com/post/pjm2850376
  131. https://gettr.com/post/pjlj7m1fd8
  132. GNEWS - 青蒿素与恶性肿瘤的治疗 https://gnews.org/zh-hans/1629973/
  133. GTV - 2021-11-25 文耀时间|Eglise医生与战友实例讲析中共病毒治疗与疫苗危害(主持人:文耀|嘉宾:Eglise / Luna / 不屈服) https://gtv.org/video/id=619fa524e85d226ebcb43ce2
  134. GNEWS - 新西兰女医生萨姆·贝莉细聊NAC https://gnews.org/zh-hans/1784642/
  135. GNEWS - 黑孜然籽油的禁忌使用和挑选 https://gnews.org/zh-hans/1838122/
  136. FLCCC - I-MASK+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預防及早期門診患者的治療指引 https://covid19criticalcare.com/wp-content/uploads/2021/06/FLCCC_Alliance-I-MASKplus-Protocol-CHINESE-Traditional-%E7%B9%81%E9%AB%94%E4%B8%AD%E6%96%87.pdf
  137. GNEWS - 土霉素,地塞米松在新冠疫情中的应用 https://gnews.org/zh-hans/1522227/